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August 2012

增北华小权争叶新田中箭


吉隆坡增江北区华小董事部闹双胞怪胎,董总主席叶新田和他的战友邹寿汉遭踢出局失去了据点,由家教协会的人马起而代之。

增北华小董事部的"叛变"早在两三年前就冰冻三尺。叶新田以为仗着董总主席的权威所向披靡,却栽在华教界名不见经传的人物。

理论上,叶新田若以董总主席的地位为增北华小的发展和模范奠下基础易如拾芥。如果政治人物可以偏向本身的选区,极其能事造福社群,叶新田如果把他对华教雄壮激昂的斗争理念,身先士卒为增北华小抹上鲜艳的色彩并非难事。然而,可悲的是,这位董事长并没有把这所华小塑造成为名震遐迩的名校,却是一所平淡无奇的华小。

家长和校友们的责怨四起,主要是董事部霸着茅坑不屙屎,从不关怀校务的发展;机关算尽,把并非社区的人引进成为董事,鸠占雀巢为的是掌控董事部的权位;提高赞助人的捐款的上限,挤兑非我族类,以便巩固选举时的优势。这是家、教要改朝换代的原因。

由非主流的家教和校机构的成员另起炉灶,看似情非得已。以吴姓为首的15人董事部没有叶新田的9人班底,足见双方水火不容。叶新田於去年4月向吉隆坡教育局提呈董事注册表格,另一批人马由校长於5月提呈另一份名单。

叶新田曾在多个场合私底下要求魏家祥协助促成他在增北华小的地位,按照政治辞令,就是邀请魏家祥介入斡旋董事部的主权。如果用恶劣的形喻,就如吴三桂引兵入关。

尽管叶新田说魏家祥口头承诺将处理,但都没有下文。这场纠纷如果由魏插手,必然顺得哥情失嫂意。也正因为魏家祥没有满足叶新田的欲望,叶与邹今年来以华教课题向魏家祥恼怒地攻讦,变成是"有理由相信"人性多变。

隆教育局批示增北华小的新董事部,叶新田对变天的反应是政治介入,有人要对叶邹篡夺权位。篡夺是贬义的"夺取",用不正当的手段夺取篡夺领导(地位或权力),封建时代特指臣子夺取君位。叶新田自以为是华教皇帝,神圣不可侵犯,所以用"篡夺"一词。

事实上,另一个董事部是以合法的姿态注册,叶新田没有理由指责别人巧取豪夺。在民主社会,权位不是一个人思想膨胀时,想有就有的独占行为,也许一些人还以为他即使是退化了让人心生厌恶了,还是不可取代的。

魏家祥对董总影射他暗中倒叶,对天发誓讨清白是没有必要的解释。毕竟,人在做,天在看只是一种自我暗示,警惕性的慰藉,没有人能知道天有多正义,天是怎样想的。其实,魏家祥只要说出叶新田三番四次托请他办理董事部归他主导这桩事,就可让华社看看华教最高领导机构的董总主席,在权位面前是怎样一副德性。

孟子说 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增北华小董事部的权争,除了校务滞呆之外也含着人事纠葛,叶新田当然必须把落败扩大到有政治黑手介入"篡夺",这样的牺牲才显得惊涛拍岸,悲怀激烈。一个董总主席栽在区域性的华教人士,总结一句:物必自腐而后虫生。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3-8-2012

2 comments:

Thiam Teck (1983 - ?) said...

葉新田這假博士真的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但是一個人的人格以及他做出批評的動機,和他批評的內容是兩回事。

相比葉新田有多爛,我們更加關心關丹獨中有幾獨。

一条虎 said...

谢清发:

政客言而無信

 儘管發生董事註冊問題的華小董事會,曾向副教育部長魏家祥投訴及要求撥亂反正,結果“領教了”政客“說假話”的本領。去年7月28日,魏家祥曾經當面向董總常委朗讀教育部法律顧問的意見書,表明增北華小董事會的產生沒違規且符合程序,並表示將指示教育局盡速發出董事註冊證。可是董事會左等右等,望穿秋水還在等,凸顯了政客言而無信,跟政府“一諾千金”的崇高理想背道而馳。

 同年10月9日,媒體記者追問柔佛州213所華小申請董事註冊后仍無下文事,魏家祥很不耐煩地說,“我已針對此事回應6次,只要董事會把董事註冊表格提呈教育局,並獲得蓋章簽收后,即自動生效。”

 如今發生董事會提呈的董事註冊猶如石沉大海,反而有人聲稱已獲董事註冊證。弔詭的是,法律規定任何人欲成為董事,其申請註冊表格必須由董事長核實簽署,難道這些人可以繞過法律而成為董事?

 這是一個危險趨勢,只要心術不正的政客,夥同欲奪權搶錢的別有居心者,加上處心積慮欲實行單元主義教育政策的官員,即可利用董事註冊的“技術性”理由,輕而易舉取代董事會篡奪權力。

 全國1294所華小董事會已陷入危機恐慌,董事們向華社千辛萬苦募捐,長年累月積存的資產和充作發展建設的基金,將會被私下更換銀行戶頭簽署人后,于一夜之間慘遭掠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