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June 2012

董总能交出华教资产情操吗?


当今,董总捍卫华教不被典当、不会变质,不是挂羊头卖狗肉,就必须依据董总的课程纲要路线才是正统王道。因此,关丹复办华文独立中学即使加急处理批文,但进入办学模式时,还是要面对董总的口诛笔伐。

筹措中的关丹独中从一开始就以吉隆坡中华独中为典范,以其名义设立分校。彭亨州董联会和当地华社期待复制这一模式,毕竟,中华独中办学得当而成为名校绝非浪得虚名。

但是,董总有东邪西毒,总会有人按奈不住寂寞非要指点江山不可。董总主席叶新田对关丹独中的复办扮着忧国忧民的的模样,认为正式批文没到手不能言胜。而且还说独中要的羊头,可能会变狗肉。叶博士故作疑虑,主要是马华全权处理这桩事,堂堂董总一哥近期与马华交恶,暂时没有决策权,自然要说三道四,酸溜溜。

向来以叶新田为马首是瞻的署理主席邹寿汉与叶新田兵分两路,危言耸听描绘马华有典当华教的契约,但这种口头指责也只是对教育部官部一封公函借题发挥,没有具体、强而有力的文件支持他的说法。既然把典当说得栩栩如生,他又得在运用典当这个词汇上坚持下去。

首先,他认为关丹独中必须接受新山宽中的办学的模式才符合民族教育的系统,否则就是另类典当。邹寿汉剑指马华,其实是暗讽中华独中当前的双轨教育与董总“完整的课程纲要” 背道而驰。

中华独中采取双轨制,除了要学生参加统考,也强制学生必须参加政府的SPM考试。因为与教育政策相辅相行,独中生掌握三语能力也就熟练,在融入社会时也就具备更优越的竞爭力。但董总对参与政府考试向来挟恨排挤,鼓励学生自主自决要不要参加SPM考试,而不是强制性。

不容否认,中华独中享有盛名,其双轨制使家长更放心让子女在此就读,如果不是強制性,一些学生会选择不与SPM挂钩。董总不热衷鼓励独中生参与政府考试,其实是削弱他们的语文能力,同时也灌输不良意识,一刀切地划分凡与教育政策接轨就是华教的正统,从不择其善者而为之。试问,在整个华教体系下参与SPM考试若有典当的罪名,那么,间接遏制学生参加考试以谋求更多出路,董总那食古不化的方针也典当、葬送独中生的前途。但为了捍卫华教的整体诉求的正义,牺牲独中生更宽广的出路也就在所不惜。

邹寿汉迫不及待要以宽中模式套在关丹独中,在否决中华独中模式的同时,也预设中华独中走向典当华教之路。因为选择在独中与国民型中学模式的揉合被视为是另一类改制。但数以万计的马来人将子女送入华小以至独中,马来人社会不会就此批判他们典当马来文教育。反之,他们会被歌颂具有远见和开明的思想为下一代谋求福祉。

其实,董总对其所制定的课程纲要若有信心,不妨在全马60间独中展开问卷调查,如此,便可从华社的民意了解到是中华独中的双轨制好呢,还是董总那种原则的坚持,才符合华社家長的市场?

就像民联州政府的议员公布资产以昭告清正廉洁一样,董总及辖下的董联会常务董事既然矢誓捍卫华教及以董总的斗争为此心不渝目标,那么,这些华教志士也有必要公布他们的“华教资产”,详细说明他们的子女是否就读华小、独中以及到新纪元升学或计划到中国820间大学深造,唯有身体力行董总“完整的课程纲要”,才堪称华教英雄志士。

只有董总管治下的机关的同志们同心同德,身先士卒受到华教系统的感召,才有资格说自己高风亮节。但是,今天喊打喊杀的华教斗士,未必个个经得起这种考验,如果董总有种,不妨交出这份情操。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1-6-2012

1 comment:

Dr Neo said...

100%贊同馬華沒有典當華教,典當了還可買回。放心啦!馬華只lelong 掉華社而已:lelong, lelong, hak kaum cina tukar kepentingan sendir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