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June 2012

两位部长进退失据


两名内阁部长最近的言行举措,受到民众的质询和民联的挞伐围剿时而方寸大乱,令人不得不嘲笑他们处理政务的能力和智慧乏善可陈。

高等教育部长卡立於五月间下令冻结雪州民联政府辖下的雪州大学(UNISEL)及雪州国际伊斯兰大学学院的高教贷款(PTPTN)。这项存有教训意味的动作,是要考验民联鼓吹的大专免费教育政策,测试雪州政府能否凭其实力援助大学生。

但是,受到马来社群怨声载道的反弹,卡立虎头蛇尾收回成命,即时恢复高教贷款。原本要报复民联的政令,最终是拿石头砸自己的脚。

冻结令牵涉到利用大专生固有的权益作为政治角力武器,直接威胁到大专生,国阵政府若一意孤行把国家资源当作政治筹码,就有不仁不义的诟议。

高教部出此下策之前未能考虑到政治效应,说明当今朝野对峙的眼外分红,往往没有权衡轻重得失,以为搞点动作享受乐趣 就能置敌於死地。

另一位卫生部长廖中莱却因竞标WWW15的车牌号码的争议而掉入泥沼。这24200令吉的竞标价不消反对党三言两语的责询,廖中莱就给出语无伦次的解释而越描越黑,顿时使到他的声望有所损折,反映出面对民联的咄咄进逼时,越想遮掩或顾左右而言他,最终会作茧自缚。

事实摆明,内阁部长可享有免费的心仪车牌号码,这种"传统"优惠非国阵独占其利,反对党执政的州属大臣、首席部长和一众高官,也可延揽漂亮的车号彰显权位。即使倡导亲民的槟城州首长林冠英也免不了要延续前朝的虚荣沿用PG 1车牌, 甚至拿下PCM 1 。吉兰丹和吉打州大臣也在车牌上的风光不能免俗。

廖中莱明明是追思其祖父曾拥有15号车牌而动念於WWW15的车牌,却对竞标一事试图装傻扮懵自称一无所知,反倒令人要追问为何有人会缴上竞标抵押金,以及廖中莱以个人名义竞标的车号,为何将挂在官车上?陆路交通局总监索拉证实该局在514日,接到廖中莱的申请信,要求以WWW15作为其官车之用,一语戳破迷团。

其实,廖中莱可以名正言顺免费取得这个车牌而无需藏着掖着,交通部的免费手法是帐面勾销(Write-off)竞标价。如今,交通部有必要重新检讨,凡是预先保留给部长高官的车号应言明在先,谢绝投标。因为公众在不知内情的情况下疲於奔命竞标,落得一场游戏一场空,等於拿车民愚弄一番。

廖中莱把WWW15的风波归咎於交通部公布他的名字而引起议论。交通部长江作汉在不正面回应上讲了一句具有内功发力的话:"在这起事件上,每个人要讲真话。",假如廖中莱一开始就坦荡荡的说明由交通局免费赠送,他早就可以置身度外,交由交通部解释来龙去脉。
在当前纷纷扰扰的争议下,陆路交通局给廖中莱开路,言明有三个选项,即:其一,免费取得;其二,以24200令吉竞标价归私人所买;其三,放弃接领有关车牌

其实,,廖中莱可以毫无亏欠地接受免费,因为车牌将用在官车上。如果这时为了别人指指点点而出钱买牌,这种补救反而矫枉过正,留下话柄;假如放弃接领,又显得经不起舆论的考验,从理直气壮变得心虚理亏。

(按:廖中莱已放弃WWW15的车牌号码)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2-6-2012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