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June 2012

印尼女佣解禁仍非高兴的时候


32名印尼女佣终於在解除冻结令之后抵马工作。首批"明媒正娶"的女佣新娘以高姿态登陆受到亲切呵护。为了隆重其事,大马外国女佣代理商公会还安排迎接仪式,由雇主如获至宝般,和颜悦色迎接她们回家。

2009年接二连三虐待印佣事件,印尼挟恨禁止女佣来马。经过马印两国多次会商消解疑虑,印尼当局总算解禁。不过,由於我国雇主求佣若渴,印尼趁势提高谈判筹码,替一路来受到盘剥的女佣翻了身。

过去印佣一脚踢做牛做马的情景改观,她们主要做家务,其他工作斟情处理。如果雇主要她看顾小孩、老人或干份外之事,若她们照顾不周到或出什么乱子,后果由雇主承担,与人无尤。

这些在印尼接受200个小时培训的女佣,薪金和福利提升,每月基薪700令吉,一周休息一天,若雇佣双方同意,周休仍要工作另外补贴27令吉。基本权益算是面面俱圆了,但留下一条手尾,过去雇主收押护照牵制女佣不得造反,如今如今她们可自行保管护照。换句话说,如果女佣心谋不轨,算计雇主之后,随时可以远走高飞。这样一来,雇主若有损折,女佣代理要如何处理这笔"烂账"?

当前有3000雇主要印尼女佣,每名女佣入马的基本费用4511令吉,雇主负责2711令吉,剩下的1800令吉由女佣承担,但是,却由雇主预先垫付,再从月薪金中扣除,每月只能扣除50%。假如女佣在数个月内不干了而偷跑,雇主立马"人财两失"。

这个女佣回流计划,看来还有其他疑难杂症要调理。大马与印尼方面的代理嫌弃无利可图,可能将放缓招聘女佣的步伐,除非基本费用提高到7000令吉,才能振奋他们的干劲。如果屈就在这些要求,雇主就处於任宰任割的被动处境。

政府死心塌地钟情於印尼女佣,潜在的危机是,印尼已宣布将在数年后禁佣出国谋生,到时,我国依然面对女佣荒缺的问题。因此,政府应未雨绸谬把聘用外国女佣的区块扩大,容许雇主按照经济条件和实际需求,从中国、越南、缅甸、印度、巴基斯坦等等国家引入女佣,免得印尼三不五时就采取禁制令对付我国。

近年来,虐待女佣的事件偶有所闻,在任何职场上都免不了有恶劣的雇主,同样的,外佣或外劳也不乏品行极端者反过来导致雇主受害。印尼对虐佣反应激烈的抗议浪潮,使我国的形象受到破坏。因此,政府不应再忍受这种耻辱,能摆脱依赖印佣是件好事,这该成为急不容缓的实施目标。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6-6-2012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