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August 2012

橙皮书未提断肢法的玄机


伊斯兰党成立伊斯兰国的终极目标,一直是行动党被马华全面攻击的软肋,因为这个缺口足以影响非穆斯林的文化习俗生活,而声称拥有80%华裔选票的行动党就卡在这种论潮中起伏。

伊党精神领袖聂阿兹主张以伊斯兰刑事法(俗称断肢法)跑在前头,维护治安,匡正社会风气。华社有一种看法是,有关刑事法只能施予穆斯林身上,非穆斯林族群大可独善其身,不必忧虑。

理论上,伊教刑事法确实与非穆斯林毫无瓜葛,但在多元种族社会的生活实践中,难免会有株连上的矛盾。就以强奸案而论,这种罪案若发生在穆斯林与非穆斯林之间,它的法律运作和判决肯定会造成争议。

假如必须有5名穆斯林目击证人才可把强奸犯治罪,那么,几乎不可能替受摧残的妇女讨回公道。

如果同样的罪名,非穆斯林受到断肢惩罚,而非穆斯林在世俗刑法上只处以罚款或坐牢,这双种标准的刑责,势必在宗教社群中引起愤怒和混乱。最终,社会的和谐安宁必受威胁。
所以,不要以为住家的另一端失火与自己无关。洋谚说,人们遇到祸害,通常是某一个时段疏於考虑所造成。中国有相同的谚语:蚁穴溃堤,祸端常起于忽微。

伊党的伊斯兰国的理念,只有行动党主席卡巴星顽抗到底,但终究人微言轻。秘书长林冠英指伊斯兰刑事法并没写入民联政纲"橙皮书"里,就不是可以执行的共识,而这一口径正是行动党聊以抚慰华社的保证。但是,世间唯一不变的就是不断改变。谁也说不准这种遽变何时到来。

伊斯兰党长老协商理事会成员马夫兹点破橙皮书未提及断肢法的"桥段"和玄机。民联三党既然承认伊斯兰是官方宗教,国教要如何诠释,如何运行宗旨就容后再作注解。

马夫兹说,"如今重要的事是夺取中央政权,任何争论都不应出现",换句话说,伊斯兰党和行动党有默契地搁置争议,待入主布城之后再作盘算。也就是,政权一旦到手,才把伊斯兰刑事法搬到台面。这是伊党对橙皮书的最新说法。而坚持伊斯兰国的立场,伊党主席哈迪阿旺从未动摇过,即使行动党偶有怨言,该党也不留情面撂下狠话,行动党若要脱离民联,悉听尊便。

卡巴星可能因为大选将随时举行而调整语气,认为宪法的架构犹如树根,不可铲除其本,只能修剪树枝。问题是修剪树枝的做法已在吉兰丹和吉打所实施的伊斯兰化的政令中体现出来,非穆斯林开始感受到起居作息受到影响,以前那种相安无事的乐观有了悲情。

卡巴星以本身的法律造诣,认为大马永远是世俗国,因为必须有三份之二的议席表决权可以修宪。但是,随着人口增加,议席重新分配的倾斜都对某一社群有利,修宪并非是不可能任务。政治上的分分合合充满变数,尤其是伊党、巫统的斗争以马来人穆斯林为号召对象,若再结合公正党和行动党叛变议员的力量,修宪便可一蹴而就。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15-8-2012

6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na

亚伯 said...

苛政猛于虎,相对来说,民联目前还是个未知数,我们还是想搏一搏!

mark said...

8.47PM 的小弟弟,

na 什么!!!!
去向DAP na 个饱

木木方攵尸比 said...

9.13pm 的 mark. 讲得太好了! 给你一个Like!

Thiam Teck (1983 - ?) said...

關於能否成功修憲,不能只看各族群人口增長。回教徒之中也不是每一個都支持落實回教法的。

Anonymous said...

改朝已是必然,換代已在弦上

长一
2012年8月16日 傍晚7点59分

当改革之风已经卷起,当资讯已不在局限于有线媒体,当新选民人数已跨越280万,当民联4州将用政绩換选票,日月換新天不再只是鏡花雪月了。

沙巴已推起骨排效应,砂拉越已跃跃欲试,柔佛已兵临城下,这一切已触动了国阵的最后地盘仿佛“定存州"已成了过去的历史黄花了。

彭亨州的山埃採金、稀土厂,柔佛州的国光石化,还有那"无敌"核能发电厂已严重冲击了过去的中间选民和国阵的票倉,当基本的健康受到危害,当祖坟遭遇凌辱,当孩子们的未来已一片蒙胧时,改变也许是唯一出路,这一切也仿佛将应验了句老话:官迫民反,民不得不反!

改变是全球的趋势,改变乃民主社会人民作主的最高体现,一个已腐败的政权别再期望他能做出什么改变,唯一就是用手中的一票改变终结他了吧!

然而在改革的过程一些阵痛是在所难免的,但千万要记住这如没伟大母亲经历的痛楚,就不会有新生命的欢喜!

而在号角吹起之前您唯一要坚持的就是“坚持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