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July 2012

马华行动党心中的共痛



蔡细历和林冠英第二次辩论会,因为吸取上一次拖车姐闹剧的衍生,没有刺激的娱乐性内容。毕竟,许多题外话常会掠夺主题,这也是人们常想看到的。

辩论题目是"行动党和马华:谁的政策更有利于国家", 其实,两党领导人即使倾注一生的口水,也淹不到政治主导者的脚趾。既然根本没有国家政策的决策权,就只能在旧有课题上兜兜转转,互揭疮疤。

其实,辩可辩,无从变,都是两党心中的共痛。说来说去的目的,还是要马来人去心领神会。

林冠英直指马华没有资格谈政策,其实是马不知脸长,难道行动党有份参与伊党建立神权治国目标的政策?

不论是马华还是行动党,精神上都滿足於胜利。但这场辩论会能否為两党加分,看来各自的支持者即使没有这场口水战,己经心有所属,撬不到对方的墙脚。

至於游离的中间选民也不会因一场辩论会的泛泛之谈,当作是投票的指导,除非两个人现在是竞选总统,必须择其善者选其一。

和上一回如出一辙,拿备好的稿来念,仍然是林冠英不思改进,违反辩论会应有的规范。

假使没有意外,林冠英或会延续上一次辩论会之后又通过媒体展开单独自辩自变自便,自爽一番。毕竟,有些人总得靠讲话来维持政治呼吸。

8 comments:

Thiam Teck (1983 - ?) said...

雖然還是念念不忘回教國課題,但我倒不會認定那是不思長進。也許純粹是找不到像樣的課題來批評而已。

只是不知為何,主導檳城政策的行動黨突然和長期當家不當權的馬華有其共痛來了。

Anonymous said...

Thiam Teck (1983 -2012):

好好阅读,不要为你的想法否定别人的想法。

Anonymous said...

shame on you!!!!!!!!! u never enjoy your articles in kwang min daily..u get lost...NOW!!!

Anonymous said...

你这条废材,卑鄙无耻..pui!

Fair仔 said...

民联以往有没有用没有证据确凿的事件对政敌作舆论攻击? 答案是有!

但是,民联的舆论攻击是:“我很好,我能做这些,我执政后会做那些东西,你很烂,很无能,我跟你是不一样。”

国阵的舆论攻击是: “没错我很烂,你也不是好到那里去摆了。” “我们做不到,你也一样做不到。”

先不讲两个是否一样。单单看这些的言论,你就知道会给机会谁。
------

要赞扬马华,赞扬蔡细历,有多少人听得进去?
要踩马华和蔡细历可就不一样。。。

边说些马华和蔡细历的一些弱点,再来大力批评行动党和林冠英。 来招缸瓦撞瓷器,缸瓦本来就不值钱没有人要,打得破值钱的陶瓷,怎样算都有赚。

如果是老蔡的朋友,要出到这招才能打击老蔡政敌,还真的很可悲。 如果我是老蔡,我会流着两行泪苦笑,说声“真够朋友”。

------

谁比较有资格谈政策,其实很简单。

国阵从来都不需要马华的议席就能组成政府。
而民联三党缺一都不能组得成政府。

两党的政治势力如何,难道这点分别都看不出?

Anonymous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阿炳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Thiam Teck (1983 - ?) said...

我盡量好好閱讀與留言吧。

我贊同博主的看法,即使他們俩大辯個三天三夜也對我國現狀起不了什麼作用。

林冠英拿稿招讀確實是缺乏大將之風。他不斷強調自己沒資格當首相的說法也是一樣,沒有大將之風。

辯論一開頭,就批評對手沒有資格辯論這個課題,也太過盛氣凌人。畢竟如果認為對方沒資格就不應該答應上台,而不是在台上這般攻擊對手。

如果“共痛“是指目前兩黨對國家政策的影響力,以及在馬來族群中的支持力都不大。那我是贊成的。

但在中央政府的層次,馬華是執政黨,行動黨是在野黨。這樣去比較並不嚴謹。

我認為,若要比較,就該是比較兩黨在各自聯盟中的地位。

而用“难道行动党有份参与伊党建立神权治国目标的政策?”來舉例就有點讓人摸不著頭腦。從字眼上來說,既然都不贊成,為什麼要去參與?

而且每個政黨都有口號和黨綱。那是其他政黨無法改變的。但卻能通過聯盟中的互相制衡來避免單一政黨獨大。

也許我們能說這是“同床異夢”,但能夠同床異夢不就代表每個成員都有一定的影響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