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July 2012

人民保母角色对调了


官方许多紧逼动作和措施预防、扑灭罪案纷纷出台,似乎颁布国家陷入罪恶战争中。近期商场掳劫案此落彼起,谋杀案也常在新闻版上有怵目惊心的描述,街头攫夺案常使行人一步一惊心。在绘声绘影下,人们对周遭环境草木皆兵。

说来非常矛盾,全国警察总长依斯迈奥玛说,与2009年同时期相比,今年首6个月的罪案率大幅度下降了26.3%。但是,这个乐观的数据经不起考验,最近罪案浪潮汹涌已成口碑,为了安抚民心,特别委任槟州总警长阿育耶谷为打击罪案的国家关键表现领域秘书处主席。

这个单位的使命是加强由资深警官、内政部和表现管理与传递单位所组成的焦点团队pasukan ‘focal point’),预防和扑灭犯罪的活动。

假如警方相信罪案还不致於到人人自危的地步,那么就没有必要临渴掘井。

内政部长希山慕丁另一边厢又宣布成立以警方及非政府组织为首的特别委员会,以保护民众免於成为暴力犯罪和绑架受害者。大马防范罪案基金会副主席丹斯里李霖泰吁请政府让宗教团体,加入即将成立保护暴力罪案及绑架事件受害者的特别委员会。

这些扩大层面的动员,加剧了恐慌。但是,也同样言不由衷。内长上个月10日处惊不变地认为,罪案率上升只是一个印象问题,事实上我国的罪案率不升反降。

反之, 他把民众产生的恐惧印象, 认为是媒体只从一两宗案件中挑出问题,制造了全国不安全的公众观感,使到整个情况恶化。

过去数年, 住宅区的屋主都无奈地在进出口的道路, 集资聘请保安检查出入的车辆和来防者, 以防范入屋爆窃和抢劫。即使封锁住区的道路有违法之嫌,但看在治安不靖的事实,执法当局两权相害取其轻,容许这类非法的措施应对潜伏的罪案。

警方其实也默认了住宅区的罪案层出不穷,乐得民众自资保卫家园。但民众的初衷,原本就是出於对警察做不了人民的保母而出此下策,但整个警队却没有因此感到羞耻和歉疚。

有一种疑惑还解不开真假,有人认为今年六月间全面解除紧急法令后,释放千余名受改造的扣留犯重返社会,他们又因缺乏正当的谋生之道又重操罪业,像农历七月半的孤魂野鬼四处觅食。

但有的警官推测言之凿凿,有的又说只有0.27%前扣留犯再入歧途。总之,信与不信都没有多大分别,人们只朝一个方向坚信,罪案确实无处不在。

不久前遭摩哆党打抢受伤的净选盟2.0委员黄进发引述数据,指2010年,警队有106079人,警民比例表面看是1270,但事实上,对抗社会罪案者只有13%,包括在罪案调查部门服务的9335人或9%,以及在缉毒和特别任务队伍的4184人或4%

其余的,53323名警员在(核心与非核心)管理和(非核心)后勤单位,5102人在政治部服务,14551人在负责对抗共产党叛乱的普通行动组。

超过10万人的警察部队只配置约9%的员警对付日益猖獗的罪案,确实令人不敢恭维。警队并没有调整分配的策略以应付罪案时局,反过来还要警卫团和民间组织参与罪案战争,这等同同时要求保护、维护警队的形象不会再受到诟议,此一本末倒置,可真就是国际笑话。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7-7-2012

3 comments:

一介草夫 said...

人员不会妥善分派,大家选择躲在office 叹冷气,再多的a sir 也是没用啦!

亚伯 said...

要达到7千万人口却又没有提供就业机会,不打枪才怪!

木木方攵尸比 said...

伟大的马华领袖和搏客有什么高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