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July 2012

廉政口号常出自污秽


许多人对贪嫉恶如仇,通常有这样的情况:因为本身没有在权力之中涉身贪污机会,无缘与贪腐结交,就用愤慨的姿态鞭鞑贪污,这样,多少可以表现本身的高风亮节。有句洋谚说,人们用蔑视的语气贬损金钱的时候,通常指的是别人的钱。

不是每个人都有贪污的本钱。在政治上,贪官的无本生意就是做贼喊贼,抨击贪污以掩饰本身的腐败;戳破政敌的贪腐舞弊却是不折不扣最大的本钱。凡是以打击贪污上位的政客,不少是利用人民的仇贪情绪谋取政权,跟着就是以执掌的权位"取而代之"踏上另一个贪污旅程,重复别人的故事。

最初,他们编织一个清廉、可信赖的政治愿景让人民迷幻,原形毕露后渐渐的走向腐败。人民的"起义"把一个政权推翻,最终只是驱走一头虎,引进一只狼。差别只在猛兽的名称而已。

近代,菲律宾马可斯总统的独断专横,他与夫人依美黛的贪婪被人民猛轰倒台。人民当年欢呼新的政权,但是,不断更替的总统也涉及数额不匪的贪污又被轰下台,人民只能在郁闷中苦叹,重新盼待另一个政权符合他们的廉洁要求。

在印尼、泰国或巴基斯坦等等国家,都有同样的政治翻版不断上演着周而复始的贪腐。即使是名列前5名,以廉洁深受国际社会敬重的新加坡,也有性贿赂和其他索求。贪污其实和非法卖淫一样难以杜绝,只能控制它传染病菌的程度。

中国对贪弊案严打猛击,但只能暂时压制贪官的本性,风平浪静中还是普遍存在着水深静流的贪污,招数纷陈。不久前,有人对这无法遏制的社会现象,采取妥协的态度,认为应接受可以"容忍"的贪污范畴以阻截氾滥,结果被网民围剿痛斥。但是,没有人可以对无孔不入的贪污拟定制贪策略。

台湾的马英九以无懈可击的廉政形象上台,在千余万的选票中以仅仅70多万张多数票当选,有将近半数的选民并不是以廉洁作为投票考量,因为一个总统不沾锅,难保数以万计公职人员向他看齐。

他辖下的前行政院秘书长林益世涉嫌6300万的贪污索贿案。林家父母、妻子牵涉窝藏贿款、湮灭证据受到侦办。其中,林母把收藏在神坛约值1800万的台币和美元弃置池塘内,台湾传媒调侃这是名副其实的洗钱”。此外,因急切销毁赃款,林母被指不惜把钱烧掉和丢入马桶中冲走。

班固说:“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马英九要事事管控得当是不可能的任务,尤其是每个涉贪者都抱着侥幸的心理以为可以无灾无难,除非东窗事发。

所以,廉政永远是半生不熟的民主国家的梦想,制造这个梦想的政党心里也没有底气。现在的人以国阵超过半世纪的贪污算总账,确有历历在目的劣迹。民联治下的州属过去四年也露出狐狸的尾巴。支持者认为那是可以"容忍"的贪污范畴,因为数目比起国阵是小巫见大巫,不足挂齿。

多数人以贪污的"年资"和多寡界定轻重。一个江洋大盗无恶不做,其实是从街头拦劫开始。伊斯兰党在贪污上至今还没露底,行动党已在雪州跃跃欲试;公正党的安华既然受推崇为执政中央的首相,令人担忧的是,他的杂牌军来自巫统的失意政客为班底,只怕一朝得志,这些觊觎己久者会如狼似虎地撕咬,比国阵有过之而无不及,廉政的口号常出自污秽。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0-7-2012

5 comments:

云天盛 said...

哈哈哈哈....

Thiam Teck (1983 - ?) said...

的確,幻想民聯上台後馬來西亞就突然廉潔起來是不實際的。

所以不管是誰執政,人民和媒體都應該持續監督政府。不能像以前一樣,給他們太多變得更腐敗的空間。

願我國早日邁開第一步,早日脫離半生不熟的民主國家的泥沼。

安东尼老爷 said...

要是我是一个非常有权利的高官,我当然一定会利用我这个职位赚大钱。有人贿赂我几百万,当然大家合作愉快啦!吃钱也要吃的美一点,不要太露骨就是。然后在外面摆起严肃的表情,大骂那些贪污腐败的政客,应该给予严厉的处罚。演技一流就没有人知道了。

Fair仔 said...

`水至清则无鱼'。我想,讲的人,多半是既得利益者。
在真实世界里,清澈见底的水体, 还是有群鱼出现。

如果说以`水至清'来形容水里连那些微小的浮游生物,和特定微量元素和养分都丝毫不存在。那么`水至清则无鱼'的说法是说得通。

可是大自然的水体,就算是清澈见底,也不会纯如蒸馏水。

水浊也要看浊到什么程度,难道说水过于污浊,鱼儿就过得好吗?

当然,浊和脏是有分别的。是自然的泥泞之浊,还是有毒废水的脏? 马来西亚现在的`政潭'水是泥浊是毒脏,鱼儿清楚得很。连龙虾看了也会愤怒。 再不换水就要翻肚。

除了想要靠污浊混水摸鱼的人,有那一只鱼会想在肮脏的环境生存? 如果有选择,当然会游去不太肮脏却有东西吃的地方。

Anonymous said...

"The peace of our world is indivisible. As long as negative forces are getting the better of positive forces anywhere, we are all at risk. It may be questioned whether all negative forces could ever be removed. The simple answer is: “No!” It is in human nature to contain both the positive and the negative.

However, it is also within human capability to work to reinforce the positive and to minimize or neutralize the negative. Absolute peace in our world is an unattainable goal. But it is one towards which we must continue to journey, our eyes fixed on it as a traveller in a desert fixes his eyes on the one guiding star that will lead him to salvation."
-Aung San Suu Kyi Nobel Peace prize speech.
The same rationale can be apply to corruption.
The whole problem with the world is that fools and fanatics are always so certain of themselves, but wiser people so full of doubts - Bertrand Russ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