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July 2012

不踩烂脚不揭疮疤


雪州政府与达南公司(TALAM)债务重组拯救汁划,被踢爆白米换番薯。 揭露此事的农业及农基工业部副部长蔡智勇面对州务大臣卡立、行动党全国宣传主任潘俭伟和公正党策略局主任拉菲兹等人车轮战围剿,但人多好办事并非万灵丹,达南交易越是辩驳,疮疤毕现。

州务大臣卡立於事发之初,恫言将起诉马华以正视听,如今了无声息。转了一个湾,声明委托国内5家会计公司审计、稽查全盘账目。5家不同的公司同时介入,许多要查核文件就得重重叠叠绕着地球转,这一查,能否及时纳入今年11月公布的白皮书以昭信实,看来结局让人抱持谨慎的乐观。

每个州政府都有稽查司,为什么要外借人力来重新组合账目,证明自己的清白?民联州政府早在三年前收购达南公司时就承诺公布白皮书,从那时起,如果全盘账目不存在任何猫腻或弊端,随时都可面对检视的挑战,不必留待今天方寸大乱。

如今,丑态毕现时,真有本事替雪州政府解围的是行动党行政议员郭素沁、刘天球和欧阳捍华等人,但是,他们鸦雀无声,却由不在议会内的潘俭伟和拉菲兹充当州政府的保鑣,越俎代疱。潘俭伟出席的场合,也未见郭、刘和欧阳伴随造势,由他孤军代言。

拉菲兹挑战蔡智勇公开辯论已被回拒。过去多场辩论都沦为政治唇枪舌弹的战场,从来就理不清问题的症结所在。辩论只能让双方感觉美好,听众却一头雾水。尤其是,达南交易的复杂程度就如清朝女性的缠脚布又長又臭,没有多少人有专业知识愿洗耳恭听。

潘俭伟一味指蔡智勇提出的数据是超级乌龙,本身却没简单俐落地点破其中错误,把全盘真相摊在阳光底下。

当前你一言我一语的爭吵并不能决定是非胜负,只要把真相交代清清楚楚,再由人去判断就可解开谜团。

像指责中民联政府在交易中多付的5700万令吉,至今州政府还是啞口无言。当年,雪州政府购入土地价每平方公尺15令吉,但被银行拍卖时,每平方公尺仅得5令吉20仙。以4300万令吉高买,以1500万令吉低卖。这就不必东拉西扯,应直接和简明地解释,为何做亏本生意。

此外,在13个地段中,有些超过60%的所谓土地,其实是由水覆蓋、水塘或废矿湖,雪州政府打怎样的算盘把水地当土地收购,人民探窥欲想知道这"高超的智慧"怎能创造经济效益。

人民公正党策略局主任拉菲兹严厉警告蔡智勇闭嘴,若继续攻击雪州政府,他就会揭露马华领袖过去在国阵执政雪州期间,涉及从州政府的联营计划获得利益的事实,证明马华才是达南债务问题的罪魁祸首。

从民众的知情权,拉菲兹揭马华弊端,当然令人赏心悦目,应报以掌声。但是,要人闭嘴以换取对方不再攻击,这或多或少也暗示双方的腐败应该扯平。像最近有前中央银行高层揭露公正党领袖在20个银行户头上有30亿令吉,当事者就警告若继续抖出实情,他将以牙还牙把对方任职期间的臭底挖出来。

这似乎是,民联和国阵应达到一种默契,你不踩我的烂脚,我不揭开你的疮疤,有本事就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各自找吃。人民总是在两个敌对政治阵营的搏斗中看热闹,培养愤恨的情绪以便在咖啡店里有谈论的资料,没有丑闻中诡异多端剧情的娱乐,生活未免太郁闷了。

光明日报专拦  是非如流  18-7-2012

1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为了无斗米折腰的糟老头.

Anonymous said...

怎样?不聊英神的私事了吗?
人家挑战那条小菜出来辩论,他吓到LP都不见了!
躲在老菜的底裤里不敢出来!

小强 said...

民联鼠辈又出动?

Anonymous said...

马华蟑螂也一样!

鱼米之乡 said...

控制了媒体,控制不了人民对这间事情的审批;整个事情的经过,我只看到了副部长在做无知的指控,难道他已经无事可做了吗?

中立观察 said...

国阵或民联支持者,拿出风度、素质、论点留言吧,别像泼辣女人疯骂。

小强 said...

民联份子永远都不能面对民联政府有弊案的事实。
可悲啊!

春去春又来 said...

你们要习惯民联枪手的一贯攻击性的话语,他们用的词都差不多的,没什么特别。

春去春又来 said...

是五斗米折腰,不是无斗米。

安东尼老爷 said...

大家不要互相指责,早睡早起身体好!
请记得,“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句话。
要是你们双方争执不下,最后一定是两败俱伤的。
国阵或者是民联的支持者,无需担心,选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要投谁来执政,他们心里有数。无需操心。

Thiam Teck (1983 - ?) said...

說得好,就是因為“达南交易的复杂程度就如清朝女性的缠脚布又長又臭,没有多少人有专业知识愿洗耳恭听。”所以這是一個好課題。

反正說錯了也沒有多少人知道。

事情的關鍵在於那塊地是否買貴了。這文章卻沒有從專業的角度來分析土地的估值。而純粹引述蔡智勇的言論中的銀行拍賣價。

而只因為潘儉偉不在議會內,他對土地估值等問題的解釋也被無視了。

Anonymous said...

朝野两大华族政党,长期以来互相指责对方对华族所开出的承诺,都是空头支票,无法兑现。

今天小弟不才,来替两大政党做个公证入;大家互相比较谁开的空头支票,最多?

(1)民联执政,路牌三大语文、派发扶助金、免费享用上网、最大的佛像、全马首间华式清真寺、捐地养校、开发保留地、官营公司反亏为盈、免电费、免水费、开放言论自由场地、虽有其他事实不能做到,但他们到底不是中央执政,有很多地方是归于中央管。尚可明白。

(2)国阵执政,养牛丑闻、独中说批不批、神像起一半、派出有条件独中生扶助金、泰族土著特权、稀土事件、华小校舍腐坏不拨款,反而花费6000万租买两只熊猫回来、说承认拉曼文凭,却不能受承认投考警察、身为他州国会议员批评他州施政不公,却不能接受批评州内某位国会议员反击和骂人多管闲事、雪水供问题,这一切一切都是中央政府有最终权力管,为何管不了?

马华诸位在朝部长,汝等常说有人在朝,好办事,办什么成绩出来!
(courtesy from Seannoon, Malaysiakini 22.7.2012)

Anonymous said...

(Excerpt fr M'sianini 23.7.12 courtesy to 看不顺眼)林放屁的屁伦和“马青总秘书蔡金星在他的文告〈凭什么代雪州政府发言〉“揶揄”潘俭伟自我幻想为雪州成员的其中一份子,蔡金星忘了,如果在雪州政府没担任任何官职,潘俭伟就不能辩论,蔡智勇凭什么去辩论?凭他农业部副部长的身份吗?那么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曹智雄躲到哪里了?如果雪州的事情非得郭素沁,欧阳捍华、等等雪州行政议员来回答,那么马华的州议员黄冠文又躲到哪里了?更何况,当全国各地的燕窝业界人士面临困境时,蔡智勇又躲到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