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August 2012

这个"错误"其实没有错


政治人物面对自己说过、做过的事实,为了眼前的利益作出否认是常有的事。否认一个话题最惯用的用语就是指报章扭曲原意、断章取义、错误理解引述、和生安白造等等理由,以便使他们的言行有下台阶,缓解舆论的反弹和延烧。

民联三党近月来都有各自精彩的否认。像火箭头子否认额头药膏布与小虹的错综复杂关系时,不惜牵扯到别人如何不仁不义地陷害,扩大战场来转移视线,算是否认的经典杰作。

槟城公正党筹策大选谋略,会议录音外泄。其主席曼梳把他的盟友英神暗骂傲慢和自恃了得,尴尬之极不在话下。三党唯恐公众以为他们鬼打鬼,连忙召开记者会,勾手表示民联之间关系依然稳固和团结,否认有用过不敬的字眼,同时归咎敌对党恶意制造破坏。但,如果完全没有这样的事,该党何必要"内部调查",这就不言而喻。

伊斯兰党署理主席莫哈末沙布接受《星洲日报》记者的电话访谈,报导指伊党有意通过国会修宪,落实伊斯兰刑事法。

由於刊载的版面位在头条,又由英文星报转载,自然再度引起非穆斯林社群焦虑,对民联未来大选的支持度有所损折。莫哈末沙布连忙驳斥报导错误,并在网络媒体的护驾之下,转换另一种说法。

其实,在朝野各政党之中,伊斯兰党最令人肃然起敬的莫过於要创建伊斯兰国的终极目标的坚持从不动摇。尽管这个课题引起人心惶恐,但伊党还是"虽千万人,吾往矣",从不畏缩。

伊党挟此课题如此从容淡定,这种理念脉络持之有恒,主要是这个由阿拉制定的刑法是铁律,即使敌对的巫裔政党也得在宗教的责任、圣洁的虔诚下点头称是,否则就是叛逆和罪过。

这在超过60%的穆斯林人口的大马具备镇慑和功效,这正是伊党"吾道不孤",此心不渝的关键所在。

当前,能够慰籍非穆斯林的唯一理由就是,要实现伊斯兰刑事法必须获得三分之二的议员通过才会成就伊斯兰的梦想。但是,政治上的算盘也许算不出这条项目,然而,伊党、巫统及公正党和行动党的穆斯林议员,在宗教的服从和感召下,伊斯兰刑事法水到渠成绝对是指日可望。

这个缺口一打开,伊斯兰国就随之成形。那怕是马华退出国阵,还是行动党叫嚷着没有写在民联的政纲橙皮书内,也都於事无补,蚍蜉欲撼大树,既不知自量也无能为力。

莫哈末沙布指星洲报导错误,其实是对伊党的宗教斗争理念的故意误读。一个终极目标要实施伊斯兰刑事法,始终必须要修宪才能达致。这是常识,并没有曲解伊党一脉相传的伟大目标,现在的否认的更替用语,只是给非穆斯林注射镇静剂,不要让华社担惊受怕。

但问题还是问题,聂阿兹和伊党长老们说,等入主布城再说,到时话语权和决策权在手,只有伊党说,反对者为时已晚,想说也得欲哭无泪的说。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30-8-2012

2 comments:

WSF said...

民联的领袖都成了政棍,说了又不认。

亚伯 said...

不管是民联还是国阵,政治人物都是政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