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September 2012

诗词作家的月饼



1 李白家的月饼
床前明月光,有饼没包装。举头望明月。低头闻饼香!

2 杜甫家的月饼
细草微风岸,今年送礼多。何物能摆阔?月饼最出色!

3 柳宗元家的月饼
无权鸟飞绝,没钱人踪灭。品饼蓑笠翁,独过中秋节!

4 苏轼家的月饼
明月几时有?举饼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月饼卖多钱?

5 徐志摩家的月饼
悄悄的我收了,正如你悄悄的送,我挥一挥衣袖,来年你还送不送!

6 琼瑶家的月饼
我有一块月饼,不知与谁能共?多少秘密在其中,送饼之人能懂。
饼外情深义重,饼内目的重重。
迎来送往惧无踪,徒留一帘幽梦!

(转载)

中华独中姓马不姓华?



由叶新田和邹寿汉说了算的董总, 正如所预料, 将不会准许关丹中华独中举办统考。此一杀手锏,意在使这所中学,由董总亲自把她变种为"马来独中",以便切合叶、邹二人一早就以批文的争议,判定中华独中的基因并非纯种独中的思路。

一旦中华独中被排挤在统考之外,这所独中即使以华文独中自命,也因归属无依,变成无主孤魂。不再姓"华"而是姓"马"。

中华独中给董总推入火坑,在批文曝光之前已在董总计议之中。叶、邹鞑伐中华无所不用其极,如今已没有回旋的余地共策共力,只有让中华刺青为"马来独中"才能印证本身英明神武。

复办中华独中的各个单位,对批文内容的隐晦阐释为教育政策的制肘,但灰色地带仍存有办学空间,主张边做边厘清,用实践来证明它是一所华文独中。因此,复办首领之一黄道坚不惜以命相许,放话如果不是独中,到时可以"拿巴冷刀砍我"。

董总毫不妥协的态度是,批文必须交由教育部修改,白纸黑字写明教学媒介语是华文,符合董总的心意才承认它是独中,否则就不批准她办统考。

但是,董总的桥头堡,当年所主导开办的新纪元学院,所获取的批文,教学媒介语也只注明英文和国文,同样没有中文。

林连玉基金副主席吴建成(前新纪元理事)最近揭露,新纪元学院上书教育部自我宣示,有关"教学媒介"会视情况而定",并决定中文系以中文为媒介语,大众传播、数学和电脑班也以中文作媒介语,至今安然无事。

代为申办关丹独中的吉隆坡中华独中,其董事长童玉锦也仿效董总的"经验",致函教育部表明关丹中华的办学性质,以这封公函立据为凭。

但是,董总当年向教育部妥协退让的静悄悄做法,如今却要中华独中以激进的姿态展开抗争。如果董总事事以"华教救亡"为己任,为何接受新纪元学院的批文里的教学媒介语不是中文?

按照邹寿汉的逻辑论点,如果关丹中华独中是"马来独中",那么,新纪元也就是不折不扣的"马来学院"了。

预计於2014完成建校,开始办学的中华独中前路坎坷之处,在於董总成了拦路虎。如果董总不施以"恩典",让这所中学参与统考之下的课程,也就剥夺她的身份,改变她的基因。目前董总动辙就哀号着"华教救亡与抗议行动",到时,关丹华社倒转过来为中华独中喊冤叫屈,对准的正是向董总兴兵讨伐,扬起"中华独中救亡与抗议行动"这个旗号。

董总作为华教最高领导机构,若对中华批文真的义愤填膺,应该身先士卒向政府力争到底,以替中华正身。但叶新田和邹寿汉却选择对内不对外,扮演华教斗士展开内斗内耗。

董总历来的领导人德高望重,但这一代的领导人却辜负了这座深受华社的神祖牌。也许,历史到了关键时刻,华教在正当正义的斗争上,必须痛定思痛掀起倒叶运动,才能消除乌烟瘴气。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7-9-2012  

28 September 2012

统考不是统统都考



每当叶新田和邹寿汉的言行受到舆论围剿时,没有例外,都龟缩一旁,抬出"董总"这招牌发表文告为自己澄清,同时也以董总的名义对评论人套上帽子,像足红卫兵。

因此,叶、邹双公都能闪避过舆论进一步的检视。这也养成一种习惯,一有差错,叶、邹必然使出董总这盾牌挡过来,很少人针对董总捅过去。即使要反驳,多数人不敢正面开罪这个代表华教最高领导机构的董总,以免成为华教罪人。

关丹中华独中已给叶、邹上掐下捏,只要他俩按照本身的喜恶标准,这所独中就是马来独中,姓马,而不是纯种独中姓华。

如今,即使复办工委会低声下气声明,将按照吉隆坡中华独中的模式办,依照董总的统考路线走,掏心掏肝也没用,董总以批文内实施政府SPM课程5年制,与独中的6年制道不同,不相为谋,不批准关丹中华参加统考,於此就判定她死刑。

反过来说,国内60间独中是以6年制吸纳学生,但实施双轨制时引进政府文凭考试5年制就没事,董总过去数十年来就未曾吭声,因为有58间独中以他们的主权决定如何实施双轨,这一趋势之强劲,轮不到董总出声指点。

而关丹独中开头起步需要依傍,只要叶邹作怪不先出手释放6年制的统考,5年制就独木难支,变成马来独中。这一杀手锏让叶、邹可以合理地干掉关丹中华。

董总发表文告替叶新田和邹寿汉脱罪,举出1975年决定首办初中及高中统考时,马哈迪曾恫言阻止和採取对付行动。后来,由时任教育总监慕勒打了圆场,表明统考是属于华文独中的内部考试,没有外校生或外人参与,於此确定了统考的自我设限。正因为这是"内部考试",只要董总不承认关丹中华是同祖同宗,就是在"外部"的非我族类。

当董总解释这因由时,只是以报章的剪报为凭,并没有任何教育部行政命令的文件作为法律依据,屈指一算,董总给马哈迪吓破胆已37年。

1993年,当年的副教育部长冯镇安曾经建议统考开放,让非华文独中生得以参加。董总没有把握时机,把这内部考试转型为公共考试,这就造成时至今日,统考不受教育部承认的潜在因素之一。

退一步说,假若冯镇安只是讲场面话,董总也没有主动採取步骤积极争取和施压,以使统考提升到公共考试这个层次,如果这一道程序成功通过,或许,1996年教育法令也得看统考是公共考试的份上,给予相对的斟酌修订,而不是现有的制肘。

董总不热衷於把统考转型为公共考试,其实也可以谅解。因为董总拥有"内部考试"的绝对主权。如果统考纳入"公共考试",教育部就可长驱直入指点江山几许,董总的主权就被宰割。

现在,拥有"内部考试"主权的董总,政府动也动不了,董总也光彩不到什么地步。近年来,独中生在双轨制下,於高二考了SPM而离校的高达20% , 东马有46% 。他们放弃独中高三的统考,转跑道自奔深造就业的前程。

董总也许还陶醉在统考很矜贵的感觉,利用内部考试的生杀大权整治关丹独中,殊不知统考潜伏着发霉和生锈的危机。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7-9-2012

27 September 2012

燕联盟自揭无牌底细



从马来西亚燕窝业联盟的成员获知,燕联盟申请注册尚未批准,因此,就没有受到承认的合法地位。

在社团注册法令下,声称代表马来西亚的全国性组织,至少需要七个州属的组织加入,才能合理合法受到"器重"展开活动,为他们的行业谋求利益。

难得燕联盟主席林来顺回应拙作《燕燕相残自讨苦吃》时,驳斥毫无根据之处,自揭燕联盟未申请注册予以纠正。这也说明,燕联盟只是筹备阶段,林来顺顶多是筹委会主席,而自命为"马来西亚燕窝业联盟主席"就有欺世盗名之嫌。

林来顺既然未申请,也应向燕窝业界清楚交代。燕联盟吁请各州同业组织公会并注册,以便团结在燕联盟旗帜下共谋福利,但本身却没有注册,而且声称有各地组织凝聚力量在燕联盟的领导之下,这就形成误导,让同业以为燕联盟是一个注册社团。

针对丹绒加冷向农长提呈备忘录请愿,林来顺自称是"抗议事件",提呈备忘录和抗议是两回事,既然趁着农长举办开斋节欢庆茶会展开抗议,燕联盟找茬的意味就不言而喻,拙文指燕联盟"精神上支持"燕农的行动,颇为高估了燕联盟的风度。

不论任何族群的喜庆宴会,社交礼节的共识都不能容忍踩场寻衅。燕联盟若要展开诉求应寻求适当的时间和地点,弄得场面难堪,得不偿失,自招耻辱就是事实。如果燕联盟有理直气壮的理由,那么,为何不发动另一波抗争?至於被人骂"华人是猪",林来顺如果要否认,不妨向网络媒体查证。

拙作并没有站在农业部立场主张採用无线射频识别系统(RFID, 只建议撇掉RFID的同时,加工厂能以品质认证来强化大马燕窝的品牌,不然,冒牌和劣质燕窝假以时日又将伺机充斥市场,破坏大马净燕的公信力。

採用RFID,无庸置疑将增加成本、时间和精神的耗力。但以其他方式检测燕窝及认证,即使成本提升也转嫁到消费人吸纳。对於售价昂贵的燕窝,这些成本并不算是负担,反而是买得安心,吃得放心. RFID确能追查业者产品来源,进而牵涉到销售业绩之下的税务。

政府的长远计划指望燕窝业创造50亿元的产值。根据燕窝业界呈报,2010各类燕窝产品价额2千万元,2011年则8千万元。如果燕联盟君子坦荡荡证明业界除了增进外汇,同时也自豪向国库进贡缴税的数额,也许就不在乎无线射频识别系统。

星洲日报 言路  27-9-2012

26 September 2012

各个猪都到了


湖南湖北领导讲话尾音高, “局”发音为“猪”。
一次开大会前点名:主持人叫道:
    典型猪(电信局)?;
     答:到!
     有点猪(邮电局)?;
     答:到!
      叫肉猪(教育局)?;
    答:到!
     人是猪(人事局)?;
    答:到!
     娘是猪(粮食局)?;
     答:到!
     斗地猪(土地局)?;
    答:到!
     老斗猪(劳动局)?;
     答:到!
     拐腿猪(国土局)?;
    答:到!
    呆睡猪(地税局)?;
    答:到!
    乖睡猪(国税局)?;
   答:到!
     俺全猪(安全局)?;
    答:到!
    眯噔猪(民政局)?;
     答:到!
     叫疼猪(交通局)?;
   答:到!
    稳罚猪(文化局)?;
    答:到!
    公阉猪(公安局)?;
    答:到!
    主持人:各个猪都到了,现在开飞(会)...
    
(转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