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July 2012

一轮明月一坨屎


关丹中华独中获准办学,不容否认的是,政府长期以来欲纵还擒箝制下,民间通过施压,取得了突破。华社在这无奈中的欣喜中的感慨是:守得云开见月明,斗争终於有了成果。但是,对董总一些领导人而言,它是一坨屎,必须闻一闻,搅一搅,用更多舆论审视它到底有多少营养价值和毒素的侵害。

所以,教育部下达批文之后,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表明要用放大镜来检测关丹独中批文对华教是否暗藏杀机。这种心态可以理解,一个人如果把自己挤进草木皆兵的境地里,徐徐微风会感到刺骨,呼吸也会困难,好事也会看作是坏事的开始。

因此,和主席叶新田一样,他们要教育部公开批文的详尽内容,再通过董总和律师化验这坨屎有没有恶菌。董总的斗争意识里不能展显任何欢颜,否则就是融入或自陷在教育部的迷惑之中。

董总必须用悲情表现出对危机重重的疑虑有超高智商,以便强化他们领导、捍卫华教不可忽视的地位。这次颁发批文并没有邀请叶新田和邹寿汉亮相,显然的被旁落了,所以更有必要发出杂音和恶臭,让人感觉董总还存在。

如果追溯近年来申办关丹中华独中的历程,或可一窥董总只是纸老虎的真面目。当下由殷商献出15亩地建校,以及由华总会长方天兴筹策义款3千万令吉,叶新田和邹寿汉从未劳过心力,他们只是藉助董总的招牌像怨妇般哀叹,像泼妇般批判,用种种政治语言周旋在朝野政党之间混水摸鱼,执掌华教的话语权。

关丹独中复制吉隆坡中华独中的模式申办成功之后,由於它的双轨制与董总倡导的单轨统考有异,董总为了使独中看来更纯种,就界定双轨制扰乱了华教系统,变了种。

关丹独中是以双轨制模式申办,这一点,早已公诸於世,叶新田也已耳详目明。但由於此次批文没有他的份出场领取,他就否认曾同意双轨制,并且认为是一种误导,自称董总从没有参与申办的内容。但是,他也未曾反对这个模式,只因为隆中华的双轨制取得华社口碑称颂,他拿什么立场否定这些优秀的战绩?

如今与双轨制撇清关系,是否意味着实行双轨制的独中是变种的叛变?如果叶新田仍执着独中独沽一味统考,那么,他怎么没有那个能耐阻挠双轨制使董总整体上逐渐步上变种的路呢?

一言以概之,叶新田和邹寿汉已经寡不敌众,不论是彭亨董联会主席林锦志,复办独中工委会召集人黄道坚,还是林连玉精神奖得主陈玉康,以及华教界的领袖无不认同各地独中应因应时势的需求,让独中注入新的元素和力量,而不是划地自牢。

如果独中的双轨制是来自教育部的强制条件,也许董总会活像一条猛龙号召救亡抗议大会,但这个调子没得唱也没戏演,这是各地独中主权下的选择。除非叶新田准备清算双轨制的独中并把他扭转过来,但是,谅他也没有这个胆也没有能力。

现在,他在729昔加末申办华仁中学分校找到新战场,横幅写着"华社要真正独中,不要变种独中",这个"华社"到底代表了多少人?也许只有叶新田跟他的良心知道。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31-7-2012

30 July 2012

纯种独中变了种?


关丹中华独中总算排除万难获得批准复办,这是掌握大选时机施压的战利品。如果以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一路来强硬的态度,这似乎不可能实现。但在首相纳吉权衡得失之后,由内阁发出指令开闸,才把这棘手的问题摆平。

副教育部长魏家祥以"守得云开见月明",感叹终於放下这块心头大石。正确的说,这句话才是关丹华社的心中感概。

魏家祥此语,反映出马华虽在国阵执政阵营之内,当家作主有其局限,必须仰人鼻息。这也就是董总和行动党攻讦马华的本钱。同样的,如果民联执政,行动党要面对伊斯兰党和公正党的"审批"华教的权益诉求,也一样前路坎坷。这就是种族政治难以避免的困境。

但是,董总即使与马华口舌交战数十年,仍然不以同理心看待整个华社面对的命运。过去,董教总通过民政党这渠道,掀起"打入国阵,纠正国阵"华教革命,将领们虽然"打入"了,却被国阵纠正,改革成为无言的结局。

过后,董总前主席林晃升(已故),先后与华社精英份子二十余众加入行动党,但"革命尚未成功",败阵之后又给行动党架空,有的郁郁寡欢,有的革掉老命。

董总就是靠着见风驶舵,在自相矛盾中赖以生存。尤其是,现任主席叶新田及其署理邹寿汉更是打乱战哗众取宠,以维持华教斗士的门面。

如今,即使关丹中华独中赋予了重生的喜悦,但是,接下来还有鬼打鬼的活剧。

关丹中华申办时是以吉隆坡中华独中的模式提呈。这个模式的重点是双轨制,学生必须报考大马教育文凭(SPM)。不少独中认为,除了遵循董总的统考文凭,外加附属价值的SPM,对独中生有利无弊,扩拓更广的前程出路。

但是,董总领导层一根筋认为统考文凭地位所向披靡,并不主张与国家的文凭挂钩,担心这是有阴谋地使独中变质。然而,实施双轨制却是各地独中的独立主权的决策,董总在民间需求趋势下,被捏得不敢要求所有独中必须言听计从,如果硬着来,恐怕双轨制的独中会与董总决裂。

董总一心要办纯种的独中,当今独中又纷纷求变採用双轨制,善用词令解释这种状况就是变质,强硬的说词就是变种。变种如果是一个过程,那么,它的最后定义就是杂种。

如今诉诸悲情的变种,其实是个别独中深思熟虑的选择,不是外力的强逼。因此,董总骂独中变种,其实是骂了自己人自我异化,把独中妖得里外不是人。有种的话,就号令全马独中不准双轨制。但是,董总已缺乏这种权威和力度,再喊下去,只有神憎鬼怨。

如果董总不审时度势,调整步伐把华教注入新的元素以增强独中生竞争力,各地独中另立双轨制的所谓变质、变种,将来只有叶、邹两人为独中的纯种继续呻吟,此华教双煞若不下台,董总将因家衰口不停,逐渐丧失领导、捍卫华教的正当地位。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30-7-2012

28 July 2012

马桶上对答


特异能力
有一位探险家到美国西部探险,扎营时一位当地的印地安土著跑了过来对他说:「今天会下雨。」
探险家也没在意继续工作,不料到了晚上果然下起大雨。
第二天那土著又跑来了,说道下午会颳大风。探险家给了他十块钱谢谢他,而当天下午果然也刮起风来。
如此过了一个礼拜,那土著每天跑来报告天气,探险家也每次都给他十块钱。
而每天的天气也果然如土著所预言的一样。探险家心中十分佩服土著的特异能力,简直比气象报告还准。
这一天,土著又跑来了,可是一句话也没说。
探险家奇道:「你今天为什麽不预报天气了呢?」
「因为我的收音机坏了」土著答道。
   

乱答腔
男人在高速公路休息站停车上洗手间。
第一间有人,于是他进了第二间。
一坐上马桶,就听到隔壁的人说:「嗨,怎样,一切还好吧?」
男人觉得上厕所时和人攀谈怪怪的,不过为了不失礼,
还是回答了:「还过得去啦!」
然后隔壁的人又说:「你在忙什麽?」
男人觉得有点奇怪,不过还是答道:「我要出差。」
这时听到隔壁的人说: 我等一下再打给你。我旁边有个神经病,每次我和你说话,他都抢着回答。
     

一幅画像
有一对夫妇在参观展览,
近视很深的妻子,正将脸凑近一幅画像对一旁的丈夫说:
这是我生平见过最丑的画像了!
丈夫就把妻子拉到一旁,小声地对她说:
这不是画像,是一面镜子! 
(转载)

27 July 2012

人民保母角色对调了


官方许多紧逼动作和措施预防、扑灭罪案纷纷出台,似乎颁布国家陷入罪恶战争中。近期商场掳劫案此落彼起,谋杀案也常在新闻版上有怵目惊心的描述,街头攫夺案常使行人一步一惊心。在绘声绘影下,人们对周遭环境草木皆兵。

说来非常矛盾,全国警察总长依斯迈奥玛说,与2009年同时期相比,今年首6个月的罪案率大幅度下降了26.3%。但是,这个乐观的数据经不起考验,最近罪案浪潮汹涌已成口碑,为了安抚民心,特别委任槟州总警长阿育耶谷为打击罪案的国家关键表现领域秘书处主席。

这个单位的使命是加强由资深警官、内政部和表现管理与传递单位所组成的焦点团队pasukan ‘focal point’),预防和扑灭犯罪的活动。

假如警方相信罪案还不致於到人人自危的地步,那么就没有必要临渴掘井。

内政部长希山慕丁另一边厢又宣布成立以警方及非政府组织为首的特别委员会,以保护民众免於成为暴力犯罪和绑架受害者。大马防范罪案基金会副主席丹斯里李霖泰吁请政府让宗教团体,加入即将成立保护暴力罪案及绑架事件受害者的特别委员会。

这些扩大层面的动员,加剧了恐慌。但是,也同样言不由衷。内长上个月10日处惊不变地认为,罪案率上升只是一个印象问题,事实上我国的罪案率不升反降。

反之, 他把民众产生的恐惧印象, 认为是媒体只从一两宗案件中挑出问题,制造了全国不安全的公众观感,使到整个情况恶化。

过去数年, 住宅区的屋主都无奈地在进出口的道路, 集资聘请保安检查出入的车辆和来防者, 以防范入屋爆窃和抢劫。即使封锁住区的道路有违法之嫌,但看在治安不靖的事实,执法当局两权相害取其轻,容许这类非法的措施应对潜伏的罪案。

警方其实也默认了住宅区的罪案层出不穷,乐得民众自资保卫家园。但民众的初衷,原本就是出於对警察做不了人民的保母而出此下策,但整个警队却没有因此感到羞耻和歉疚。

有一种疑惑还解不开真假,有人认为今年六月间全面解除紧急法令后,释放千余名受改造的扣留犯重返社会,他们又因缺乏正当的谋生之道又重操罪业,像农历七月半的孤魂野鬼四处觅食。

但有的警官推测言之凿凿,有的又说只有0.27%前扣留犯再入歧途。总之,信与不信都没有多大分别,人们只朝一个方向坚信,罪案确实无处不在。

不久前遭摩哆党打抢受伤的净选盟2.0委员黄进发引述数据,指2010年,警队有106079人,警民比例表面看是1270,但事实上,对抗社会罪案者只有13%,包括在罪案调查部门服务的9335人或9%,以及在缉毒和特别任务队伍的4184人或4%

其余的,53323名警员在(核心与非核心)管理和(非核心)后勤单位,5102人在政治部服务,14551人在负责对抗共产党叛乱的普通行动组。

超过10万人的警察部队只配置约9%的员警对付日益猖獗的罪案,确实令人不敢恭维。警队并没有调整分配的策略以应付罪案时局,反过来还要警卫团和民间组织参与罪案战争,这等同同时要求保护、维护警队的形象不会再受到诟议,此一本末倒置,可真就是国际笑话。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7-7-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