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August 2012

罪恶缝隙在忽视中扩散


人们闻之丧胆的黑帮会虽源於中国、香港和台湾,但这一暗潮也在大马和新加坡根深蒂固。团结乡亲的团帮在取得注册的合法地位后,有些人因个人背景不能见容於社团,因此,在上个世纪50年代自我转型蜕变,勾群结派形成私会党。这些地痞流氓都盘据一方,在他们熟悉的区域内撒野,最初是鸠收保护费,过年过节向商家勒索红包、或仗势欺凌非我族类。

因应社会的繁荣发展,昔日黑社会的作为不断改变,能够呼风唤雨的强势私会党受到偏门行业收编,主子差遣他们在必要时使用暴力解决商业财务纠纷,像当今发放高利贷款的大耳窿,动辄泼漆伤人或虏绑威胁,暴力就是他们认为所向披靡的唯一手段。

在社会的阴暗面中,执法单位永远无法打开这个阶层有光明的一面,因为黑白两道的利益输送,取得共生共荣的关系。只要彼此找到平衡点,互通有无或在可以放任的范畴默契行事,都可相安无事。

从狭义而言,最能体现各种族的和谐融洽应是黑社会,而不是官方的种族和谐。华人私会党各帮派自80年代就开始收编印裔和巫裔党员。华帮之所以可以坐大,除了有良好的脉络背景,主要起因是华帮从泰国私运枪械为党所用的利便,其他族群必须仰赖华人私会党的供应。因此,印裔私会党如加里慕都和巫裔私会党komando才崛起,并被歼灭。

近年来,黑帮都各司各法,寻找门路在偏门行业落脚,他们其实也在"自力更生",有的在放贷业打滚、有的在夜店看场,对滋事寻衅者"该出手就出手"。夜店或是私会党出没频密的地区,於此常有格斗厮杀,这是私会党展示力量的惯性。

由於枪械流通难以管制,一般有规模的党派首领都私藏军火做为傍身镇党之用。夜店常有枪杀的新闻价值已提升到这桩案件有多少人中弹身亡,以前大打出手或遭利器刺毙的格斗模式显然已落伍,报导奉欠。

在警方的罪案指数,黑帮厮杀常不是重点。因为这类凶杀的破案率极其低微,能省略不提就是自动遮羞。其实,多数国家的警察对黑社会寻仇害命都有幸灾乐祸的心理,认为他们要走这条路,债是迟早要还的。墨西哥的警方对嗑药致死的吸毒者更不屑一顾,对天天发生的事视为社会毒瘤自取灭亡而已。

虽然黑帮枪杀常有所闻,但罪犯被逮捕面对检控的少之又少。过去,黑社会最担忧在防范罪案条令下被押往扣留营"改造",如今,随着紧急法令已废除少掉制肘,这就间接鼓舞他们只要不留证据,就可满怀信心为非作歹。

最近的掠夺案件成为人们出街的忧患,因为潜在的罪犯已摆脱法令的处置而获得精神上的自由,反倒是一介良民处在诚惶诚恐之中。私会党凶杀如果被看作是各帮派咎由自取而未加重警力调查,这将纵容类似的案件发生。如果魔鬼藏在缝隙中,罪恶也常在忽视中扩散。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8-8-2012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