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September 2012

董总需要一面镜子



董总展开倒魏行动,即使自鸣得意营造了凌厉攻势,最终是杀敌一万,自损八千,令华社彻底倒胃。原因在於董总过去的光环虽然耀眼,但在叶新田领导下已失去一言九鼎的公信力,真正务实为华教斗争的人士开始"一言九顶"倒戈相向,舆论冲撞叶新田夸浮、只顾个人名位的胡搅蛮斗。

计划中於926挥军国会大厦讨伐副教育部长魏家祥,逼令他引咎辞职的动作,并不存在任何华教正义。董总的出师表列出魏家祥5大罪状,这仅仅是叶新田夹杂着私人仇怨的主观愿望,对华教斗争没有实际效益。他把董总整个金字招牌押上,当作个人筹码,有弊无利。

最近喧闹的关丹中华独中批文的内容疑义,董总狠批为"变种、变质独中、马来文独中",但董总所谓的救亡运动却不当作主轴发难,因为董总与申办的吉隆坡中华独中、复办工委会和华总有明显的意见分岐,对批文各有解读。

董总坚持要教育部厘清这是一所名正言顺的华文独中,并把统考列入批示文件。董总在本身的网站早己研判独中和统考受制於1996年教育法令,不具备法理地位。既然要救亡,与其把讨伐魏家祥的备忘录翻译为英文,分发给所有国会议员,为何不趁着呈给首相纳吉时,一鼓作气把独中诉求写个透澈与政府较劲?

明眼人一眼看穿,在权贵面前,叶新田的胆识就痿了。他选择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办;把简单的问题东拉西扯复杂办,这才符合哗众取宠的议程,有的叫骂就可以继续当华教斗士。

倒魏的动机,纯粹是叶新田和邹寿汉在增江北区华小的董事会权力斗争中给绊倒,藉机发难。在魏家祥出任之前,叶、邹两人为了食堂的掌控权而与增北华小家协及校友发生矛盾而势如水火,直到最近吉隆坡教育局基於叶、邹提呈的资料不符合手续,才由另一个对立的董事会获得正式注册,把叶新田击倒。

叶新田於是把个人的战场扩大,制造危机感,形容政治影响力延伸到华小,篡夺董事会的主权。所谓的主权,其实是叶、邹两人中箭落马,动员整个华社的力量为他们盲目护驾的个人荣辱。

彭亨75间华小,超过110位董事和家协代表,拉布条"强烈谴责叶邹二人以对抗方式搞华教",通过9项议案中,断定增北华小的人事变动乃""叶新田不得民心的印证"。

另一边,槟州5个团体联办"教育部篡夺华校董事会抗议大会",反对篡夺增江北区华小董事会和巴生循民华小董事会的主权,剑指教育部

两派拥兵自重的叫嚣,使到华教弥漫着乌烟瘴气。董总主动出击讨不到多少便宜,各地华小董事会也有异议对叶新田不满。与董总向来共进退的铁哥教总与叶新田和邹寿汉渐行渐远。当董总退出解决华小师资短缺的教育部的圆桌会议时,教总选择解决问题需要磨合,留下来共策共力,反映出不与董总一般见识。

董总那种红卫兵的批斗方式,除了内耗资源,也导致华教界各为主见而设帮立派造成分裂。也许,叶新田还陶醉在董总的神祖牌上,以为华社还会虔心供奉,物必自腐而后生虫,董总急不容缓的需要是一面镜子。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1-9-2012

3 comments:

亚伯 said...

去了一个魏家祥,还有千千万万个魏家祥。打蛇打7寸,问题要对准,华教问题还是要找系铃人。。巫统!马华?无能为力!

阿斌 said...

明显的,魏家祥【副】部长只是一个被放大了的目标 - A convenient punching boy!
红孩儿固然“刁钻”,却毕竟只是个小孩嘛!

九宫八卦莫名看 !
却见一道小胡同 ?

陈文光 said...

照妖镜更适合董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