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June 2012

政府对华教忘恩负义


董总倾力攻击马华曾在1995年与华团典当华教的课题有了眉目。副揆兼教育部长慕尤丁针对历史契约脉络有新的注解,指在60年代,当华文独中面对改制时,为了确保不会遭到关闭,当年达到共识就是维持60间独中的数目不会增加。

董总成立于 1954822日,假如有这种共识,当年应该赶得上参与有关共识,而马华创党于1949年,若从中斡旋,以权宜之计力保独中得以延续,也在预料之中。

问题是,时间久远已湮没了两代人的记忆,所谓共识,也仅仅是慕尤丁的一家之言,必须有历史文件佐证才能印证所言非虚。但是,看来这一切争论,还停留在口水之战,说不清楚。

慕尤丁基於有上述的"共识",作为他对批准关丹中华独中的权限受到历史的牵制,但这种片面解释并不能令人心服口服。经历了半个世纪,国家的诸多法令经常审时度势去芜存菁地修订,族群经济结构利益也不断被执政集团注入新的元素,今天,政府抱着"古董共识"压制华文独中的滋长,只会令华社更生厌恶。

60年代,华人人口约略150万,今天则有600余万,渴求兴办更多独中以满足华社对母语教育的需求是很自然的趋向。假如独中只锁定在60间之数,无异是与民愿背道而驰,也否定当今教育制度必须因应社会的需求做出改变。

过去,华社子弟於六七十年代在独中求学,除了对母语情意结难以割舍之外,也准备牺牲在政府部门的就职机会。但是,随着中国崛起,华文的经济价值提升,华社坚持的信念非但在国际上寻求更广的扩拓空间,也因为大马的多元语文教育的优势,吸引中、港、台外资进驻我国。当前,即使是非华人的家长,都以长线眼光把儿女送入华小就渎,期求有更大的竞争力和前途。

政府高官不断赞扬华人兴办教育的精神,但多数只限於口舌上的惠泽,却没有坐言起行扶助华文教育开枝散叶。我国的经济成就,华教的潜在力量向来功不可没,但政府向来忘恩负义。

把似是而非的"共识"掐在华社的脖子上,这是巫统保守派向来的作风,只有拒绝、牵制和打压华社的权益诉求,政客才能凭这强硬的态度向其族群展显英明神武。他们并不热衷於宣导华教对大马整体上的贡献,而只着眼於种族主义的解读。这就是表面上政府沾沾自喜种族谐,实质上却存有太多倾轧的悲哀。

而更大的悲哀是,董总鞭鞑马华成了斗争的方向,却三不五时又要与马华的副教育部长砌商百年树人大计。在教育课题上,明明知道马华人微言轻,却不敢冤有头债有主地找主导教育政策的教育部长对着干。

马华总会长蔡细历说,他於一年前安排董总主席叶新田和邹寿汉等人与首相见面商讨华教发展事宜,但叶、邹两人选择不发一言一语。不过,华社却经常看到叶新田和邹寿汉每每发表文告洋洋洒洒有凌厉的攻势,十足华教最高领导人的姿态,而可悲的是,见着了首相却成了缩头乌龟,华教的前途往往就栽在这种素质的两面人。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18-6-2012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