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September 2012

倪可汉口贱招鸟



衰多口的政客常为了嘲讽政敌,不假思索批评而擦枪走火。原本对准一个目标,常因发射的霰弹冒犯更多人的尊严和感受而惹祸。

当蜂涌的舆论对他围剿得喘不过气时,他们第一时间的解释若不是否认说过此话,就是推诿到新闻媒体错误引述。或者是,人们对他的谈话"断章取义",存心扭曲靠害。

假如媒体没有影音佐证,这种硬掰解套,也许能含混过关。但如今许多政客都喜欢在面子书和推特贴文,满足粉丝期待他们是政论狠角色。这种虚荣感常驱使他们口不择言,发表偏执的论调博众欢呼。而这些白纸黑字,留下容不了抵赖的证据。

先简略了解以下事件的背景:一个自称森姆巴西利(Sam Bacile)的男子,制作13分钟半短片,片名为《穆斯林的无知》。在优管播放后,遭到羞辱而激怒的穆斯林,在全球展开各式的暴力示威,造成人命伤亡与财产损失。激进份子恫言追杀摄制人员以泄心头之恨。

不管有没有看过影片,单从片名就令伊斯兰世界怒火翻腾。穆斯林捍卫本身的的宗教尊严无可厚非。在大马,巫统青年团团长凯里号召大型示威,融入讨伐浪潮。

霹雳州行动党主席倪可汉出於政治上非友既敌的需要,在推特上写道:"凯里要穆斯林示威抗议巴西利,那是为了伊斯兰教或他的政治利益?穆斯林是否为此耗费了太多的时间与精力?"

明显的,当倪可汉质疑凯里的政治利益时,也是出於本身的政治利益同时怀疑凯里的宗教信仰虔诚度。假如倪可汉是穆斯林,大可在共同宗教上抛出疑问,但他不是。他结尾的败笔:"穆斯林是否为此耗费了太多的时间与精力?",成了众矢之的,被广泛谴责乃贬低穆斯林抗争的努力,甚至是曲解示威是多余的。

对上述推文,倪可汉狠批巫英报章涌现的批评是巫统与国阵的扭曲,是不折不扣的谎言,存心指他贬低伊斯兰教。但是,除了国阵领袖围剿炮轰之外,行动党的盟党伊斯兰党领袖,包括吉打州务大臣阿兹然及柔州主席马弗兹也加入批评战围,指责倪可汉的不是。

这么一来,倪可汉就处在众怒难犯的窘境,无力辩解了。尤其是伊斯兰青年团也义愤填膺号召示威,套回倪可汉的话:"那是为了伊斯兰教或他的政治利益?", 相信他在伊党面前, 这句话必然龟缩。

在压力下,倪可汉撤回有关言论,深切表明"若有任何穆斯林觉得受到冒犯,他公开道歉。首相纳吉显然盛怒在胸,认为不能道歉了事,否则,人人有样学样,先羞辱别人一番随即道歉,成何体统?如今,警方跟进,调查他的推文是否触犯法律。

宗教信仰赐予教徒的理念和力量,非信徒往往不可凭个人的喜恶妄加批评,而必须保持尊重和敏感。也许,政治狂热令一些人对宗教口不择言,而且,他们耍嘴皮的那刹那,还洋洋得意。倪可汉如果把同样的话,带到叙利亚向示威群众"劝诫",也许来不及道歉,就给人群踩成纸片。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4-9-2012

10 comments:

LOL said...

穆斯林是否为此耗费了太多的时间与精力?
这是一句再也平常不过话.

如果今天换成是"基督徒否为此耗费了太多的时间与精力?" "佛教徒是否为此耗费了太多的时间与精力?"

我敢说没有人要倪可汉道歉. 所以,问题不在倪可汉说的话,而是伊斯兰的教义缺乏宽容. 我们得提心吊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得罪他们!

陈治平 said...

如果这句话由穆斯林的口中讲出来肯定没有问题。就像非基督徒不能够训诫基督徒不去教堂礼拜一样,有对他人宗教信仰不敬之嫌。

陈治平 said...

如果这句话由穆斯林的口中讲出来肯定没有问题。就像非基督徒不能够训诫基督徒不去教堂礼拜一样,有对他人宗教信仰不敬之嫌。

将心比心 said...

在宗教信仰上不要好为人师。"穆斯林是否为此耗费了太多的时间与精力?"不能单独解释,而前提是他们为宗教抗争。
对基督徒、佛道信众,如果有人指上教堂神庙跪拜诵经、焚烧纸烛、施法作法是"耗费了太多的时间与精力?",别说穆斯林,你家有种的都要喊打了。

WSF said...

倪可汉和一众DAP的领袖都有思想膨胀的毛病。林冠英是当中的佼佼者。

一朝得志,语无论资。

LOL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Anonymous said...

super white

Anonymous said...

忠言逆耳!。。。亚伯

Anonymous said...

WSF和WTF很接近。。。。

安东尼老爷 said...

政治人物是公众人物,你的一举一动,都会受到公众的注意。所以讲什么话,都必须三思而后言。必须注意别人的感受才发言。祸从口出就是这个道理。尤其是宗教敏感课题,更加要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