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August 2012

青蛙跳到哪里决定政治原则


每个政党对国、州议员变节跳槽都挞伐,通常这类气愤是本身的人马蝉过别枝,假如这些青蛙跳到本身的阵营里一壮声势,甚至因此拿下政权,他们就不是那么声嘶力竭地反对了。

2008年霹雳州由民联掌政,就因为行动党州议员和公正党两名议员脱离民联,导致政权回归到国阵。这一变天,使到民联因这断臂之辱,暗骂国阵利诱,从而建议立法防止议员跳槽,认为这种对选民付托的背叛,议席应从新补选,让选民重新选择。

但是,每个政党都是处於不利的情况才寻找义正词严的藉口。20086月,民联共主安华依不拉欣就预告於916日,策谋30多位国会议员将跳槽,中央政权变天指日可望。那时,政治局势紧绷,人民以为安华的话是真的,结果只是泡影。

当年各媒体并没有怀疑变天的确实性,情况就像萧源盛自称是战地医生那么伟大受到媒体渲染。如果今天网民要媒体对萧源盛未经查证其学历而误导读者做出道歉,那么,安华那天大的谎言由媒体信以为真的报导,也同样要道歉,尤其是安华那面不改色的变天,蛊惑了2800万人民。

理论上,一位代议士当选,是因为他代表的政党受选民青睐,如果他跳槽了,就违背选区的民愿,但多数人都忘恩负义,以为选民是选人不选党。即使当前政党遴选候选人要他们签署保证书和赔款,但都没有法律的实效基础。再多的文件也产生不了约束力。

最近,东马有多位议员从国阵成员党中退党转而支持民联。安华认为已动摇了国阵的票仓。其实,这只是营造民心思变的氛围,期望能引起羊群心理。

在大马的政治历史中,跳槽的议员通常都会遭受选民的唾弃,只有极少数的议员凭藉在地方上的服务效率和人脉关系得以延长政治生命。最近的政治青蛙其实是跳蚤,当他们无血可吸时,就找其他附属体寻找温饱。

这些人多数在地方政治受到排挤或因为政绩乏善可陈,已被认定无法在来届大选上阵,因此一不做二不休离走。民联拥抱这类青蛙收归己有,其实是买了臭铜烂铁,如果寄望他们代表上阵,胜望极微,他们只是政治声势上的点缀品。

虽然行动党主席卡巴星一贯反对跳槽,但这仅仅是党内的"个人意见",不足以成为铁律。即使动党领袖林吉祥反对跳槽,也只是因应政局的变化讲台面话。当年916变天由安华讲得犹如一步之遥就可入主布城时,林吉祥还随同安华巡回全国为变天大集会站台

所以,各政党对跳槽的喜恶,胥视这只青蛙跳到哪里,才决定应该欢喜还是哀怒,未来大选,国阵和民联势均力敌若出现微小多数掌政,收买议员跳槽肯定是必要的手段,这才是各政党此一时彼一时的政治原则。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4-8-2012

10 comments:

一介草夫 said...

青蛙禽兽,非人也,不足以谈之,吵人耳,乱人舌,社会之害,除之快!

李熙 said...

凌国文真的太无知。。

林放敢把批文公开,这足以证明林放不是凌国文所谓的马华文胆。

那有自家文胆在自家后院放火的。

王朝 said...

以前我们批评林冠英傲慢,自大就被凌国文说成是国阵的枪手,今天槟洲副首长曼梳终于还我们淸白了。
林冠英果然是个傲慢,自大的小人。

凌国文可以说是脸上无光,枉作小人。

汪学森 said...

为了林冠英,凌国文无所不为,厚颜无耻,只搏林冠英一笑。

一条龙 said...

民联那些家伙,一点协商精神都没有,如果让他们执政,后果不堪设想,没有老大,谁说了算?

一条虎 said...

王朝,

好奇一下,你几时说林冠英傲慢然后给凌国文讲你是国阵枪手?转贴来看下?

林放和凌国文的Blog我两个都有跟随,两大重量级高手碰头,我还以为有好戏看了,谁知人家林放没有当一回事,却有人皇帝不急太监急了。

李熙 said...

凌国文从不允许不同意见留言在他的部落格。言论自由是民联的谎言,异言一侓删除。

凌国文你还欠林放前辈一个道歉!

一条虎 said...

李熙,

好奇一下,凌国文为什么要向林放前辈道歉?

Anonymous said...

林放公开批文,不是为了谴责马华欺骗华社出卖华教,而是为马华辩护。

Anonymous said...

有看到马华太监向马六甲首长半跪亲手那么谦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