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August 2012

干嘛叶新田失势就叫做篡夺?


国内1294所华小董事会改选或递补成员是新陈代谢的常事,社团领导权的更替决定在势力的强弱,愿争服输。但是,增江北区华小的董事会在一场被视为起义的权力争夺战中,叶新田和邹寿汉阴沟里翻船失去领导权,就说成是"篡夺",而不是"败北"。

一个人的权位兴亡如果真的被夺掉,这说明他在这个组织里已经失去了领导魅力或令人憎怨。如果他不受委托而由其他人顶替,也说明其他人更受器重。由於叶新田和邹寿汉必须以华小董事会的执掌权作为竞选跳板,顺势而上到董总担起大旗,失去增北这个据点就是奇耻大辱,所以,制造"篡夺"的阴谋和悲情就变得值得人们关注正义。

一份由增江北区华小董事会编印的小册子为叶新田喊冤叫屈,标题是"夺权抢钱,卑鄙手段偷袭",清算由教育局批准的新董事会,令人觉得华小很有钱,抢输的人发烂渣了。
 
此外,由於叶新田失势,目前营造的气氛是指副教育部长魏家祥政治势力介入华小的主权,要求教育部把叶新田的阵营拉入正轨,踢掉新起的董事部。董事部的组成包括家教和校友会成员的参与,增北华小的人事和利益纠葛,在在显示叶新田在这个社区的名望江河日下,堂堂一个华教最高领导机构的董总主席也撑不起一方之地,也真够悲怜。

今年内,华教运动有几场镇慑华社心愿的斗争,董总依照数十年如一日的传统,对当家不当权的马华副教长开刀剖腹。既然马华被视为是巫统的从仆,没有实际的权力解决问题,董总还是弱智地跟影子打架,根本不敢与掌有实权的教育部长较劲。但这种欺善怕恶,却享有华教斗士的虚荣。

叶新田把整个董总当作是自家的筹码,发动一些董联会的人马绝地反攻,要向魏家祥拉布条抗议,要向首相纳吉告状,诸如此类的动作和雄壮激昂的言论,董总这种招数志在表演,不求实际的效果,只要华社暗自叫好就充满精神上的胜利,就像董总数十年来提呈备忘录或通过种种诉求议案,只要让人觉得果然厉害就对得起华社,但这些都是纸上谈兵,没有跟进的行动。

如果增北华小的权争能够使到一些华教人士加入抗争行列,也只是一犬吠影,百犬吠声。华教界应分清楚这是叶新田和邹寿汉在增北的人事纠纷,这些斗争早已存在多年,叶新田若无法摆平这些障碍,是他个人不得人心的结果。现在却无限放大,归纳在篡夺董事会主权这条乱账来清算。

千多所的华小的董事部常有更替,多数掌权的领导人在地方上即使不是位高权重,也享有名望基础,让其他人心生敬畏不敢动其毛羽。也有不少华小的领导权势注入新血,改由新人掌位,但都是风过双肩了无痕迹,没有怨言和争斗。

但是,叶新田中箭落马,一些人只朝着"篡夺"的思路要救亡,以为叶新田是华教皇帝,大家就变成无主孤魂,华社未免太过惊吓不起。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31-8-2012

3 comments:

WSF said...

叶新田的思维还活在古代帝皇时代中,他真的还以为他叶新田是皇帝呢!!!

篡夺。。。。。叶新田门都没有。

Thiam Teck (1983 - ?) said...

題外話。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國陣不是常常也罵民聯“志在奪權”嗎?

林后辈 said...

请问林前辈,要求换政府就是等同"阴谋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