25 September 2012

燕燕相残自讨苦吃



马中签署燕15项条款协定,基本上缓解了燕窝遭中国严禁入口一年的困境。政府应就各方的诉求和施压,虽然对外排除出口的障碍,但国内两个声称代表燕农、代理商、加工厂及出口商等的全国性组织却"家衰口不停"还在叫闹,质疑对方的代表性和解决燕业问题还不到位。先前枪口一致对准农业部,如今则是兄弟阋墙。

环绕在引燕界的各州林林总总组织据说超过50个。初期各以本身领域的处境苦难各自表述,散涣的言论不受重视。直到中国禁制大马燕窝进口,业界才以危机意识团结在"总舵"之下有所见地。

当前出现两个总舵主各自号令。以祝圣才为首的"马来西亚燕窝商联合会(以下简称燕联会),因已获得注册,所以能以合法的地位联袂农长见证签署协定。另一个是以林来顺为主席的"马来西亚燕窝业联盟(简称燕联盟)他正召集各地燕业者筹组公会以融入燕联盟。燕联盟有另一个看似臂膀的组织,叫做"大马燕窝业行动委员会(简称燕行动)由马珪福领导。但它们还未获得社团注册局核准。事实上,全马多个州属的业界组织临事纠集同一起,就自立山头,没有合法注册。

燕联会先拔头筹领导燕窝同业,但还没有凝聚足够的力量成其大业,这是燕联盟说的。所以,燕联盟和燕行动都拥兵自重,除了向农业部开炮,也纠缠着燕联会与之较劲展示权威。

燕窝业各行其是最近自招耻辱。500名来自槟城、彭亨、吉打、霹雳,登嘉楼等各地的燕农,在行动党适耕庄区州议员黄瑞林带领下,前往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诺奥玛设在丹绒加冷的服务中心张挂横幅,提呈备忘录,力阻农长与中国签署燕窝出口协议。

这个场合,适逢农长与当地非政府组织举行开斋节茶会,有人甚至以播音器宣读备忘录内容,有寻衅意味。这种横蛮的行为,双方险些发生肢体冲突,结果不欢而散。事后,有人责怨被骂"华人是猪",但此事很快不了了之,因为滋事踩场的人马也许自知理亏。毕竟,在其他族群的佳节刻意政治化诉求,於情於理有违社交礼节。据说,燕联盟和燕行动"精神上支持"有关行动,最终不敢吭声。

中国当局化验到进口的血燕窝含有超标亚硝酸盐,於20116喝令燕窝下架,较后揭露市面上充斥以次充好的冒牌燕窝而禁止从大马入口,导致近万间燕屋的90%出口燕窝产量滞销。

政府与中方冗长斡旋,申明天然燕窝含有亚硝酸盐。中国终於接受燕窝的亚硝酸盐限量以30ppm克做为执行标准,於此打破出口僵局。

但是,燕窝业界过后又因为马中初步协定有意装置无线射频识别系统(RFID),以追踪燕窝来源, 整肃这个行业在健全轨道上运作, 遭到业界反对。有人认为,这个系统将连带揪出业内的营业额,牵涉到税务问题,以及货源若来自印尼等国就"暴露身份",於此抗拒这套紧箍咒。

从长远之计,即使撇掉RFID,大马燕窝业应该在加工最后流程,自动自发建立品质可供鉴定的认证标签,以在主要的消费国建立大马品牌,使混水摸鱼的劣质燕窝无立足之地。目前一刀切严拒RFID,燕窝业又走回自困的盲点,冒牌货又能死灰复燃。

尤其是,燕联盟指陈95%的毛燕在协定中没出口地位将令业者举步维艰。设若印尼、泰国与大马等国的毛燕可以输往中国加工,就直接打击现行的净燕的营销。燕窝组织若不摈弃前嫌,为日后可能出现的问题从长计议,这个方兴未艾的行业,迟早又自讨苦吃。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5-9-2012

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For information

林來順‧回應〈燕燕相殘自討苦吃〉


針對林放於〈燕燕相殘自討苦吃〉所作的指責,馬來西亞燕窩業聯盟不表認同,他所敘述有關丹絨加弄的抗議示威也與事實不符,特此澄清:

一、馬來西亞燕窩業聯盟成立於馬來西亞燕窩業行動委員會之後,因此,“聯盟有另一個看似臂膀的組織"的說法是不確實的。

二、馬來西亞燕窩業聯盟未申請註冊,因此林放指我們“未獲得社團註冊局核准"是毫無根據的。既然未申請,如何核准?

三、林放指“沒有合法註冊"也不正當。註冊沒有合法或非法之分,只有有否註冊之別。

四、丹絨加弄抗議事件,是燕農向農長請願的一種方式,目的為爭取權益,“自招恥辱"是莫名其妙的指責。

燕農在農長黨部前面大街的另一邊拉布條,距離六七十米,並非在黨所前。當時聯盟代表與州議員黃瑞林及2名民聯領袖受邀前往黨所前帳篷(設有開齋節茶點)與農長見面。

在圓桌上,馬來西亞燕窩商公會會長林添壽遵從農長要求用麥克風當面讀出備忘錄內容,農長則接著解釋每項指責,不歡而散是因為農長指對方“ketinggalan
aman"而引起民聯領袖的不滿,從位子上站起,雙方有短暫的口舌爭執,很快就被一名警官隔開,會面結束。

間中“華人是豬"與會者都沒提及,只懷疑農長曾爆一句粗話,林放消息來源顯然有誤。

五、取消無線射頻識別系統(RFID)是每個燕業者的意願,即使是馬來西亞燕窩商聯合會也支持這項決議。RFID的實施牽涉到成本的提高、手續程序的增加、時間與精神的浪費;有人企圖以此掠取暴利,以及壟斷燕業市場,並非如林放所言的稅務問題。

印尼收購商向大馬燕農收購毛燕,從未有大馬收購商向印尼收購燕窩的,林放寫“貨源若來自印尼等國"是行外人的說話。

林放顯然對整個行業的問題認識不深,卻無的放矢,對聯盟及有關的燕農都不公平。他若要知道整個事件的前因後果,不妨與我們聯絡。(星洲日報/言路‧作者:林來順‧馬來西亞燕窩業聯盟主席)

陈文光 said...

这林来顺原来是个非法主席。

馬來西亞燕窩業聯盟主席。。。是林来顺自封的。

哈哈。。。。沽名钓誉。

WSF said...

馬來西亞燕窩業聯盟主席这名称足让人迷失方向。

非法联盟,非法主席,这林来顺也真是马不知脸长。

一针 said...

有人在朝没办事!!!

-一针--

Thiam Teck (1983 - ?) said...

幸好是未注册,否则大家就少了一个攻击的角度了。

我平时也参加非法集会,有时驾车不自觉超速,所以不好多说什么。免得落个马不知脸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