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June 2012

董总之剑已经生锈


现今的形势是,关丹独中若以吉隆坡中华独中的模式办学,董总就处在做茧自缠的困境,董总课程纲要的方针只把独中生参与统考文凭才算是正统,但在中华独中的双轨制之下,强制学生必须参加政府考试。这与董总长期凝聚的意识形态的尊严和原则背道而驰。

有鉴於此,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先出口为强,主张关丹独中採用柔佛州宽中的模式,同时警诫马华不要再典当华教。假如这典当指的是因为参与政府SPM考试"有染", 那么, 60间独中69千学生中,有近70%80%的学生多年来已公开背叛董总,典当华教。因为他们既有统考,也选择SPM考试。

董总的领导层处在这种窘境中难以自拔,即使邹寿汉心仪的宽中,也至少有五班学生专注於英文教数理准备后路,以便掌握有关文凭和语文能力,到新加坡深造做好准备。如果捍卫华教必须与现实脱节,这些学生宁可接受迷糊不清的"典当"罪名,也不会跟愚昧走入死胡同,被典当前程。即使远在东马的独中,也不听董总那老八股的使唤。

董总当前的斗争方向,其实是跟影子打架多过对教育实践效益的兴革。叶新田左右摇摆,邹寿汉自咬舌头。

回溯2007年,教育部私立教育局圈定国内十所华文独立中学为"模范学校",教育部表明是按照五项遴选标准挑选,包括学校行政管理,学术表现,基本设施,慈善活动,国际关系及学生成就。十所上榜的独中包括吉隆坡尊孔独中、吉隆坡中华独中、吉隆坡坤成女子中学、吉隆坡循人中学、巴生兴华中学、怡保深斋中学、怡保培南中学、马六甲培风中学,古晋中华一中及亚庇崇正中学。

当时,董总的阴谋论作祟,忧虑重重,怀疑教育部"葫芦里卖什么药"。不过,惊魂甫定后笑颜逐开,经过联席会议斟酌思量,立场大转变,断定这是"显示教育部开始关注独中的发展,并进一步肯定独中长期对培养国家人力资源的贡献。"

最巧妙的是,这十大赫赫有名的独中,多数是双轨制,如果董总贸贸然严拒这份荣誉,就是找独中对着干。而邹寿汉既然把双轨制视为典当华教,为何当年保持沉默?

再有趣的是,董总主席叶新田於20107月认为,与关丹独中同名的吉隆坡中华独中更适合复办这所独中。换句话说,当年原本要借助坤成独中的名义办关丹独中,后来拍板敲定以吉隆坡中华独中的名份申办,董总是明明白白,清清楚楚这两所独中是走双轨路线的。

但是,董总为了有斗争的名目,至今还不愿意实行双轨制。人们经常对独中生在海内外功成名就时沾沾自喜,实际上,董总有必要展开一项调查,这些有卓越成就的独中生是单靠统考文凭,还是外加一个SPM文凭才拓开宽广的前途?

董总经不起这个现实考验,假使双轨制比单一的统考培养更多优秀生,那么,邹寿汉自诩董总有"完整的课程纲要"就站不住脚,颜面尽失。问题就在董总现有领导层固步自封,他们不思长进的斗争间接牺牲独中生的长远利益,难道强制考取政府文凭会把独中生逼死逼疯吗?

很遗憾的是,那些捍卫华教摇旗呐喊的斗士,其中一些名人雅士的儿女就不是独中生。董总剑指四方,何不检视那一成不变的方针,剑已经生锈。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6-6-2012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在一個宴會上,古潤金談到丘光耀說,當初請他進去完美集團,不是他的意思,而是一個老朋友推荐,原意是同情這個落泊的大馬同鄉,才請他做工。但是,這小子什麼都不會,只有一張嘴,就給你做公關,應付那些需索無度的中國官員。之後,由丘超人負責官員的吃吃喝喝,安排中國妹上床,重要是搞店中國佬。丘光耀很快就上手,幾個城市的風月場所,他都瞭若指掌,夜夜生歌,成為中國學位最高的龜公。
中國官員高興,完美集團的骯髒工作,也有人處理,可說是兩全齊美。但是,完美內部的人,以及在中國工作的大馬人,都以丘光耀為恥。更可惡的是,丘光耀吃裡扒外,找女人時,自己也玩一手,然後報公賬,結果被完美的查賬發現,要他交待。丘超人不甘願,就和完美的競爭對手眉來眼去,搞到古潤金大努,找個機會炒他魷魚。丘超人走投無路,才滾回大馬,重新投入行動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