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June 2012

久旱逢甘露:4位女佣


最令人气爆的是:久旱逢甘露,只有一滴。那些引颈长盼印尼女佣的五万至八万名雇主,迎来仅仅4位女佣。他们大阵仗地由印尼驻马大使馆参赞(劳工事务)阿古斯作迎接"合法"女佣推介礼 ,似乎给大马带来莫大的恩典。

62日有一批29名女佣已遭大使馆判定为非法,因为没有获得大使馆的相关批文。但是,人来了怎样驱逐出境?因此必须补办手续,提供文件副本再作审议,才能"就地合法"。

这批女佣据说是一些省份的地方政府批准的女佣,但没有印尼中央政府认同,主要是没有照会印尼驻马大使馆。就像90年代,中国一些省政府的高官拍胸膛,可以发出经营万字票的执照,许多人奉上银两巴结,以为飞黄腾达就在眼前,直到中央政府一纸铁令没有这回事,才知道投资泥牛入海,悔恨莫及。

先说4名大使馆确认的合法女佣,到机场迎接的是职业中介协会主席拉惹祖基菲里,意思鲜明,他才是受大使馆钟情的中介机构。

至於一路来关注印尼女佣动向的大马外国女佣代理协会(PAPA)引进的29名女佣被指非法而遭受旁落,这两个组织的合法地位,怎会由印尼驻马大使馆参赞来决定合不合法呢?

引进印尼女佣的中介机构闹双胞,是否潜存着商业利益的权势之争, 相信会有一场口水之战,或许在利益分配后,各取所需后暗中私了。

一言以概之,印尼自两年前冻结女佣来马之后,对大马大小动作频仍,要求多多,而且各级官员解读马印的女佣协议都缺乏一贯之策,使到争论四起。但是,马印两国从没有联席发布一致敲定的原则,任由印尼方面随心所欲说三道四,使到大马雇主无可适从,这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印尼信誓旦旦,扬言已批准11650女佣的申请将陆续抵达,但还是只闻楼梯响。这些女佣据说经过200个小时培训,从此不再由大马雇主颐差气使,只在15项允准的范围服务。因此,雇主若要求份外之事找女佣帮忙,就得巴结、安抚和讨好女佣,像对待宠物那样。否则,女佣一翻睑而告发,若不虐待也离不开刻薄和滥权这等罪名。

印尼政府应该感激过去有大马的变态雇主虐待女佣的事件,由於一小部份女佣不幸受苦受难,造就了数十万的女佣由印尼政府出头,替她们提高服务薪酬以及减少工作的负荷。但是,印尼已计划在数年后禁止输出女佣,大马雇主的渴望最终还是"渴"。

政府的外劳政策一成不变,其实应该以民为本,那就是让不同种族、宗教和文化层次、不同经济条件和有个别意愿的雇主,可以选择其他国家的外劳或女佣,政府只圈定几个国家的外劳外佣可供聘请,往往会做茧自缚,稍有争论就得仰人鼻息。像孤立事件的虐待印尼女佣,全世界都发生同样的事,大马热脸去敷贴冷屁股,就给印尼玩在手中,借题发挥予取予夺,真是有失国体。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9-6-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