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May 2012

伊党坐大华社隐忧处处


65岁的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两个月前以分身乏术为由,不再参加第13届大选,如今在党委会劝告下改变主意,将再披战袍。这一退选步骤若落实,让他能更深层广泛推动神权伊斯兰法,以及布署若民联掌政后,把伊教的各个生活层面逐一扩展实践。

神权伊斯兰教国实际上是指原教旨主义伊斯兰教国。主要特征是:伊斯兰教古兰经的法律地位高于 国家宪法,宗教组织权力大于国会,与国会分享权力。哈迪阿旺若染指党内的宗教长老之尊的地位,就可以呼风唤雨。

对华社而言,伊党数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的坚持落实伊斯兰教国和刑事法,有空雷不见雨的怀疑,认为对这种能量焦虑乃杞人忧天。不过,一旦伊党强势坐大,以穆斯林为主干的公正党也得从宗教信仰上服从。

行动党当前以橙皮书的政纲未列入伊教的刑法等议程,用以安抚非穆斯林的恐惧情绪。但该党表示尊重伊党的看法,而这一"尊重"就不包含"反对",也就隐藏着不可确定的因素,在形势所趋之下,为了政权融合,会否为尊重到底而逐步降服, 那又是另一个问题

哈迪阿旺坚决表示,民联不需要召开会议来解决伊斯兰刑事法的课题,因为民联的原则就是异中求同。他们会"庆祝彼此的差异"。

而这种"庆祝",意味深长,这似乎是因应大选周全的用语。异中求同只适用於一般人际分歧和纠纷。但在大马,无论是种族和宗教的人口比例,假设以65%的黑色颜料搅拌,必然侵蚀24%的白色,使它最终"失色"。

为制止犯罪行为,伊斯兰教明确规定的行为规范和刑罚的基础和主体,包括:酗酒罪、偷盗罪、婚外非法性行为和通奸罪、诬陷通奸罪、抢劫罪、叛教罪。但上述罪行和刑罚不可施予非穆斯林身上。因此,非穆斯林抱着事不关己的心态并不顾忌。
近年来议论纷纷的回教刑事法或俗称的断肢法,是以阿拉的意志而创制的立法原则出发,伊斯兰教刑法总体上区分为"阿拉之法度"与"人定之法度"。

如果伊斯兰党和盟党强势掌权后注入人定之法度,那么,就可能取代我国沿袭的世俗刑事法。如果人定的法度若无节制,就可能发生惨不忍睹的法判。

在阿富汗,艾莎十二岁嫁给阿富汗塔里班一名战士,婚后不堪凌虐而逃家,被丈夫抓到,根据塔里班的判决亲手割下她的鼻子和耳朵。艾莎(Aesha Mohammadzai)在2010年八月登上《时代》杂志封面时,国际社会震撼。如今她在美国已逐渐建立新的人生,重建鼻子与耳朵的手术;但比起外表上的毁容,艾莎的心理伤疤恐怕更难癒合。

2010年,沙特阿拉伯13岁的女学生携带有照相功能的手机去学校,被女校长发现后,这名女生竟然动手打了校长,后来被判处90下鞭刑

沙特作为美国在中东的重要盟国,至今不仅禁止开设电影院和音乐会,甚至有很多餐厅和商场只对家庭开放。宗教警察时常走街串巷,查看是否有不相关的男女在一起。这与最近雪州伊党反对商场内设有戏院,是相似的一例。

看邻近的印尼,20125月,亚齐省有5名男子因赌博而触犯伊斯兰教法,在众目睽睽之下遭到鞭刑。围观者还要求对这5人施加更多鞭打。

这些刑法并不在固有的刑事法内,而是"人定的法度"。这才是华社或非穆斯林潜在的隐忧。

当前国阵和民联对峙争取政权,主要是巫统和伊斯兰党比划那一党更虔诚推动伊斯兰教义以争取马来人穆斯林的支持。

虽然行动党信誓旦旦将不容许伊党的神权治国的议程施行,然而,问题不在於对行动党的决心有怀疑,而是它潜存的可能性是,伊斯兰党宗教司理事会主席哈伦泰益扬言,如果盟党不认同伊党,将会另寻志同道合的政党。到时,各路政党若依附伊党的政策,就不轮到行动党的决绝立场所可以改变的事实。散播了种子,就管控不了这棵树怎样生长的姿态。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4-5-2012

1 comment:

林丢 said...

卖华人管得到贪污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