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July 2012

罪案指数真假的另一面


罪案指数下降,通常是官方言之凿凿的说词,但没有镇静葯效。生活在罪案紧绷氛围中的民众不能全然接受这些数据,认為即使没做假,也隐瞒一部份事实,营造报喜不报忧的乐观景象。

前警察总慕沙哈山声称我国的治安问题已经来到令人担忧的地步,抨击政府试图隐瞒罪案上升的数据。但是,现任警队一哥依斯迈奥玛坚持警方的数据真实,有关数据获得国际独立团体的认可。

如果慕沙哈山指“试图隐瞒罪案上升的数据” 是事实,这一事实也包括他任期内早已实施多年的“传统上隐瞒” 而他也是隐瞒的主导者。

首相署表现管理及传递单位(PEMANDU),国家关键成效领域减低犯罪率主任郑宇研究心得认為,在罪案率下降首5年,人们的观念仍不会改变,对罪案的发生感到更害怕,人民的观念和真实情况不一致。

在我国,罪案率统计分两大类14项:产业罪案和暴力罪案。产业罪案明细区分各类轻重型车辆失窃;入屋盗窃幹案,以前有白晝和夜晚不同刑责,如今已趋向统一治罪。至於暴力罪案,分别有各类谋杀或凶杀、普通抢劫、持武器抢劫、持军火抢劫。三人以上定义为结伙;这一类也概括普通和严重致伤他人。

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商场绑案,其实和绑架案一样,没有归纳在罪案率之内,因此,即使費尽心思在罪案指数纸上谈兵,也摸不着有关门路统计,它属於被搁置一旁的“隐瞒”。

罪案学有不成文的共认理论,即每一宗报案,就潜存着四宗同类罪案,这些没有举报的罪案应该可以理解民众失望的心理,他们一旦报案,就要面对警察局录供的繁复过程,耗费时间和精力,是二度伤害。

过去,也许事主需要一纸报案书以补办被劫的身份证或其他证件,现在可以直接向国民登记局申办,被抢点财物就自认倒楣,算了。多数人抱着破财消灾,平安是福的庆幸心理,不想到警局"自找麻烦",除非事主需要得到医疗赔偿的佐证文件,否则,多数人都不寄望警察能从匪徒寻找失去的财物。

因此,公众的惶恐往往是耳口相传、往肚里吞的"没有报案"的民间数据,作为向亲友警惕。这些案例无法在罪案率中显示真相。这是对警方累积埋怨下的隐瞒罪案。

大马的刑警约9千多人,在10万之众警队的七个单位中占不到10% ,即使把刑警人数提高多一倍,也不足以应付频仍罪案的挑战。一个负责例常罪案的调查官,今天还没搞清楚如何侦查,明天又有新的案子,怎能期望他们有三头六臂的破案率。

警方没有重组各单位,把更多人力资源分配到刑事组执行任务是当前视若无睹的弊端。一些专案小组偶有侦骑突击,歼灭有组织的集团的捍匪及起获军火,也仅仅点缀警方的片面功绩。

至於取缔私会党和风化组常到夜店和按摩中心逮捕外国妓女,其实对迫在眉睫的商场擄绑、拦劫和街头掠夺案并没有对症下药。捉妓多过捉匪,似乎专挑软柿子来吃。

警方和政府其他单位耗费精力去解释罪案率降低,并不能消除民众事实上面对罪案威胁的恐惧,这些如影随形的切肤之痛,数据并不能给人们止痛和帶来安宁。不要一根筋在数据上吃忘忧的迷幻药自娱娛人,人们面对的是紧逼情况而不是他们僵化的理论。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7-7-2012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