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September 2012

原谅敌人是最光荣的报复



1985年,陈群川与梁维泮的激烈党争中杀出重围,荣登马华第5任总会长的第二个月,便因新泛电事件的债务危机,在毫无迹象的情况下被新加坡政府提控15罪名,包括失信、唆使、操纵股市和欺骗等。

即使陈群川用尽司法途径申辩,最终还是到明月湾(樟宜)坐牢两年,罚款100万。1988年服刑完毕返马,又再入狱1年,并因债务判入穷籍。

那是马哈迪独揽生杀大权的时代。当年,由於陈群川凝聚华社的力量,成为足以改变华社困扰的"救星",正所谓人怕出名猪怕肥,他接二连三面对政治宰割。那时期的江湖传说,陈群川搞经济建设,受华社力捧崛起,可能使马哈迪的威权不悦,因此,陈群川接下来的官司也就视为理所当然的灾难。

马哈迪并没有仗义维护他,实际上,即使不公开落井下石已够陈群川受了。陈群川飞赴狮城解决"新泛电事件"由马哈迪的点头,不料就此落网。马哈迪基於陈群川位居马华高职,同时也是务边国会议员,在内阁中还悬空一个部长职位让陈群川解决官司清白无事之后,回朝就位,以示仁至义尽。但是,陈群川就此跌入深渊,只有"狱命"没有官运。

曾经倾力协助兴建天后宫的他,经此一"狱"的折腾受上帝感召,成为虔诚的基督徒。
陈群川两次入狱,出监后极尽保持低调,对前尘往事绝口不提。原因在於他与夫人的动向仍受到一些人关注和监视。因此,这位经济奇才默默筹策多年清还债务,於1995年脱离穷籍后才重战商场。此时,他已转移阵地,集中精神在海南岛开拓地产计划。

不知道是否是神迹,当年新加坡主控官格林奈良知醒觉,在所著的"主控官格林奈"一书中承认他当年错误提控陈群川。1996年,新加坡首席大法官杨邦孝在审理另一桩失信案中,点破格林奈当年对陈群川的提控错误,使他此后不"觉悟"也不行。

法律的复杂并非常人能详解尽知。不过,格林奈的误控,竟然也能误导法官误判,这连串的错愕,在今天看来则是冤狱。令人怀疑是否隐藏着政治陷害的动机。因为格林奈当年是赫赫有名的主控官,他怎会犯下这个低级司法错误,确实匪夷所思。

陈群川是否会因被指误控,自然而然就清白无辜?看来,格林奈单方面的认错,并不能反映新加坡整个司法界的谬误。因为某些罪名可能误控,某些罪名也许掌握足够的证据,不过,一棋错,满盘皆落索。是否符合当年的法律程序,非抽丝剥茧不可,才能厘清真相。

陈群川的旧友新知都替他喊冤,敦促他起诉新加坡政府索取赔偿。以陈群川对锒铛入狱能够哑忍多年,一个主控官在22年后认错确实弥补不了这一生的身心创痛,一切伤害都已经是烙印,如今要检验烙印,是再度伤害。

格林奈书中的自白,在舆论上已"确认"陈群川清白的印象并获得无限的同情。但是,诉诸法庭索赔,法律缝隙中辩论的嘴皮,未必会按照误控的方向还陈群川真正的清白。因此,陈群川如果不执着,也许会相信上帝说的:原谅你的敌人是最光荣的报复。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14-9-2012

4 comments:

阿斌 said...

如果断论说当时的马哈迪当时并没有仗义维护他并不尽然。实际上,其时的财政部长Mr.D有在第一时间飞去见老李倾谈。
败在“形势比人强”而不得要领后有敦促邱继炳去星洲保释陈群川。尔后却变为郭鹤年个人出面以二千万担保?皆因当时的股市大红人邱继炳在星洲也有很大宗交易,“身份暧昧”嘛!

陈群川其实在他早期的事业是一帆风顺。自从由内陆税收局到益梳石油又到云顶后的Sungai Way收购创业,更能情场得意凯旋归,可说是能像“天骄”般的呼风唤雨。

在星泛电的阴沟翻船、入狱,与其说是某阴谋论倒不如说是得意忘形后的天性使然吧!

注:邱继炳和郭鹤年是要很好的朋友,郭鹤年於80年代初曾帮邱继炳在股市中央糖厂(Central Sugar)争夺战中打败实力雄厚的丰隆郭令灿。

我不是贪污犯 said...

请问林放前辈,那你们伟大的老总干吗在马来西亚也坐了几年牢?

Anonymous said...

马华佬,是觉得脸丢的不够吗?

一介草夫 said...

时过境迁,再回头已是百年身,再多的怨恨,只有令自己不快乐!选择放下,原谅才是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