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September 2012

"大领戆"是否纯种客家骂?



董总主席叶新田博士已不能满足在华教界所建立的名位。所以,他不得不转入市井粗口文化再攀高峰。他把仗义捐助关丹中华独中的人视为客家话的"大领戆"(Tai lin Ngong),引起华社对这位道貌岸然的华教斗士瞠目乍舌。

人类既然从生活实践中衍生粗言秽语,不妨伺机使用,以免母语失传,否则就有负"民族教育使命",叶新田算是豁出去了。而且是用3个博士典当学术尊严。

人们最爽的私有地带,常是脏话的发源地。所以,性器官和性行為变成攻击性的语言武器,而心生愤慨时也常诅咒别人死伤,达到自已还能活着的快感。各种方言母语的粗口,绝大多数都把爽的弄得别人不爽,以珍贵的生命咒骂别人死掉。

现代人讲文明说文化,当然也从法理阔论粗话是否羞辱、冒犯或侵略他人的尊严。"大领戆"不是针对个人而是整个华社,因此,叶博士不是骂人,是骂华社。

"大领戆",具体和直接的解读是指阳具大得愚蠢,或是愚蠢得像大阳具。总之,大阳具就不是好货。从医学角度,确实无法证明阳具大小决定一个人的智慧,但从心理学上分析,这是自卑感的折射,叶新田自爆其短,牺牲可真大。

叶新田是客家人,用客家腔讲"大领戆",一时让人以为这是客家骂。有一个台湾网站"客家风情",收集客家詈駡词句130条,偏偏就少了"大领戆",因此,如果董总盛行用放大镜检测纯种独中,"大领戆"是不是客家的纯种乡骂,就值得深入研究,而且也必须加以厘清。

因为在粤语中,也有"大兰戆"(Tai lan ngong)这詈语,那个是正统,那个是变种,不能含糊必须细究,以符合叶博士追根究底的风格。如果一句Tai lin Ngong无法厘清,叶新田博士岂不是真的"大领戆"?

事有凑巧,一党一团的两个博士都爆粗口。行动党超人邱光耀自以为光宗耀祖,咒人"仆街咸家铲"(PKHKC)要断人子孙后代,以此为荣,藉此出名。 叶新田则以性器官警告华社,若为中华独中筹款而却变相资助了国中,是Tai lin Ngong,一副置中华独中於死地的模样。

以"大领戆"引申,中文有"冤大头"一词类似,本意是指花冤枉、不合算的钱,是愚蠢、被蛊惑而上当。叶新田自辱斯文而用市井詈言,这就反映出苦心经营的华教,对教导母语还没确立基本功,以致身为华教最高领导机构的董总主席,还需要借助方言粗话来补充华语演讲之不足。

董总叶公仿效丘光耀,粗口劣质行动党化。而丘光耀投桃抱李,也附和叶新田. 他针对《教育发展大蓝图》的支持者,在面子出上杀出粤语版的"大烂戆"(Tai Lan Ngong)痛骂一顿,一党一团各以客家话和广东话融汇交流, 互相辉映。

其实,丘光耀那句"仆街咸家铲"应该更新,纯种客家詈语骂人绝种,"过毛絕代"就适合丘光耀考虑细嚼。至於"大领憨",丘光耀在文化交流下,应精简为上,把"傻兰"(SOHLAN)还礼给叶新田以示敬老尊贤,才算是双剑合壁,臭味相投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17-9-2012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PKhkc 林放 Pi

Anonymous said...

林放真是大领憨,快去暗投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