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August 2012

迦玛《榴梿台》变种

迦玛去年三月创设网络电台《榴梿台》,打着"榴梿当头,自由高照"的口号。从开台至今,收听率单日最高只有602人次,就可知榴莲品种有分优劣,这不过是山芭榴莲。昔日在988电台声称有百万听众及无数粉丝,这种被澹忘的孤独滋味只有他在独尝。

在政治圈游走打滚的人,声名就像天气般阴晴不定。只有思想膨胀的人,活在受恭维的掌声中逐渐枯萎。这种情况也像政治人物,自以为很受舆论的捧场名气大,另组新党或跳槽,他们通常都喊着有数千数万的支持者,但开步不久,回望兵马追随有若干,才知道只剩下孤家寡人。

"尚且"知道迦玛搞《榴梿台》的人,往往多过听众。他利用这个平台专鸟国阵成员党而沾沾自喜,一个电台一天只有三五百个听众,可见民联的支持者对榴梿不感兴趣,而只有不懂行情的马华领袖才如获至宝上这个台。

幸亏民联没有跟他称兄道弟视为自己人,因为迦玛已明里暗里"变节",把一半的股权出让给首相纳吉的亲信所拥有的媒体机构。按照政治术语,《榴梿台》就是由巫统控制的喉舌。

这种标签,也许是迦玛为了在年轻人之中追求欢迎度而用过的。至少,他曾抨击其他媒体不应该受政治干预和操弄应崇尚言论自由。而这些令人动容的话,就像牙膏挤出来之后放不回那支管,他把政治影响力拉进《榴梿台》当家做主,就是自己的牙齿咬自己的舌头的杰作。

若按商业交易,把股份转手是平常的事。问题出在迦玛曾哀怨过媒体受政治入侵丧失主权,因此,一股正气地打着"榴梿当头,自由高照"的口号,一度令人肃然起敬,但这个高调只自弹自唱552天,榴梿变了种。

利用别人的软肋来哗众取宠的人,当他本身进入别人所处的境地时,就没有情操可言。《榴梿台》鼎盛时期,拥有27名节目主持人相挺,义务主持节目。但挨到最后只剩下三个人,其中之一的主持人郑福林,因为他把股份卖给"巫统控制的喉舌",暴怒地揭发迦玛言行不一。

郑福林不满,《榴梿台》删除面子书专页一些不利于该电台,质疑该台这项商业决策的网民留言,甚至阻挡一些网民的加入。而"言论自由"这种理念却是迦玛的招牌菜,如今已臭酸了。

其实,姣婆守不住寡因为她毕竟是姣婆。迦玛唱衰别人却守不住风骨是媒体另类姣婆。在《榴梿台》迦玛重点主持的华语清谈节目是《天马行空》,"天马行空"这成语比喻人浮躁,不踏实。生活实践中,也可解作讲话时思想膨胀,胡言乱语、不着边际。这个节目的名称,正反映出迦玛的特色。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8-2012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