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July 2012

无助的罪案无奈的数据


警方肃毒组以战绩辉煌的态势,展示从毒品提炼厂起获大批的各类毒品;机场关税缉私组以机智过人的侦察手法破解黑人贩运冰毒和五仔;各地警方常突击夜店,包抄亢奋的青年男女,扣留尿液有阳性反应的吸毒者。这些让高级警官扬名立万的肃毒战果,从来就不会因此抑制毒品的泛滥成灾。

从这些自鸣得意的捣毁,实际上也突显毒品流入市场的猖獗程度,他们的破获只是冰山一角。在80年代,吉隆坡肃毒组起获几公斤的海洛英或大量大麻时,那时的警官还信心满满说阻断了某一地区的供应线。但是,今天即使截获各类白粉数十公斤,或是数以万计的迷幻药,毒品市场却没有断市。

执法单位公布起获比往年更多的毒品数量和逮捕人数,只是例常交代肃毒的成果,但由於毒品无孔不入,当局从无法骄傲地解释己把毒品供应线铲除得所剩无几,因为毒贩前仆后继,有人落网有人另起炉灶。

但是,面对民众对罪案频仍,威胁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警方就常常用统计数字说明罪案率已经减低。有人说过,数字就像酩酊的醉汉抓着路灯的柱子,不是要它的照明前路,只是想支撑自己的身体。

警方以数据抚慰民众的忧虑,不管与事实是否符合,但是,此落彼起的劫夺凶杀案从没休止。数据即使降低,还是让诚惶诚恐的民众不能放不下心头大石。

高官说,这是新闻媒体过度渲染罪案,从而制造了似是而非的罪案恐惧假象,近乎盅惑和混淆视听。犯罪就像流行歌曲不断由新的取代旧的。年前"流行"街头攫夺,不少妇女在抵抗时受伤,因跌倒而死亡或一时成为植物人。经过警方恫言如何防制和追查,这些歹徒销声匿迹,"转型"到其他犯罪领域。

最近新的趋势转向商场停车场和邻近街道劫夺,许多妇女成为受害者,这种打游击的犯罪防不胜防,除了报章报导之外,社交网络也有人广布讯息警诫他人小心为是。但小心还是不能防范匪徒的狼子野心。

再说,警方三不五时就会歼灭有枪弹的恶匪。模式总是如出一辙,警队先是要截查,捍匪先开火,警方"被逼"还火,於此就把三五个人杀无赦。在法庭,近10年来都没有所谓的江洋大盗被提控入狱,像莫达清、卡里慕都等人在伏法之前还有恶名昭彰的"成名",现在的枪匪都未成名先成魂。

死了劫匪,活了警方的名望。他们会把某些地区曾发生过的二三十宗劫案,一条帐算进死匪去承担,反正死人不会辩解。但是,这类赫赫功绩也只是在媒体上耀武扬威,并不能使罪案消停,很快的,又有新一批捍匪重复昨天的历史。

罪案率降低的数据并不是治安的保证,它只能保证警察部队粉饰太平有了藉口。民众对罪案深感无助,对罪案率无奈。
  
光明日报  是非如流  2-7-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