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August 2012

野鸡博士存在的理由


全球曝光未被认证大学和教育机构共691所,与2010年的1503所相比,不到两年前公布数量的一半。但办学地区多了10个。从36个国家和地区增加到了46个,这说明一些地区对"野鸡大学"的市场需求增多,各国互相模彷。

根据网络资讯,野鸡大学,又称"文凭工厂"(Diploma mill)。野鸡大学指的是在没有得到国家权威认证机构认证的情况下授予欺诈性的或毫无价值的学位的学校。

野鸡大学令人一时难以辨识真假,因为它常使用与知名的大学相似的名字,看来似模似样,所出售的文凭几可乱真。此外,新设立的大学背景和资格,一般情况都不会受到怀疑而去查证,短期内有生存空间。

中国造假最出位,因此,研究“野鸡大学”的人辨识,使用障眼法的4种主要招数。

其一:取个响亮的名字,刻意与名校的名称近似,从中沾点名气混淆视听;其二:强调国际认证,塑造金字招牌。这是野鸡大学最爱吹擂的卖点;其三:用网络障眼法。这些学校网址的结尾大多是“.com”或“.org”,而不是“.edu”。招数之四:标榜学历可以进行公证,以消除人们的疑虑。

但这些破解只是表面功夫,虚假学历还是无处不在。任何欺诈的手段常是破旧立新,在人们识破之前就加以修饰破绽。这就是生活累积的实践艺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其实,任何欺骗所以能得心应手,必须具备的条件是算无余策。

中国深圳市对于意图行使虚假学历作正式学历使用的求职者,其个人资料有可能会在网上曝光。台湾有许多的语文补习班聘用外籍师资,但对外籍师资的学历进行审查的却寥寥无几,导致越来越多的外国人持假学历进台湾教书。

美国对若持有人意图利用这些学位当作获承认的学位课程资历使用,视为刑事罪行。虽然各国因应野鸡大学位採取法律惩诫,但总会有人侥悻逃过制裁,这就造成更多人跃跃欲试。

最近,大马一些私立大学院校,过去几年暗中兜售文凭,既外卖给海外,也内销国内,比起实际上有运作但不受承认的野鸡大学还要野。一项调查显示,每周平均有5个人持着虚假文凭求职。

涉及欺诈、弄虚做假,大马向来与国际"接轨"得与日俱进,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单以文凭沽名钓誉,多年前就有社团领导人被指以虚假的博士学位欺世盗名。但这类人只要承受一段时期的舆论压力,或草草交代,就不必含羞带耻求去,他们仍可在人们窃窃私语,说是道非中过日子。

华社和媒体经常对宽容有滥情,认为某些人既然在文教界对权益诉求有点名气地位,不妨将功抵过,不予严查细究,主要是华团这个小圈子,领袖之间都互相掩羞照应,免伤和气。这些人认为,如果因虚假学位无情地挞伐导致有关博士"仆街",可能会使有关的最高机构的声望受到打击,在社会中产生负面影响。

因此,我们往往为了华团的门面,就对不要脸的人姑息养奸。宽容是一种美德,但对一些事实不予查究而任由滋长就会变成恶德。因为年轻的一代的简单领悟是,这些有名望的人可以造假得面无惧色,自已也耍一手并非什么罪过,因此,野鸡文凭大行其道,找到了扎根的理由。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13-8-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