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August 2012

这一天迟早会变


国阵要夺回民联执政的州属,以吉打州最有胜望。前首相马哈迪幼子慕克里兹磨刀霍霍准备打这场战,若拿下政权将出任州务大臣。

这位副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长政治火侯尚嫌不足,他吁请州民感念敦马在吉打的贡献,让国阵一雪耻辱。这种对父荫以及爱屋及乌的期望,其实不能触动民心,因为,政治不是唱怀旧的长青歌曲,讲的不是义气,而是只争朝夕、维系在时势而斗的那一口气。

真正让国阵有希望扳回一城的因素是,以伊斯兰党主导的民联州政府过去四年积弱成疾,使巫统有机会趁其病,收其命。

吉打州约有100万选民,巫裔占63%,华裔24%,另56%则是印裔。由于州内马来人分别心倾巫统、伊斯兰党和公正党分散了选票,华裔的政治取向被视为是少数决定多数的造王者。
行动党在这个州的影响力颇为脆弱,实际上行动党也不怎样力争上游,主要是州务大臣阿兹然颁布伊斯兰化的政策,入侵非穆斯林的文化习俗,使到行动党在维护华社权益上欲振乏力。

民联在吉打州的政绩乏善可陈,吉州财务账目报告显示,吉打州一年开销高达5亿令吉,收入却只有1亿6000万令吉,严重入不敷出,将使政府捉襟见肘。

此外,伊党急切期冀把吉州复制为另一个吉兰丹,州政府专注推动伊斯兰教活动和政策不惜举债,向银行借贷约近4亿令吉,在吉中瓜拉吉底区兴建依莎尼亚伊斯兰大学,造成州政府每年得缴付5000万令吉银行利息,为期10年。

州内的外资如居林高科技园的美国、德国外资已撤资前往柔佛及马六甲等,而在双溪大年设厂的台湾商家也撤资返回台湾。如果这种纷纷求去的情况持续恶化,民联执掌的将是濒临破产的政府。即使来届大选重新执政,也挨不过今后一两届的考验。

伊斯兰党6月党代表大会,转到吉州首府亚罗士打举办"绿染布城万人大集会",就是要为疲弱的州政府造势。

北方大学于七月所公布的一项民调显示,前首相马哈迪的儿子兼贸工部副部长慕克里兹获得最多民众支持。这项民调涉及全吉打州36个州议席的1800名选民,大部分受访者是21岁至34岁。多达67%马来人、78%华人和71%印度人支持慕克里兹出任州务大臣。

致胜因素往往是,其一,以本身的实力打败敌人;其二,踩着别人的过失先抬高自己。如果国阵胜利,是第二项因素。马哈迪的号召力已是强努之末,并非以往那股声势。

吉打州华裔选民开始苦尝所种下的苦果。虽然国阵于1998212日宪报公告1997年娱乐和娱乐场所法令,但是,并没有严格执行。现任民联政府在去年7月开始严厉禁止穆斯林在斋戒月光顾娱乐场所。娱乐场所业者投诉,州政府强迫他们每个星期四从下午6点到翌日下午2点半休业,以尊重伊斯兰周五祈祷。

在一个"尊重"词令下,非穆斯林生活习惯受到限制,必须依附他人。其实,一个尊重是对另一个也该受尊重的族群的权益施以打压。

华裔选民如果痛定思痛,教训一意孤行的伊斯兰党,那就是报一箭之仇。24%华裔选票虽然占少数,却起着关键性的作用。因此,如果慕克里兹有幸出任大臣,不是他的父亲敦马还很吃香,而是他的敌人制造了怨恶。
  
光明日报  是非如流  6-8-2012

2 comments:

木木方攵尸比 said...

讲得好

Thiam Teck (1983 - ?) said...

對,可以的話,州議席教訓回教黨,國會議席教訓國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