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June 2012

禁制大选漫画


选举委员会按照一厢情愿的研判,禁止来届大选出现候选人及党领袖漫画的宣传品。虽然出於对选举采取遏制抹黑、诽谤、无中生有的内容流传,以使选举更为乾净健康,但在更大的程度上却有存心袒护执政党之嫌,因为绝大多数的漫画取材,执政党的种种舞弊贪腐,在漫画家笔下拳拳到肉,对执政党较具杀伤力,在野党因为较少有把柄,其攻坚战处在较为有利的地位。

选委会无需矫枉过正,想方设法搞什么乾净动作,任何一次选举,政党或候选人也不单单利用漫画嘲讽对手,在讲座会或其他文宣形式也一样可以戏谑或诽谤。

受害者可以利用法律武器讨回公道,不必选委会操心。而且,即使禁制,以今时新媒体的力量,顷刻之间可以传播图文,相信选委会和多媒体委员会再增加多数倍的人力,也无法控制这些资讯的流窜。

选委会只能做到的是,召集朝野政党会商,双方拟出一个君子协议规范内容。但是,漫画的表达格式千奇百怪,要怎样设限确实拿不出标准来,即使禁这禁那,10天之内的竞选战争,朝野政党只争朝夕志在胜利,也都会不择手段。事后追究,除非有证据可以证明漫画的肮脏手段左右了选绩而吊销议员资格,否则,这些小动作是没有必要的。

政党喜欢用政治漫画当文宣,主要是一幅有创意的谩画,有时比文字更具讽刺力道,往往胜过千言万语,它勾勒出政治人物的荒谬,进而激起民怨共鸣,直接触动民众的心弦,有十足的穿透力。

虽然漫画的表现形式是通过虚构、夸张和假借等不同手法,描绘图画来述事的,但如果简单有力的图文配搭得当,就会产生政治影响力。对於那些政治领袖和候选人,如果他们过去有不乾不净的行为,漫画往往会命中要害,因为丑化、贬低对手是竞选常态。

在过去多届大选中,张挂在引人瞩目的街区的漫画确实对选民有潜移默化的作用。但本地政治漫画家可能鲜少有这类创作,为了应付大选的即兴之作,虽偶有佳作,但多数是描绘某些政治人物的特征,直接攻击和抹黑,使到嘲讽的目的相应失色。

反之,由於表现的方式出於诋毁多过引人遐想,选民都各有一把尺去评断谁是谁非。因此,急切杀敌的候选人若不自知审度本身的做法,如果他们的行为做过头了,反而令选民反感,未必是件好事。

选委会的禁制令也许看来是匡正选举,使大选处在更乾净的轨道上运行,但在民主精神下,未免显得气度狭小,因为,即使是民主不彰的国家都能接受漫画作为竞选的其中一项文宣手段,大马却开倒车禁制,比起漫画,倒成了更为讽刺的体材和笑话。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4-6-2012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