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May 2012

唱廉打腐怎样继续摆设?


东姑阿都阿兹含耻挟怨脱离行动党,巫统和马华纷纷踩踏行动党不能包容异议者,只不过是应景凑兴对政敌的惯性打击。真正的病因,完全落在秘书长林冠英的从政个性的傲慢,同时勾勒出林冠英唱廉打腐的调子只是此一时,彼一时,不堪一击。

槟城行动党主席曹观友证实,早在净选盟428大集会之前,党组织对东姑的上议员职位於530日到期之后,毫无异议举荐东姑续任。对78岁东姑的抬举和赏识是"政治正确",毕竟,这位数十年如一日的反贪污斗士,可以点缀行动党一路来倡导的公正廉洁路线,同时,他的党副主席身份也可以突显火箭的多元种族色彩,藉此拢络马来人选民。

但是,凭本身历练,东姑以个人意见认为428大集会不应死心眼,非在独立广场不可,转移到容易管控的体育场同样可以达到抗议的目的,因为街头示威稍有差错就会演变为暴动。

东姑的苦口是对净选盟进言,却触怒林冠英。他认为这种论调令行动党难堪,让国阵有反击的口实。於是,党内就如文革般批判东姑的言论出於反净选盟,虽然他通过电邮向林冠英表明支持净选盟的立场坚定不移,但林冠英开口怒斥之后就不理睬辩解,按照莫须有的思路让他啃死猫。

东姑枉为小人的结果,导致槟城行动党委员会早前的决议也被推翻,东姑续任上议员的美事跟着灰飞烟灭。

林冠英或许出於补偿和安抚,献议他出任槟城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并由他的政治秘书晓之以利,每月可获津贴5万令吉,并可利用这身份周游列国。一般上,这种政治安排都能达致所谓的双赢而消解不悦的局面,但对东姑阿都阿兹而言,却是收买人心的政治贿赂,是对他的奇耻大辱。

这也说明了,掌权者离不开一种方便的惯性,利用公共资源安顿、安抚、收买和实质上接近贿赂的行为,在利益上和解决矛盾上达到制衡的目的。但是,凡事都有例外,反贪志士阿都阿兹最终的选择是,把在党内"剩下的一点尊严"带走,含怒退出行动党,以免玷污一世英各。
看这场内讧不妨兼听则明,小节也可以观其大局:

其一,林冠英政治秘书再里尔以槟城研究院执行长的身份,对有关献议声称善用其才,但如果没有林冠英背后使计,再里尔哪来的胆量擅自作主?

其二,林冠英说,他一直针对此事无法联络上东姑,此话对外只是想说他本性并无恶意。但东姑表明他多次电邮,但都得不到回应。或许,除了电话不通之外,林冠英还不懂得当今通讯,有发短讯或电邮这回事。

其三,林冠英向来有得势不饶人,非要挞伐不可的作风。他对东姑的责怨,选择天马行空的语言:"时间能证明谁站在历史上对的一边"含混这次争端。但历史常由掌权者处在上风扭曲事实。东姑的评价是,林冠英没气量、不体面、这位后辈的贿赂非常无礼。尤有进者,他狠批林冠英花太多时间在批评前朝政府,以让人觉得现在的政府比以前管理得好。他的结论是:"退党是很大的解脱,脱离一个整蛊惑民心的政客的专制。"

其四,阿都阿兹郑重宣布退出政坛,彰显退党没有议程。但也顺便给林冠英的廉正送礼。他说,多次在中委会提出领导层知法犯法的不道德作为,却当作异类而充耳不闻。包括该党於20098月在八打灵再也开设由个人名义投资的"火箭团结咖啡馆",没有获得市议会批准。此外,有重要领袖滥权包庇小贩免受取缔,因为他们是行动党的支持者。
其五,阿都阿兹劝诫,"党内有几个领袖必须受到监督"。

剩下的, 就留给林冠英好好思量, 好好处理。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1-5-2012

2 comments:

Fair仔 said...

东姑在净选盟箭在弦上时,公开反对在独立广场举办集会,显然很不政治正确,没有政治智慧。 这议题不是只是单纯党内的问题,反应之大可想而知。

林冠英在处理这次事件中最大的失败是不能让人看到行动党跟国阵成员党容忍异议的分别。 不只没有淡化止蚀,还让人觉得有纵容党员舆论攻击东姑之嫌。

评论不认同东姑言论没有问题,说人是走狗就太离谱了。

林首长看不出大棒与萝卜策略,打完人羞辱人后再赏再呵,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的。 我相信以林冠英的骨气和霸气,也不是很能接受被人以这样的方式对待。

以一个前国际透明组织副主席,他因该很清楚知道,我国的贪污印象指数表现是每况日下。在与林冠英交恶后, 发表支持纳吉的言论,和说政府有在聆听,此举动也说不过去。

亚伯 said...

如果东姑有气节,那毁了他的气节的是他自己;退党后发表支持纳吉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