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May 2012

群众运动走势难以揣摩


为随时到来的选举造势,净选盟孜孜不倦的诉求运动确实牵动群众的心弦,要政府全面改革,并在第13届大选落实。

默迪卡民调中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92%受访者要求在来届大选之前,清理选民册。此外,高达49%人不相信我国选举是干净的。

国阵政府辩护,若是选民册龌龊得不堪入目,那么,2008年大选308的政治海啸就不致於让民联在五个州属执政,国会议席就不会相应增加。

对默迪卡民调中心的调查,选委会主席旺阿末驳斥,调查问题过于笼统,诱导受访者以普通常识来回答"是"。"这些问题是明显的,根据逻辑,每一个人都会说他们要干净的选民册,包括选委会。"

到底选举的干净以什么为基本标准,一般选民都说不出一个所以然。只有净选盟和在野党不断煎炒这课题,对选举不公正、不干净的印象就挥之不去。这种争论,从政治角力的策略是必需的手段,所以,国会选举改革特委会纵然有反对党参与集思广益,也都没有圆融的结果。有议程的党团其实并不稀罕干净的选举,那怕只剩下10%的问题无法及时解决,它仍会成为斗争的焦点。

台湾佛光山开山宗长星云法师最近批判民众,对蓝绿势如水火,指整个社会只剩下对立和谩骂。他说:"我希望民主时代的每一个人,不要高估自己,不要一意孤行,称意而言,应该放弃偏见,凝聚共识。民主社会有意见不同、有所纷争,但也应该给予国家领导人起码的尊严。",显然,他是针对以51.6%选票当选总统的马英九面对责难,挺身而出。

我国的民主在起步阶段,台湾蓝绿两方的集会抗议和诉求常有十万之众,群众都能按理出牌。不像净选盟2.03.0的示威集会,总是由警方的镇压造成暴力和血腥的场面,如今,民众也有样学样。

自今年1月,国内因应大选的对峙,至少发生11起民联或非政府组织讲座和活动遭人暴力捣乱的案件。这股暴力浪潮,陆续蔓延到柔佛居銮、槟城、彭亨州勒巴和布城。最近吉隆坡亲政府的势力先后到净选盟主席安美嘉滋扰寻衅,虽然以和平集会的姿态报复净选盟,但却为未来大选埋藏着不可确定的暴力因素,如今的暴力威胁只是大选的前奏曲。

选委会不排除当今眼外分红的态势将会有凶暴的事件发生。政府警告民众若不自制将会有骚动,被视为是一种恐吓。

大选若没有根据92%民调,彻底清理选民册的情况下举行,除非是民联"有幸"入主布城,就可消弥长期的责疑,选民册也跟着胜利而干净。否则,前首相敦马哈迪预言,若国阵"不幸"上台而民联不能掌权,势必会掀起群众运动的示威汹猛。

或许,国内方兴未艾的群众运动,不妨细嚼群这方面的心理分析。美国码头工人哲学家埃里克 霍弗(1902-1983)在"忠实信徒"一书中写道: "一个积极的群众运动可以同时提供他们这两样东西。如果他们完全皈依到一个群众运动中去,就会在紧密无间的集体中得到重生,而如果他们只是在旁边敲边鼓,仍然可以得到自豪、信心和目的感这些元素。"

"所有群众运动都会激发起其追随者赴死的决心和团结行动的意愿;不管它们宣扬的主张或制定的纲领为何,所有群众运动都会助长狂热、激情、热望、仇恨和不宽容;所有群众运动都能够从生活的某些部门释放出强大的动能;它们全都要求信徒盲从和一心一意效忠

霍弗探讨群众运动,更刻画出他探讨人性的深度。他在书中说:"无私者的虚荣心是无边无际的。愈作不好一般事情的人,就愈胆大妄为。当我们在一个群众运动中丧失了自我独立性,我们就得到一种新自由:一种无愧无疚地去恨、去恫吓、去凌虐、去背叛的自由。"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9-5-2012

2 comments:

亚伯 said...

对不起,因为我没有自己的家,所以想借用您的园地一用,如果您认为不适合,请删除它,谢谢!
一架飞机在空中飞行,机师突然发生事故不能操作飞机,一位正在受训的飞行员想上前顶替,你想,在这个紧急关头会有人要他先出示飞行执照才可操作飞机吗?
一间企业公司老板因为他的孩子都是亚斗,不想他百年后一手辛苦创立的企业给败掉,所以成立了一个信托,分空头股给一些老员工,而自己的孩子只是做一个支干薪的挂名董事!
我们的首相不能给非穆斯林做,是不是穆斯林比较厉害,能人所不能?我只知道他们要带我们的国家去荷兰了!为了国家,要抛开那种烂思维了。要知道国家得救,大家鸡犬升天,国家破产,大家pkhkc!那时候,颜面能当饭吃吗?

陈治平 said...

一看到pkhkc,就知道亚伯非一般亚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