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May 2012

净选盟应善用捐款


净选盟3.0428的大集会的后续发展衍生的后遗症,比起当天十万人集会的惊涛裂岸,如今的议题一波接着一波,一连串讨伐和追究浪涛汹涌,不失精采。

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与该党署理主席阿兹敏等人,分别遭提控违抗庭令闯入禁区及唆摆民众破障进入独立广场。

正如一贯的浯气,安华直斥这是政治提控。政治人物养成凌驾法律的优越感,把遭到提控与政治挂钩, 似乎认为他们有免控权, 否则就是政治陷害、逼害。

由於判决的刑罚或罚款若超过上限,可能使他们丧失议员资格,或导致5年内禁止参选。美国皇帝急,太监更急,郑重表示关注事态的发展。美国对我国的司法选择性关注,尤其是政府动安华一根汗毛,都要插嘴。这份情有独钟的关怀,的确令人有太多的联想。

政府为了抵销警方镇压时过度使用暴力,已提控致伤光明日报摄记的两名警员,藉此"抚慰"新闻媒体忾气同仇的责怨。但是,更多集会者申诉"惨遭"拳打脚踢,这条帐还理不清楚。

为了使大集会的动乱有平分秋色的责任,政府通过总检察署入禀吉隆坡法庭,对当天骚乱造成的破坏,起诉以安美嘉为首的净选盟10名委员,向他们索偿122000令吉。这又是另一看点。

一群网民迅速发起"一人一元"捐款运动,以筹措赔款数额,展示支持净选盟的力量。这种做法,看来很仗义,其实是代表上述的10个人在未正式聆审前点头认错。实则在侵犯当事人的申辩权利的同时,也判定净选盟有责任赔偿

网民向来有不究事理的起哄言行,这是当前社交网站在肆无忌禅的狂热,所表现的无知,然而,他们却以为很正义。

122000令吉,对政府而言,是海洋中的一滴水。这并非钱的问题,而是藉由诉讼,印证净选盟集会并没有履行和平的责任,以使净选盟的形象让人有多一种观感。

对净选盟来说,若判定赔偿12万令吉,也不让各人倾家荡产。打官司更能使净选盟的声望保持温度,并获得同情。更何况,政府胪列的损失清单,是非真伪还得在法庭上有一番争辩。
安美嘉自言有多位律师挺身而出,协助上庭打这场官司。但身为前律师公会主席,他对网民捐款很感动似乎很热衷,表明净选盟将会拟出一分指南,好让人们清楚了解正确的捐款管道。这不是好主意,净选盟毕竞不是贫病交迫,亟需赈挤的不幸人士。

净选盟委员苏巴马廉解释,此举是为了要确保捐款汇入正确的户口,以免有不法之徒借用名义中饱私囊。并声称除了作为官司费用,还将用以支付其他开销。

一人一元运动的本意是对净选盟精神上支持,所筹集的款项用以万一输了官司,代为补贴赔偿政府损失,以展现仇视政府情绪。虽然现阶段不是正确的方向,如同骑劫上述10人的司法权。但是,净选盟成员见钱眼开,拟出指南广纳财源,"用以支付其他开销",也就违背捐款者的原意,又形成另一种骑劫。

事实上,以净选盟的号召力,如果有民众的捐款,倒应雪中送炭,体恤那些集会者因为受伤所需的医药费,而不是把捐款归纳给柴米油盐无忧的净选盟来调度,自己锦上添花。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8-5-2012



2 comments:

Herman LP101 said...

对阿, 要捐也应当在输了官司再捐.

Anonymous said...

Taking care of 弱者是政府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