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July 2012

林冠英神交两封信


林吉祥领导行动党时期,在国会滔滔雄辩,理据分明,令执政党闻风喪胆,从而奠定了不可取代的地位。

那年代,他的政治言行和那频繁的油印文告,中文报章在法律制约和官员滥施政令下,都费尽心思,拿捏分寸给予报导刊登。

行动党之所以在华人社会播下情感的种子,就是中文报章提供了耕耘的土壤。所以,林吉祥说,没有中文报就没有行动党是事实。

也正因為中文报对行动党的捧场而不是马来文报章,行动党在华人社区受落,也就被定格為种族主义政党。即使它实质上是多元种族色彩,而林吉祥呐喊了几十年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这口号,也改变不了行动党是以华人为主导这个事实。

行动党晋入林冠英领导时代,虽然是子承父业,对报章的观念完全不同。

这个网络资讯时代,使林冠英意气风发,不再依靠中文报章给他宣传,而他赖以为生的政治宣传手段就是跟中文报对着干,遏制报章对他的批评做出严苛的反击,再通过他所控制的媒体达到同样的宣传目的。

虽然他摆起战斗的姿态跟媒体闹僵时有不屑的语气,但仍然对所有批评,那怕是三言两语也耿耿於怀,甚至哭喪着脸似的自言彻夜难眠。

报章若要拯救林冠英脆弱的心灵,最好不要嘲讽他派100令吉邀功了100次。

不要提起新港山坡房屋計划如何破坏绿肺环境,虽然这是他治下市议会最终审核批准,但是,要跟他的口径一致推责予前朝政府要中央赔款几十亿,那就是很舒心的政、媒援交。

如果有中文报敢昧着良知拍尽马屁,说不准居功至伟的媒体人会受举荐册封為拿督斯里。

不要以為槟城有自由的资讯法令就有言论自由,单是“小虹” 两个字,分分钟让人回到明朝清朝蹲文字狱,最近那有吃豹子胆的人敢敢探听小虹?男的咆哮:I Will Sue You !报界就明哲保身不再问了。女的淡然回应: No Comment ! 就没戏了

有此戏说,前苏联领导人民主改革未遂,退位求去时交给继承者两封信。叫他面对政治危机时打开第一封信,内容是:把所有过失,推搪给前朝或由别人顶替责任。

所以,现在凡是有问题的,就是前朝余孽,即使本身是经手人,曾插上一脚。再不然,任何不利的批判就直指是由敌对政党操控下,媒体处心积虑布置的阴谋,一切都是谎言谎言谎言,连说三遍,一旦把自已变為受害者,就有同情者跟着叫嚣了,即可乱中取胜。

如果迫不及待要知道第二封信有怎样更绝的妙计,它的内容是:第一封信已一生受用无穷。既然打开了,请重抄这两封信,留待他日循环使用。

也许,林冠英政治上能够见招拆招,与这两封信神交已久。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0-7-2012 

17 comments:

一介草夫 said...

老豆行,儿子还小,还是不行,大人有大量,就给他小孩子一个机会学习吧!

祝福 said...

林老的方式只能永远当反对党,儿子青出于蓝,靠的就是爱拼才会赢。

Anonymous said...

林放 Lim Fang 屁, 大人有大量, 你就饶了吧

vinz said...

Still on this topic? don't you get tired of that?

给力 said...

这博客果真犀利,要不然怎会有人呱呱叫,讲到林冠英,好像骂他们的祖宗那样。你们省力吧。只会乱叫,也阻不掉人家的评论,不管他持有什态度,他还是说出道理。

安东尼老爷 said...

林放先生到现在还不放过阿英,处处为难他,令他难堪,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想林放您对阿英之间的恩怨,还牵肠挂肚,耿耿于怀。
其实阿英的桃色绯闻疑云,槟城很多人都不相信呢。
阿英树大招风,引人嫉妒在所难免。

vinz said...

I was just thinkiNg there should be others more interesting or important topics. On that LKG (I am not at all a fan), I think you have said enough. Already got your points...

vinz said...

Yup. What has one Lim ever done to another Lim.

vinz said...

Haha.. 道理?all imagination, assumption and accussation. Don make be me laugh. I remind, i am not fan of Lim. 文字狱 some more... haha.

安东尼老爷 said...

阿英日理万机,有时候忙里偷闲,和男女下属打情骂悄,搔首弄姿、眉来眼去、嬉皮笑脸,舒缓紧张情绪,无可厚非,应于同情谅解。
阿英为人正直,敢怒敢言,清廉形象,深入民心。
阿英是人,不是神,也有缺点,也会偶而犯错。
阿英是正常男人,遇到心仪美女,当然也会脸儿红,心儿跳。但是他知道男女有别,懂得克制自己,一脸严肃,让美女敬畏,狼狈不堪,落慌而逃。

Anonymous said...

林放算个屁。。。!

Alan said...

anonymous at 11.08pm is an typical idiot. one fine day if this idiot able to produce an good article, then he/she/shemale qualify to leave a word here.

francis said...

Anonymous Anonymous July 21, 2012 11:08 PM,:
why all the the time u like to smell this blogger's "屁",n still reading? r u enjoy "屁" ?

Anonymous said...

朝野两大华族政党,长期以来互相指责对方对华族所开出的承诺,都是空头支票,无法兑现。

今天小弟不才,来替两大政党做个公证入;大家互相比较谁开的空头支票,最多?

(1)民联执政,路牌三大语文、派发扶助金、免费享用上网、最大的佛像、全马首间华式清真寺、捐地养校、开发保留地、官营公司反亏为盈、免电费、免水费、开放言论自由场地、虽有其他事实不能做到,但他们到底不是中央执政,有很多地方是归于中央管。尚可明白。

(2)国阵执政,养牛丑闻、独中说批不批、神像起一半、派出有条件独中生扶助金、泰族土著特权、稀土事件、华小校舍腐坏不拨款,反而花费6000万租买两只熊猫回来、说承认拉曼文凭,却不能受承认投考警察、身为他州国会议员批评他州施政不公,却不能接受批评州内某位国会议员反击和骂人多管闲事、雪水供问题,这一切一切都是中央政府有最终权力管,为何管不了?

马华诸位在朝部长,汝等常说有人在朝,好办事,办什么成绩出来!
(courtesy Seannoon M'siakini 22.7.12)

Anonymous said...

(Excerpts from M'siakini 22.7.12 )《星洲》曾报过翁诗杰是“史上最糟糕的总会长”而惹来支持者强烈的不满,但该报必须这么做。好,若翁诗杰是“史上最糟糕的总会长”,如果属实我们也没话说,人们当然也不觉得很意外。但试问林冠英绯闻是同一种属性吗?许多评论人都提出了自身的看法(“党性十足”的可排除在外),大多都赞同颜天禄滥用免控权发表不实指控,捞取廉价宣传,虽然有免控权这个“免死金牌”,颜天禄却不敢出面重复,只因他不敢在州议会外乱发言,否则将受被以诽谤罪控告。有种就出来讲,到时才来讲知情权也不迟。

这证明了什么?林冠英绯闻是坊间流传的谣言蜚语,根本没有证据足以证实,三姑六婆的东西竟然被马华当作宝,在州议会里乱炒一番。《光明》的亮剑评论更是“乱放剑”,在没有任何证据下就妄下定论,究竟是谁在乱“无的放矢”?不要脸的蔡细历公开挑战林首长敢不敢承认,问题是你蔡细历有VCD为证,整个脸都映在了荧幕上,承认或否是迟早的事。林冠英的绯闻却只是谣言,而且黄小姐也没有出面指控林首长,不管她葫芦有没有卖药,按照程序来办事就这么简单:“证据何在?”没有就收皮,否则就是炒新闻。

(川中明月)

Anonymous said...

(Excerpt fr. M'siskini 22.7.12 Courtesy to 川中明月)《星报》首席评论员陈宝珠文章所述,并不代表中文媒体的立场,因为中文媒体很“识DO”,不会如没原则、没职业操守者一般见识。有些东西不是说过敏不过敏的,比如巫统“喉舌”《前锋报》就不惜抹黑和诽谤民联和行动党,若行动党和林冠英不“过敏”,那是否白白让他们乱曲解事实、乱误导群众?为了捍卫本身的清白和否决诽谤,这种“敏感”当然是正确的。最终法院还了行动党一个清白,林冠英起诉《前锋报》二度胜诉获赔20万,正义获得彰显就是这么一回事。若说民联老是“过度反应”,那是站不住脚的,在本国的媒体与言论自由之程度并未达到合格标准下,谈什么“过度反应”者确实有点不切实际兼脑残。

林方夂尸比 said...

致卖华人Twf, 我讲木木方攵尸比不表示我有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