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May 2012

林冠英五个凡事一个无意争论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给恼怒退党的东姑阿都阿兹搞到焦头烂额,以他凡事谴责、凡事驳斥、凡事辩解、凡事廉正、凡事自我的一贯作风,这次转性了, 潇洒一句"无意争论",更以一句"时间能证明谁站在历史上对的一边",含糊地把整掉东姑的争端,抹盖这道伤痕。

基辛格说:"历史的悲剧往往不是正确和错误的交战,而是两个正确的对立。",所以,历史并不完全可靠,要把现在发生的事挪后再由别人言说,就更加混淆。但是,如果林冠英在党内位高权重,有生之年,"谁站在历史上对的一边",他自然占尽上风,事过境迁,就是一言堂。

毛泽东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如果林冠英光明磊落,事无不可对人言,他就必须只争朝夕地把事情摊开来讲明白。搪塞给历史去证明,也就是现在无法证明本身作态的清白。把问题扫在地毯下,让它发臭,只要不再使用这席地毯,即可浊者自清。

东姑阿都阿兹在428净选盟大集会之前,已受槟城行动党委员会一致举荐续任上议员,这是州主席曹观友斩钉截铁的良心之说。当时,未闻阿都阿兹谢绝,直到他不认同大集会在独立广场举行而触怒林冠英,上议员职位於此腰斩。东姑当然为了颜面表示不愿意再受委任。而这种场面话,却给林冠英自诩为:"印证这个民主政党的素质和气度"。

日月星辰各有序,花开花落春秋知。发生的每件事都有前后时序,因事态发展留下轨迹和论据。林冠英於519日,在星洲日报"槟城在望"的专栏里,以"无意争论",试图把他与阿都阿兹的的矛盾淡化,休止舆论发酵。

过去,鲜少评论人对他指指点点,但在东姑阿都阿兹含愤脱离行动党的课题上,难免令人对林冠英斥责斥东姑的语态上,深感他没有转缓余地。即使东姑声称给他电邮表明立场并非反净选盟,而是反对集会地点,然而,林冠英不作回应。党内就拟定思路把他标签为反净选盟份子,为政治攻坚战而抛弃华人传统文化价值观的敬老尊贤,就令人难以容忍和缄默。

在这热火朝天的论争上,林冠英的"无意争论",只是想把阿都阿兹说他没气量,表现一下风度,把对他的责难顾左右而言他地降温。事实上,一个关键性的问题是,林冠英献议他出任槟城研究院的研究员,再由政治秘书再里尔诱引有5万令吉津贴以及出国考察机会,才使到这位一生反贪污、寻求社会公义的斗士,在这种收买和贿赂的羞辱下,痛下决心退党。

阿都阿兹哀伤感叹,自言退党是很大的解脱,"脱离了一个盅惑民心的政客的专制。",当年引进他入党的林吉祥说,若分道扬镳已是不可避免事实,就让这场分手尽可能有风度落幕,把仇恨与怨愤降至最低。

既然当初林冠英不把他放在眼内,阿都阿兹也就对唱廉打腐的林冠英补上一枪。他揭露民联执政后,行动党在八打灵再也虽以私人名义开设火箭团结咖啡厅,却没有按照正规手续获得市议会的批准;党内重要领袖包庇非法小贩免受取缔,因为这些小贩是行动党的支持者。
当阿都阿兹在中委会批评这种知法犯法并不道德时,大家都有抗拒的抵触情绪,充耳不闻。他郑重提醒"有几个领袖必须受到监督"。足见民联得势之后,开始复制前朝政府的贪腐,如今却乌龟笑鳖无尾。

东姑阿都阿兹与行动党决裂,对行动党是沉重的打击。但他更大的杀伤力却是苦苦塑造清廉形象的林冠英利用州政府的资源假公济私、安抚、收买党领袖。他的"无意争论"乃要自我掩饰自己有多无辜,其实是对本身的作为既无可争论,也无力辩解。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2-5-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