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August 2012

华教神台上有猴子


历届董总领导人,因为固守华教堡垒的斗士光环,享有在华社一定的地位。以前有评论人揶揄,董总中人办事,言行即使偏激,也不可贸贸然追击。这就像,如果有猴子在华教的神台上吃贡品,让他们姑且嬉闹自娱,不然,在驱赶或打骂的过程中,猴子急了会打翻砸坏神祖牌。结果,收拾猴子的人会给华社口诛笔伐地收拾,标签为打烂神祖牌的华教罪人,猴子反而成了受保护动物。

过去,华社对董总能宽容且宽容,但轮到叶新田主掌董总,不少人按捺不住他的作风,开始叫嚣了。人们不再迷信以董总招牌捍卫华教的绝对性和纯净度,因为管理这招牌的人随时可以凌驾董总,任意妄为。这是董总近年来面对的窘境。

当前,董总对舆论採用二郎神的三尖两刃刀来化解。当叶新田和邹寿汉认为他们的言论可以取悦华社而自爽时,就以主席或署理主席的身份"立言立德立行",享受华教斗士美好的感觉。万一他们的言行举措受到挞伐而无言以对,应对的策略是以董总的名义发表文告,顾左右而言他来掩掩盖盖。

这是有迹可寻的。715日,叶新田在芙蓉全国巡迴第24场华教救亡运动汇报会上脱口而出,表明不再信任马华而支持行动党。这话虽然颠覆了华团"超越政党,不超越政治"的金科玉律,但董总长期的那副模样早就如此,其实见怪不怪。

叶新田对有关报导没有直接了当否认。次日,则以董总名义的文告作不点名的否认,强调"绝对不会将任何政党的利益置于华教之上,一切以华文教育的利益为依归"。这文告,只有董总才搞得清楚本身的理念,它试图转移视线,以免受到非议。叶新田借助董总的名义躲闪自保,向来就是强项。

最近,关丹中华独中的批文拿到手,偏偏不是由华教最高领导人的叶新田和邹寿汉出场领功,所以,他们要用放大镜来检验批文是否含有使独中变种的恶菌。甚至要求教育部通过网站和报章公布批文内容。但是,如果他们受邀出席站在前面任由媒体拍照领取批文,情况可能不同。

於此,关丹独中申办双轨制被董总狠批是搅乱华教系统的变种,而叶新田忘了在申办过程中曾扮演过媒人角色,参与"配种"这桩事。

华总会长方天兴对叶新田纠结在批文内容没完没了而促请他"见好就收",表明曾看过批文,并没有董总怀疑的问题。方天兴开了重药,试图解救通过幻想或故意怀疑来模糊华教处处有危机的病患。

但是,叶新田并没有针对议题提出辩解。正如董总离题而战的尖两刃策略,与这话题没直接回应关系的秘书长傅振荃发表文告表示,董总对独中批文的知情权不应受到"剥夺"。

如果华总知情,其他如关丹独中复办工委会、吉隆坡中华独中、彭亨董联会和相关人士同样都知情。董总对批文的知情权要通过媒体来喊讨,足以显示他们的地位受到旁落,并且沦落到被辖下单位所架空的地步。

贵为董总主席,叶新田应该检讨本身的处事态度是否令人厌恶,敬而远之。一个家庭中若有凡事怀疑,逢事唠劳叨叨的老太婆,家人通常不想扯起什么话题与她交流,免得她喋喋不休。

说到知情权,最近教育界冒出购买文凭的丑闻,董总就不敢评议和提供意见。主要是,董总中人多年前曾被指控拥有名不符实的博士文凭。如果按照董总以假设、怀疑和编造阴谋论要批文清清楚楚交代内容详情,那么,困扰着董总威信的博士造假的疑情,董总应该像用放大镜看批文一样,把知情权摊在阳光底下,让华社一解疑惑。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7-8-2012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