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June 2012

黄进发血染的脸


社运积极份子及净选盟领导层成员黄进发晨跑时,遭四至六名巫裔青少年围殴索款,到底是纯粹的抢劫还是另有政治动机,各个新闻媒体都有不同解读,因为黄进发保留一种像雾又像花的研判,不排除另有企图可能掺杂其中。

似乎只有含着政治动机的围殴才足以使这类新闻获得较为显著的报导。过去,一些政治人物发生意外事故,只要还能开口说话,都先来个可能有政治因素夸夸其谈。而黄进发确实为搏取报导版幅有精心的"策划",许多报章都刊载统一发布,黄进发那张从额头流到嘴角,血淋淋的照片。

看来这是黄进发挨揍不到半个小时,赶在鲜血凝固转色之前拍摄的,因为血色仍然鲜红,而他於下午召开记者会时,额头的伤痕只贴上一块胶布。

一般人遇劫遭袭,特别是对睑上受伤都会慌张失措抹去鲜血,黄进发额上伤口迸出的血路看来已有条理地止住流血,但黄进发为了拍下这照片,只轻微抹去流向左眼的鲜血,保留鼻梁的浓浓血迹,以便看来怵目惊心。

解读这张血染的风采照片,并非调侃也非幸灾乐祸,而是要表扬黄进发处惊不变的精神,因为常人都不会如此爱脸爱到这个地步,保留血脸拍照,与众分享。

也许,搞社运的黄进发博士平时甚少研究治安犯罪的走向和造案习性。其实,除了菜鸟,有脑筋的劫徒甚少向晨运者下手,因为普通常识告诉大家,晨运者不可能携带贵重财物满路跑,也就引不起劫匪的兴趣。只有女性在晨跑时有潜在的危机,多年前,一名女郎在偏僻地区被色狼拖入草丛奸杀。

因此,黄进发与其统一提供血淋淋的脸照给媒体刊登以达到视觉效果,倒不如也统一说词,把这次的围殴痛打、进而索取钱财视为政治阴谋,因为若要教训他,未必要提到净选盟或叫他的名字才算有政治动机。尤其是,抢劫就是以夺取财物为首要目的,鲜少动手之后才索取钱财。

其实,黄进发一早就把这桩案件当作抢劫,政治动机的疑窦只是留有一手的新闻价值的附加卖点,但他找不到切入口自圆其说。因此,他狠批警力分配不当而导致治安日益恶化,这种论调本来就是一般老百姓感同身受的恶梦,黄进发也许醉心於乾净的选举而忽略安宁的社会。因此,黄进发的社运动向不妨因应治安不靖而转型,筹组新的运动对抗罪恶,这才是当今社会急需的一帖猛药。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13-6-2012

5 comments: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sim Heng.(1963)。 said...

老大=是自安问题呀!!!我也感觉到我的家越来越危险!!!值得仔细观察自己住家周围的环境才是好!!!

Thiam Teck (1983 - ?) said...

那張趁著血流滿臉是拍下的照片,是有點既然血都流了就不要浪費的感覺。

但也許是我悟性低,我無法理解文章最後一段的邏輯。社運分子不能發表百姓感同身受的噩夢?熱心於公平選舉之餘被打劫,就應該改變目標去向罪惡宣戰?那樣如果董教總被打劫,也該改變目標不搞華教而想罪惡宣戰?如果綠色聯盟的人被打槍,就該放下稀土課題而向罪惡宣戰?

Anonymous said...

Thiamin Teck, 这就是马华独有的本色,不务正业!
所以今时今日马华的国会议员还是认为看沟渠,对着马路指天比地的才是他们本份。。。

Cynn

安东尼老爷 said...

黄进发政治学博士是一个很有正义感的年轻人,他不畏强权,敢怒敢言,是一个风高亮节的政治工作者。
本老夫一路来都非常崇拜他的。

Anonymous said...

林放英雄得空要多多出来跑跑,不要错过被飙车党和匪徒的攻击,到时林英雄有幸头破血流,也要捉紧机会拍几张满脸留血的俊照,放在中国报专栏,林英雄的人气,名气和专业,肯定飙升几倍,说不定还够资格做卖华的肿会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