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August 2012

自由与自由搏斗


多数人对上帝的祷告充满着虔诚期待时,心里未必有爱慕之心想成为上帝。因为自己成为上帝时,要实现和赋予信众的任何祈求就有矛盾倾辄。就像人们呐喊着言论自由,只是希望本身拥有无限的论述空间,但未必尊重和施予别人同样的言论自由。

强调校园民主、学生自治和自由的新纪元学院出现审查学生刊物的情况,使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解读出现各说是非的争拗。媒体研究系管理的学生实验报《观察家》因报导法轮功的活动,触怒董教总教育中心主席及刊物发行人叶新田,以不签署申请出版准证为杀手锏,整肃和阻挠出版。

叶新田实施个人的言论自由通行无阻,即使他被视为具有反政府意识,令执政当局咬牙切齿,但在法律的范畴内被接纳。但他办的<观察家>就不能容忍学生有学术言论自由,想方设法地打击。

这份新院刊物报导法轮功大法研习中心在当地的活动。法轮功在中国据说拥有整亿信众,因被视为邪恶地扰乱社会秩序而遭查禁。但是,法轮功在大马注册,取得合法地位,有会员5001000人。

法轮功一行逾10人於824日到新院拜访,让新院了解法轮功运作的宗旨,也许是《观察家》的报导,让他们以为可以在新院找到落脚据点,发扬光大。

但是,一个文教机构的待客之道确实令人惊愕,四名华教人士自称热爱中国,不满法轮功一伙人前来搞"反动",不惜在新院大门外拦住入路、撕毁文件和下逐客令。比起比起中国公安武警更具镇慑力。

根据《当今大马》现场观察,这四人分别是董总前总务高铭良、前常委李清文、杨静来与钱景发。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站在新院入口处全程观察。

在交涉和驱逐的过程中,有人语出恐吓:"如果有权力杀人,就会杀...连头也会断掉,但如今我只可以发脾气。"。杨静来斥责法轮功一伙人,没有资格进入"正派"的新纪院 ,而"邪恶'的人不能踏进校园。

严以言之,法轮功即使在中国恶名昭彰,但在大马还是合法的团体,他们前往新院交流不是横冲直撞,对一个学府而言更应以礼相待,虽然"来意不善",带来《致叶新田公开信》信函与一些报刊,但都被自诩"正派"的人抢走,当场逐一撕烂,并丢弃在地上。

邹寿汉针对这事件澄清:"如果公众人士讲了什么和起了什么冲突,与董总无关。",试图把这污点撇清关系。但单凭置之不理就能让董清者自清吗?

饱受屈辱的马来西亚法轮大法研习中心代表黄美仪与陈玉燕最终加影警局报警。

新纪元院长莫顺宗不认为对院内出版物制订规范是侵犯学术自由,觉得世上没有绝对的自由,所谓的自由应该是设定一个框架,让其在框架内运行。

这个论述一般解作是自我过滤、审视、负责任的言论自由。但这种自我设限的自由若表现在媒体上,也被视为一种偏颇或引导读者的认知方向,扼杀新闻自由之下的知情权。在自由之下的另一种自由选择,常遭到不是经营媒体的人在没有衡量实况下无情挞伐,自由常与自由搏斗。

《观察家》报导法轮功,是实施自由和知情权,但对董总叶新田而言,却不符合"自由框架",主要是个人的中国情意结而有了立场,用个人的主见的自由侵犯、践踏《观察家》的自由。

如果这份刊物对法轮功恣意鞭伐,满足华教人士表现对中国的赤胆忠心,符合了"自由的框架",也许没有今日的下场。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9-8-2012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