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July 2012

丘光耀VS欧阳文风


丘光耀辞去行动党文宣组组长之后,并非有意洗心革面,把他鼓吹劣质粗俗政治文化自我终结,而是御下党职包袱的牵累,更能以自由身份变本加厉地躲在幕后恣意妄为。无论是出於任何理由还是藉口,现实情况没有改变他的作风。

他对中文报章的援交论还是死心塌地借题发挥。援交论对丘光耀而言,泛指新闻工作者的报导、评论或处理新闻的手法一旦对国阵或成员党有利,都一律以非友既敌的态度,蔑之以枪手、卖华、走狗这些名堂。

丘光耀曾受雇於行动党,按照走狗的定义,必须由主人家豢养差谴才有资格称為走狗。即使他先声夺人把非我族类的异议者视為走狗以撇清身份,但还有另一个字眼可以"供奉"民联和行动党在网络上喊打喊杀的人,那就是:鹰犬。

著名评论人,身兼牧师的欧阳文风是同性恋者者,最近坦荡荡高调宣布同性婚姻。他的性取向是他的选择,不必由外人置啄。

虽然同性恋并非主流社会所能接纳,但通过抗争和冗长磨合期,许多国家逐渐认可它的存在空间。随着舆论趋势对同性恋的包容,不少人也闻恋起舞,刻意表示尊重之余,也藉此对外界表白本身不歧视同性恋,彰显人权意识。但骨子里,如果他们的兄弟姐妹或儿女突有此癖,就不会如此从容。

丘光耀与欧阳文风彼此相识,為了延续援交论的打击,他不惜把欧阳文风形喻為"阿瓜"替报章写专栏护航。"阿瓜"一词出处暂无从考查典故,是充滿卑夷的歧视,但却是丘光耀对好朋友欧阳文风的嘉奖。

上世纪七十年代,吉隆坡峇都路九龙酒店附近,许多被暱称為"阿瓜"的变性人,於夜幕低垂时流连街头兜客肛交。那时期,"阿瓜"也叫做鴨,和传统上卖淫的妓女的别称為"鸡",各享其名。新加坡也有"阿瓜"的称谓。

后来,香港和台湾较为文明的叫法是人妖。人者,说明他是人,妖者,说明他是由人变的,妖里妖气。报章过去报导警方逮捕出卖后庭花的人为人妖,民间的说法是"阿瓜"。

因此,欧阳文风怒斥丘光耀对他的同性恋取向,叫他"阿瓜"是一种"歧视"其实还言不及义,实则是对他揪出示众的羞辱和诬蔑。因为历史上的解读,阿瓜是通过变性提供肛交或口交的人妖。由於欧阳的同性恋身份被视為"阿瓜",丘光耀对同性恋是否有歧视甚至任意践踏,也就不言而喻。

丘光耀把与华文报章写专栏、或与媒体过从甚密者统称為援交关系,林冠英自20097月开始替星洲日报写《槟城在望》专栏,已结集成书发售。按照丘光耀对援交嫉恶如仇,这就是一本援交著作,如果他坐言起行,有种的话就先收拾林冠英吧。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9-7-2012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