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May 2012

什么理由不能复办独中?


副首相兼教育部部长慕尤丁,必须吞回政府并没有边缘化华教的言论,因为华教斗争还处在披荆斩刺的困境,单凭应时即景,偶尔为之的拨款就以为大恩大德的旧有思维已经是陈腐的抚慰手段,华社已对这种镇痛剂不再寄以厚望。

在一样的天空下,从华小到独中,华社过去出资兴办,展现一股力量和坚忍的精神,为族群的母语教育扎根。对巫统而言,也许是偏激的行为,因为他们认为各族群应偏重在马来文,以融入大马社会。

但国际形势并不是一家之言所能主宰。华文教育孜孜不倦开枝散叶,自70年代开始,就凭着多元语文的优势,吸引台湾、香港以至中国的企业家,因本地的语文环境前来投资设厂。华文的经济价值对国家的贡献,都是华社数十年的心血所灌溉。

即使首相纳吉的儿子也取一个中文名叫季平,到北京修读华文。如果纳吉有此先见之明,那么,他没有理由对他的家乡要复办一间独中,用诸多理由搪塞。或许,巫统会有过度的疑虑,以为应华社办华小和独中,是对这种诉求的屈服,但当今确实有数以万计的马来人学生进入华小就读,巫统折腾华教,也在折腾马来人。

彭州原本来有8所华文中学,全在1960年代初期改制成为国民型中学,所剩下的5所独中也在1964年至1968年之间陆续停办。这是教育政策朝令夕改或政治因素考量的扼杀。
这种情求读无门的困扰,州内一心向着华文教育的逾千名华小毕业生,逼着到其他拥有独中的州属,继续接受母语教育。彭州董联会分别在1992年、1999年和2010年,3度发起复办独中运动,但政府置若罔闻,没有正面回应。

即使是华总总会长方天兴在20107月针对复办独中事宜会见首相纳吉,虽获得纳吉建议以吉隆坡中华独中分校的形式复办独中。然而,分校申请书呈上教育部之后,迄今申请仍无下文。

政府的冷漠,已经使华教组织忍无可忍520申办关丹独中和平大集会就红红火火吸引超过200个社团代表出席支持及5000人参加。向政府发出明确的信息,通过两项议案,即:1.全力支持开办关丹独中;2.俯顺民意,批准关丹独中的申办。

政府应实事求是看待华社对母语教育的殷切需求,过去的边缘化和压制,已经不应从政治、族群意识作为政治筹码来挥霍。我国先后承认中国和台湾高等学府文凭,以让独中及学生开拓了升学和出路,但却压制本国的独中发展,实是匪夷所思。

华文教育对大马这个多元种族国家,在过去不断遭受保守主义动辄就压制,申办建设新华小或独中复办,都受到百般阻挠或抗争之下才有战果。这块心头恨早己积压在华社心中。毕竟,开辟更多教育管道让各族适得其所,华社已替国家社稷栽培了无数人才,让教育多元化,国家也能维持长久在全球的竞争力。

首相林林总总的转型计划,应考虑转型的实质效应,譬如,在当今教育与国际接轨的时候,我国承认中国820间大专院校,如果没有培植独中生前往深造,也就变成内容苍白的废纸,对华社只是望梅止渴,毫无欣慰可言,转型就变成原地踏步,团团转。

因此,纳吉的转型决心,是否会拍板让关丹复办独中,见微知著。"批准一间独中那么难吗?",如果政府做不到,还能做些什么?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3-5-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