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June 2012

那你想活多久?




超速的藉口
一位警官想使一辆超速行驶的车子停下,但那司机却逐渐地加快了速度,一直加到100英里/每小时。
当他意识到终究无法逃脱时,只好开到路边停了下来。
警官过来对他说:「上了一天的班,我也差不多要下班了,这样吧,如果你能为你的逃跑行为找一个好的借口,我就放过你。」
那司机想了几秒钟后说:
「我妻子在大约一个星期前跟一个警察跑了,我以为你想把她送回来给我,所以我就拚命逃了。」

讚美
妻子在穿衣镜前试新衣,回头问丈夫:好看吗?
丈夫把视线从报纸移开,瞥了她一眼,没吭声。
妻子生气地说:马克吐温说过「一句讚美的话,可以让我活两个月」,
你怎麽就不试着对我说几句讚美的话?
丈夫答:好吧!那你想活多久?

搞矛盾
一天某推销员按电铃:「这位太太我这边有一本书,叫做『丈夫晚归500种藉口』,你一定要买。」
某太太:「笑话!我为什麽一定要买?」
推销员:「我刚卖给你先生一本。」

(转载) 

29 June 2012

久旱逢甘露:4位女佣


最令人气爆的是:久旱逢甘露,只有一滴。那些引颈长盼印尼女佣的五万至八万名雇主,迎来仅仅4位女佣。他们大阵仗地由印尼驻马大使馆参赞(劳工事务)阿古斯作迎接"合法"女佣推介礼 ,似乎给大马带来莫大的恩典。

62日有一批29名女佣已遭大使馆判定为非法,因为没有获得大使馆的相关批文。但是,人来了怎样驱逐出境?因此必须补办手续,提供文件副本再作审议,才能"就地合法"。

这批女佣据说是一些省份的地方政府批准的女佣,但没有印尼中央政府认同,主要是没有照会印尼驻马大使馆。就像90年代,中国一些省政府的高官拍胸膛,可以发出经营万字票的执照,许多人奉上银两巴结,以为飞黄腾达就在眼前,直到中央政府一纸铁令没有这回事,才知道投资泥牛入海,悔恨莫及。

先说4名大使馆确认的合法女佣,到机场迎接的是职业中介协会主席拉惹祖基菲里,意思鲜明,他才是受大使馆钟情的中介机构。

至於一路来关注印尼女佣动向的大马外国女佣代理协会(PAPA)引进的29名女佣被指非法而遭受旁落,这两个组织的合法地位,怎会由印尼驻马大使馆参赞来决定合不合法呢?

引进印尼女佣的中介机构闹双胞,是否潜存着商业利益的权势之争, 相信会有一场口水之战,或许在利益分配后,各取所需后暗中私了。

一言以概之,印尼自两年前冻结女佣来马之后,对大马大小动作频仍,要求多多,而且各级官员解读马印的女佣协议都缺乏一贯之策,使到争论四起。但是,马印两国从没有联席发布一致敲定的原则,任由印尼方面随心所欲说三道四,使到大马雇主无可适从,这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印尼信誓旦旦,扬言已批准11650女佣的申请将陆续抵达,但还是只闻楼梯响。这些女佣据说经过200个小时培训,从此不再由大马雇主颐差气使,只在15项允准的范围服务。因此,雇主若要求份外之事找女佣帮忙,就得巴结、安抚和讨好女佣,像对待宠物那样。否则,女佣一翻睑而告发,若不虐待也离不开刻薄和滥权这等罪名。

印尼政府应该感激过去有大马的变态雇主虐待女佣的事件,由於一小部份女佣不幸受苦受难,造就了数十万的女佣由印尼政府出头,替她们提高服务薪酬以及减少工作的负荷。但是,印尼已计划在数年后禁止输出女佣,大马雇主的渴望最终还是"渴"。

政府的外劳政策一成不变,其实应该以民为本,那就是让不同种族、宗教和文化层次、不同经济条件和有个别意愿的雇主,可以选择其他国家的外劳或女佣,政府只圈定几个国家的外劳外佣可供聘请,往往会做茧自缚,稍有争论就得仰人鼻息。像孤立事件的虐待印尼女佣,全世界都发生同样的事,大马热脸去敷贴冷屁股,就给印尼玩在手中,借题发挥予取予夺,真是有失国体。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9-6-2012

28 June 2012

黄德恋棺癖壮志再难酬


绿色盛会主席黄德有恋棺癖。一般人是不见棺材不流泪,他见棺材就亢奋从不言累。在428黄绿大集会时,他恫言抬棺材到澳洲大使馆抗议莱纳斯,但未明原因却戞然而止,壮志未酬,使到当天预算的新闻高潮痿了。

624日在关丹搞占领巴洛—格宾24小时,意在进一步让莱納斯稀土厂看点颜色,但只有近千人参加,与估算两万人的目标相去甚远。从吉隆坡移居关丹21年的涂亚眉感叹关丹人喜欢喝冰水,喝得心凉就缺乏参与的热情。所以,大部份的绿色志士由外地奔来。

这次占领没有凌厉的攻势,重点环绕在在製造15具模型棺材,这些黑白棺材别具心匠,是按照各种族的棺材的四方形、棱形等特色制作。它的象征意义有点含糊,一种说法是稀土的辐射危害残杀人民,最终将使人入棺。但即然是以莱纳斯为发泄对象,就应把莱纳斯为入棺对象,如此本末倒植,谁生谁死难解难分。

事前,原本计划烧掉各族的模型棺木,以惊骇的火景让人映入脑海,但如果没有及时考虑到其他种族的烧棺禁忌,可能侵犯其他族群的宗教信仰和习俗,一把火烧起来,势必触动各族的敏感神经。

也许从佛教和道教的角度可以姑且息事宁人,但其他族群未必能够容忍。因此,烧棺不成,最后就把悲伤留给自己,三姑六婆就会喊:大吉利是,陀衰自己!

这场看来壮怀激烈的行动,似乎只有华人在办喪礼。比如说,那些旗杆虽然写上英文呼喝咒骂和诉求口号,但都是中国古时历代送葬游行高举旗杆的礼俗文化,其他族群不来这一套,因此,华裔推动这场殡礼,不中不西,不成体统。

也幸亏还有有识之士劝诫,临场悬崖勒马,若烧掉各式假棺,黄德就难辞其咎,可能会面对严重的后果,因为烧棺并不是所有宗教和种族的悲情文化。

最后,把竖立的一个莱纳斯工厂图像告示牌和旗炽烧掉,才自认为功德圆满。精神上胜利了,但胡乱焚烧也是破坏环保,对绿色主题和宗旨简直是讽刺,但他们就以为可以格外开恩。

这种迷信於诅咒和送殡烧东西的做法,基本上是满足了参与者的愤慨得以发泄,但对整个随时将运作的稀土厂动不到一根汗毛。黄德或许以为警方不插手阻挠是尊重他们实施民权诉求,而从另一个角度审视,则是在看小丑们能玩出什么把戏。10万人428大集会水砲和催泪弹都出尽了法宝,这一千人只是小菜一碟,杀鸡不必用刀,所以双方相安无事。

黄德挑战政府发出正式执照给莱纳斯运作,这是废话。政府正斟酌时机,按步就班给这个厂开路,这桩交易已是“虽千万人,吾欲往矣” 的定局,没有转圜余地。顶多,稀土厂原料抵马时,又有动作阻撓入境。

虽然各路各派的专家对辐射公害各执一词,在野党也加一把口责难,但伊斯兰党则反情低冷,因为该党的专家,乌鲁冷岳国会议员仄罗斯里一早说过,没有辐射。 伊党相信他的科学论据,但行动党和公正党听不进去,因為相信了这一事实,就会软化群众的斗志。因此,管他有没有辐射,先向国阵政府狂轰狂射后再说。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8-6-2012

27 June 2012

应付诈骗电话超级毒


电话记录如下:

男:喂?
女:喂!是我啦!
男:?谁?找哪位?
女:找你啦!听不出我的声音喔?
男:啥?我听不清楚!杂音好大!
女:真听不出来我是谁喔?你真没良心!找你啦!
男:找我?我是谁?小姐你是?
女:唉唷~不管啦,先说我是谁,我的声音你都听不出来,没意思啦!
男:~"~..............对不起,我听不出来,你哪位?要找谁?
女:...........我雅惠啦!你听不出来喔?你很没意思耶!
男:~"......那个雅惠?
女:啊你是认识几个雅惠啊?( X的咧....还玩啊....
男:好几个....啊!林雅惠是吗?
女:后!终于听出来了啊?没意思啦!
男:不好意思啦...两年没联络了...一时失察!
女:呵呵...对呀...
男:怎麽?最近在那边过得怎样?
女:还好啦...不过...
男:有欠什麽吗?还是钱不够用?我烧给你...
女:.......烧?烧什麽?
男:那就看你要什麽啊?
女:那干嘛用烧的?
男:不然咧?自从你两年前车祸过世后,这还是你第一次打电话给我耶,说吧!要什麽?
女:@$#( 挂电话)*

(转载)

26 June 2012

董总之剑已经生锈


现今的形势是,关丹独中若以吉隆坡中华独中的模式办学,董总就处在做茧自缠的困境,董总课程纲要的方针只把独中生参与统考文凭才算是正统,但在中华独中的双轨制之下,强制学生必须参加政府考试。这与董总长期凝聚的意识形态的尊严和原则背道而驰。

有鉴於此,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先出口为强,主张关丹独中採用柔佛州宽中的模式,同时警诫马华不要再典当华教。假如这典当指的是因为参与政府SPM考试"有染", 那么, 60间独中69千学生中,有近70%80%的学生多年来已公开背叛董总,典当华教。因为他们既有统考,也选择SPM考试。

董总的领导层处在这种窘境中难以自拔,即使邹寿汉心仪的宽中,也至少有五班学生专注於英文教数理准备后路,以便掌握有关文凭和语文能力,到新加坡深造做好准备。如果捍卫华教必须与现实脱节,这些学生宁可接受迷糊不清的"典当"罪名,也不会跟愚昧走入死胡同,被典当前程。即使远在东马的独中,也不听董总那老八股的使唤。

董总当前的斗争方向,其实是跟影子打架多过对教育实践效益的兴革。叶新田左右摇摆,邹寿汉自咬舌头。

回溯2007年,教育部私立教育局圈定国内十所华文独立中学为"模范学校",教育部表明是按照五项遴选标准挑选,包括学校行政管理,学术表现,基本设施,慈善活动,国际关系及学生成就。十所上榜的独中包括吉隆坡尊孔独中、吉隆坡中华独中、吉隆坡坤成女子中学、吉隆坡循人中学、巴生兴华中学、怡保深斋中学、怡保培南中学、马六甲培风中学,古晋中华一中及亚庇崇正中学。

当时,董总的阴谋论作祟,忧虑重重,怀疑教育部"葫芦里卖什么药"。不过,惊魂甫定后笑颜逐开,经过联席会议斟酌思量,立场大转变,断定这是"显示教育部开始关注独中的发展,并进一步肯定独中长期对培养国家人力资源的贡献。"

最巧妙的是,这十大赫赫有名的独中,多数是双轨制,如果董总贸贸然严拒这份荣誉,就是找独中对着干。而邹寿汉既然把双轨制视为典当华教,为何当年保持沉默?

再有趣的是,董总主席叶新田於20107月认为,与关丹独中同名的吉隆坡中华独中更适合复办这所独中。换句话说,当年原本要借助坤成独中的名义办关丹独中,后来拍板敲定以吉隆坡中华独中的名份申办,董总是明明白白,清清楚楚这两所独中是走双轨路线的。

但是,董总为了有斗争的名目,至今还不愿意实行双轨制。人们经常对独中生在海内外功成名就时沾沾自喜,实际上,董总有必要展开一项调查,这些有卓越成就的独中生是单靠统考文凭,还是外加一个SPM文凭才拓开宽广的前途?

董总经不起这个现实考验,假使双轨制比单一的统考培养更多优秀生,那么,邹寿汉自诩董总有"完整的课程纲要"就站不住脚,颜面尽失。问题就在董总现有领导层固步自封,他们不思长进的斗争间接牺牲独中生的长远利益,难道强制考取政府文凭会把独中生逼死逼疯吗?

很遗憾的是,那些捍卫华教摇旗呐喊的斗士,其中一些名人雅士的儿女就不是独中生。董总剑指四方,何不检视那一成不变的方针,剑已经生锈。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6-6-2012

25 June 2012

统考生避忌为人师表


      
独中统考毕业生对华文师训班兴趣索然,已使到开办两年的师训班随时无疾而终。去年,勉强有15统考生进入师训,今年只有9人,如果响应这号召的独中生没有改善,那么,董总和马华多年来为独中统考生谋求出路,以及培训更多华文师资的努力将付诸东流。

持有统考毕业文凭可报读师训,或许,现代年轻一辈对这老一辈视为铁饭碗的工作取向己有重大的改变,如果要花5年半的时间修读课程才取得专业资格,对急躁的一代,他们宁可往其他深造的门径寻求出路,这或多或少反映出独中生并不热衷於为人师表这教育事业。

但是,并非每个统考生都有相同的条件可以升学,当他们还在求学阶段,对於是否将成为教师的选择,最主要的还是独中升学辅导老师是否给予开导,让他们掌握师训的升学途径和资讯。假如各独中辅导老师积极努力发挥影响力,引领他们投身教育领域,也许可达到预期的成果。

不容否认,董总近来不断搞华教救亡运动的悲情主义,误导在籍学生对华教的前途迷茫,无不让他们心生恐惧。在这种情势下,即使有意当教师也受到纷纷扰扰的危机意识所困惑,宁可放弃师训这种选择。

就以董总退出教育部解决华小师资圆桌会议而论,董总制造一种不容乐观的印象,也就使到统考生笼统地以为,要成为老师前途坎坷,在不明就里的情况下,就不会到师训班"铤而走险"。

董总在叶新田和邹寿汉领导下,虽然在捍卫华教的言行壮怀激烈,但未必受到其他相关华教团体的认同和支持,因为他们自我塑造斗士形象所耗费的心机多过替华教谋求更宽广的前程出路。他们的思维还停留在摇旗呐喊的旧有模式,但却没有审度本身的作为,实际上脱离现实,找不到太多追随者。

董总能量自我的耗费,可以从统考生不愿意加入师训看出端倪。统考是董总引以为傲的华教战果,培养统考生成为未来的师资以延续华教的火种也是不可忽略的重点责任。然而,过去两年董总并却没有倾心落力宣导和鼓励毕业生进入华文师训班,如果华文师资因此青黄不接或短缺,这还能怪谁?

行动党教育局主任章瑛避开对董总的质询,转而迷糊数字讨伐教育部没有寻找个中原因,其言论志在混水摸鱼。她说,今年有30人提呈报读表格,最终只录取9人,就是含混着数字游戏让人有一种错觉,以为进入师训的门槛高不可攀。

事实是,今年有30名統考文憑生提呈申請表格,其中有23人符合資格,但面試時只有11人出席,另外12人則無故缺席,最後被正式錄取的只有9人。教育部目前正联络缺席的报读生,希望他们回心转意。

董总虽与教育部常有隔空骂战,但是,领导人不应把个人的怨恶情愫,进而忽略统考生的升学前途。为统考生宣导进入师训,培养足够的师资填补严缺的空位,是董总的首要责任,而不是天天在历史中挖华教尸骨的冤情以自壮。对叶、邹两人的个人英雄主义也许会有满足感,对独中的前途毫无裨益。

光明日报  是非如流  25-6-2012

23 June 2012

全球唯一惹不起的国家!


阿拉伯半岛电视台对当时在世的宾拉登访问。

 宾拉登说:中国是全球唯一绝对不能惹的国家!

 原因是这样的:盖达组织曾派出八名恐怖分子袭击中国。

  结果:

 一人在炸北京西直门立体交通桥时,在桥上迷了路;
 
 一人在上海坐公车自杀炸弹时,挤了两小时没挤上车;
 
 一人在武汉炸超市时,炸弹遥控器被偷;
 
 一人在炸成都政府大楼时,在门口被保安当作疆独份子逮捕、狂揍、逼供。
 
 一人成功地河北炸矿,死伤数百人,潜回盖达基地后,半年没见任何新闻报导,遂被组织以"谎报战果罪"处决了;
 
  一人曾经尝试炸广州,结果刚一出火车站,炸药包就给飞车党抢了。
 
 一人刚到中国就失联,后来在上海医院找到人,但还在昏迷当中,医生说他不但吃到黑心食品,还喝到假酒,可能会成为植物人。
 
后来, 宾拉登改派一女恐怖分子去炸海南岛,结果竟然被骗去卖淫!!

 宾拉登不得不说:记得!!中国是全球唯一绝对不能惹的国家!




(转载)
  

22 June 2012

马华架空董总


关丹独中将以分校还是新校的姿态运势而生,至今还在斟酌当中,没有定案。但依照它是通过吉隆坡中华独中催生的分校,因此,推测设立分校的可能性较高。如果完全独立创建新校,不但与申办的原委有出入,在行政经验或师资支援等方面将会面对万事起头难的困境。

当然,如果兴建新校,也可藉助这突破口,在往后有理直气壮的例子,申办更多华文独中。不过,温和派人士都不计较是新校还是分校,只要在关丹有独中就值得眉开眼笑。这就像饥饿的人,先填饱肚子再说。

彭亨州董联会和当地华社的主观意愿是要复制类如吉隆坡中华独中模式的独中,因为中华有口皆碑的成就,被视为既不乖离教育政策,而且也深植华校的优良传统。因此,中华独中校长方成受委托申办分校。

既然以中华为蓝本,今后的教学和课程纲要也就会沿袭着中华独中的模式。但这方式未必能使到执掌董总的叶新田和邹寿汉点头满意,虽然各独中有自主权,但叶、邹两人的评议虽无一言九鼎之重,但毒舌的说三道四,总会让人十分不爽。

中华独中并不完全对董总的"完整课程纲要"言听计从。董总为了独树一帜华教风范,向来不鼓吹独中生参与政府考试,由学生自由选择考不考,而只独沽一味统考文凭。这是董总对华教正统的基本要求。

但是,中华独中自有一番风采,除了实行统考,也强制全体学生参加政府的SPM考试,这种被视为与国民型中学"有染"的结合,邹寿汉认为华教既是变制,也是变质。所以,他主张采用柔佛州宽中的模式,以附帖董总的心意。

但是,中华独中的双轨考制,历年来已印证栽培优秀生有其成就,当年与董总有所分割,此时看来具有远见,而且是明智之举。华社把子女送入独中,维护华教只是实践民族教育的一个环结,他们更重视独中若能审时度势改进教学模式,把华裔子弟培养成人才是首选。

中华独中的双轨制度并不像董总的叶、邹两人的论调那么悲情。如果这也被判为典当华教的话,那么,董总也在典当独中生的前途。

马华处理关丹独中,至今还不愿意言明它的模式,不过,魏家祥暗露玄机将按照"当地相关人士"的意愿进行。而相"关人士"如果涵盖彭亨州董联会和当地华教界贤领,再加上中华独中落力奔走,它的模式与中华独中现有的课程纲要及双轨考制相信是八九不离十。

照当前马华暂时不透露具体的模式看来,由於中华的模式列必遭受董总的毒舌恶评,又将再循环一次典当华教的诬蔑,所以,马华低调处理谅可止住疯言疯语,一俟与关丹华教界"相关人士"及中华独中取得圆融的默契,不但可架空董总,万一董总要责难马华,那就找关丹独中或中华独中理论就是了。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2-6-2012

21 June 2012

董总能交出华教资产情操吗?


当今,董总捍卫华教不被典当、不会变质,不是挂羊头卖狗肉,就必须依据董总的课程纲要路线才是正统王道。因此,关丹复办华文独立中学即使加急处理批文,但进入办学模式时,还是要面对董总的口诛笔伐。

筹措中的关丹独中从一开始就以吉隆坡中华独中为典范,以其名义设立分校。彭亨州董联会和当地华社期待复制这一模式,毕竟,中华独中办学得当而成为名校绝非浪得虚名。

但是,董总有东邪西毒,总会有人按奈不住寂寞非要指点江山不可。董总主席叶新田对关丹独中的复办扮着忧国忧民的的模样,认为正式批文没到手不能言胜。而且还说独中要的羊头,可能会变狗肉。叶博士故作疑虑,主要是马华全权处理这桩事,堂堂董总一哥近期与马华交恶,暂时没有决策权,自然要说三道四,酸溜溜。

向来以叶新田为马首是瞻的署理主席邹寿汉与叶新田兵分两路,危言耸听描绘马华有典当华教的契约,但这种口头指责也只是对教育部官部一封公函借题发挥,没有具体、强而有力的文件支持他的说法。既然把典当说得栩栩如生,他又得在运用典当这个词汇上坚持下去。

首先,他认为关丹独中必须接受新山宽中的办学的模式才符合民族教育的系统,否则就是另类典当。邹寿汉剑指马华,其实是暗讽中华独中当前的双轨教育与董总“完整的课程纲要” 背道而驰。

中华独中采取双轨制,除了要学生参加统考,也强制学生必须参加政府的SPM考试。因为与教育政策相辅相行,独中生掌握三语能力也就熟练,在融入社会时也就具备更优越的竞爭力。但董总对参与政府考试向来挟恨排挤,鼓励学生自主自决要不要参加SPM考试,而不是强制性。

不容否认,中华独中享有盛名,其双轨制使家长更放心让子女在此就读,如果不是強制性,一些学生会选择不与SPM挂钩。董总不热衷鼓励独中生参与政府考试,其实是削弱他们的语文能力,同时也灌输不良意识,一刀切地划分凡与教育政策接轨就是华教的正统,从不择其善者而为之。试问,在整个华教体系下参与SPM考试若有典当的罪名,那么,间接遏制学生参加考试以谋求更多出路,董总那食古不化的方针也典当、葬送独中生的前途。但为了捍卫华教的整体诉求的正义,牺牲独中生更宽广的出路也就在所不惜。

邹寿汉迫不及待要以宽中模式套在关丹独中,在否决中华独中模式的同时,也预设中华独中走向典当华教之路。因为选择在独中与国民型中学模式的揉合被视为是另一类改制。但数以万计的马来人将子女送入华小以至独中,马来人社会不会就此批判他们典当马来文教育。反之,他们会被歌颂具有远见和开明的思想为下一代谋求福祉。

其实,董总对其所制定的课程纲要若有信心,不妨在全马60间独中展开问卷调查,如此,便可从华社的民意了解到是中华独中的双轨制好呢,还是董总那种原则的坚持,才符合华社家長的市场?

就像民联州政府的议员公布资产以昭告清正廉洁一样,董总及辖下的董联会常务董事既然矢誓捍卫华教及以董总的斗争为此心不渝目标,那么,这些华教志士也有必要公布他们的“华教资产”,详细说明他们的子女是否就读华小、独中以及到新纪元升学或计划到中国820间大学深造,唯有身体力行董总“完整的课程纲要”,才堪称华教英雄志士。

只有董总管治下的机关的同志们同心同德,身先士卒受到华教系统的感召,才有资格说自己高风亮节。但是,今天喊打喊杀的华教斗士,未必个个经得起这种考验,如果董总有种,不妨交出这份情操。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1-6-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