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September 2012

926救亡运动曲调不断变



董总发动926华教救亡与抗议活动未见其利先见其弊,华教界酝酿着南辕北辙的意见分裂。

这次运动,董总的所谓救亡口号,不断因应社会的反弹而改变论述和更换斗争策略,"正义"变得混淆而不清纯,这也就是926难以团结华社,凝聚力量一致对外的原因。

不管926号召多少人到国会大厦摇旗呐喊,提呈备忘录给首相,董总会认为有数以千计的人参与其盛而自称胜利,那也只是阿Q精神。

救亡抗议最初列举5大罪状声讨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指他对华教数十年的权益诉求有所怠慢失责,要他引咎辞职,这是926剧力万钧的起点。不过,论者认为,华教的先天性不足,历来都是通过谈判磨合注入新的营养而带来生机。

如果在政府中的马华对华教毫无建树,那么,董总主席叶新田及其署理邹寿汉多年来与马华斡旋无功,同时不敢正面对准巫统,也应该审度本身无能的作为,含羞带耻引退才足以令华社信服。

董总的倒魏行动,令华社胃酸倒流。不少人认为倒掉魏家祥根本达不到救亡图存的目的,尤其是"救亡"这个字眼十分夸浮,华教还没有沦陷到濒临绝种的地步,这种语调纯属无病呻吟。

再说,在以巫统主导的国阵政府,拥有实权,主宰华教兴衰的是教育部长,董总雄壮激昂的出师表少说也数万之言,却没有在刀口上瞄准斗争对象,也没在责怨有片言只语,倒魏其实是专挑软柿子,欺善怕恶。董总号召华社倒魏,进一步向友族宣示华社的阳气不足,不敢面对强权,而对本身族人则杀声震天,正一孬种。

926救亡运动开始转换调子节拍,最初从未提及的关丹中华独中的批文疑义,如今才摆在台面上。董总如今已确定立场不支持这所"国文独中"而掀起杀灭的浪潮。但解读批文抱持乐观态度的复办独中各个涉及单位,则以不疑神疑鬼的开放态度兴办独中,不与董总一般见识。

华总会长方天兴极尽避免与董总言论上冲突,主要是若正面撕破脸,使双方没有转缓余地,拆掉了沟通的平台。尤其是,中华独中要办统考,必须仰赖董总的批准,中华独中万一不获准办统考,就会自动沦为国中,而这正是叶新田和邹寿汉捏着中华独中的命门。

926救亡的真正动机和火线,其实是从吉隆坡增江北区华小燃起。叶、邹双雄在这所华小多年的权势斗争中落败,由另一董事会掌权。他们把个人的恩怨得失,转嫁到政治势力介入华教的主权,利用唇寒齿亡的危机心理号召华教界忾气同仇倒魏,以期保住在增北的权位。

全马共有1294所华小,董事会权力更替是平常的事。叶、邹被当地的家协、校友和赞助人踢出局,应该成为教材,警惕华教领袖不要恃权自重而不办实事。926运动包含对叶、邹的袒护,同样是入侵华小合法的主权,用一根钉剔除另一根钉,形成自相缠斗。套用叶新田那句粗话"大领戆",盲目支持叶邹的个人利益斗争,情况就如他所讲的这句话。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0-9-2012

8 comments:

真莫名 said...

我认同"救亡"这个字眼十分夸浮,进且咱华教也还未至沦陷这么绝望的地步。
此次魏家祥真的被“沦为”夹心人咯!

Thiam Teck (1983 - ?) said...

董总双宝的确是柿子挑软的吃。

既然“在以巫统主导的国阵政府,拥有实权,主宰华教兴衰的是教育部长”,那么马华入不入阁又有什么差别?

千辛万苦成为部长/副部长,有问题时就装委屈说不是主导,说别人欺善怕恶。和“恶”同行,不就是帮凶吗?

这的确不是魏家祥的问题,是整个马华的问题。所以相比魏家祥辞职,更多人想看到的是马华,国阵的下野。

WSF said...

Thiam Teck 所言若属实,行动党的状况比马华更惨。

伊斯兰党无时无刻都对行动党下逐客令,根本不把行动党放在眼里。

一针 said...

不是口里时常念念有词:
“有人在朝好办事。。。有人在朝好办事。。。”吗?

尊贵的副教育部长咧!又不是教育部阿狗阿猫阿三阿四。

显出教育部话事人(三分之一个就好,不强求)的魄力、权力、胆识来!好好干一件好事让华人看看嘛。。。。好吗?

华人选票不是靠打不入流的“太极”得来的。

-一针--

阿斌 said...

就凭连Parliament seating也没有的魏家祥【副】部长。。。能如盘古开天般把华教长久以来集虑成疾的问题一就解决??

看来今次董总多半是公报私仇吧!

阿斌 said...

呵呵,对不起,我是说"Cabinet seating"instead!
即内阁会议也没得参与的意思。。

一针 said...

别太为难我们尊贵的副教育部长吧。
就算让他再做多五十年的副教育部长,他也无法无蛋解决【华教长久以来集虑成疾的问题】。。。太勉强尊贵的副教育部长了吧。

现在只是向最最尊贵的副教育部长祈求最基本的、最微卑的、最小小的要求:
把那四不像的批文更正。

让关丹华社能安心的建好,办好彭亨唯一的独中。不用提心吊胆的担心架在颈项的狗头铡批文随时随着政治环境、人物、心情、市场变化而落下。。

最基本的、最微卑的、最小小的要求。。。。能做到吗?我最最尊贵的副教育部长

只是部门里的事嘛。。。。。
有人在朝好办事!!!!!!!

-一针--

Not biased said...

Wee Ka Siong ever said the amendment to the approval letter for Kuantan Chong Hwa School would be done after the Hari Raya holiday. As most of the ministry officials were on leave. Now rays already more than a month, the ministry officials still on lea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