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May 2012

选民要狼还是虎?


        
对国阵累积50多年的腐败和行政偏差的责怨,华社在两线制的呼号声中,普遍有换政府的想法。但驱赶掉一头虎也可能引进一只狼,老虎可以驯服,狼的心却永远向着森林,所以,马戏团看不到狼,人们只有狼群撕咬猎物的印象。

当今,民联三党的结盟,提供在国阵政府之外的另一选择。选民要泄恨换画,还是情人还是以前的好,开始酝酿情绪。两线制是好东西,但不是凡是东西就是好。

伊斯兰党对创建伊斯兰国的坚持,对穆斯林的虔诚信仰是好。但是,要实伊教施断肢刑事法及修宪,把伊斯兰生活方式强施在各个层面,对非穆斯林的生活文化习俗就是一种威胁和浩劫,好坏也有一把尺。

行动党一直掩耳盗铃,一直向华社灌输,没有行动党的认同,伊斯兰化不会成为事实,藉此给华裔选民注射麻痹剂或吞点镇定剂,暂时安心。

行动党至今只能用民联竞选宣言的橙皮书作为护身符,坚持没有明文列入的,即使有朝一日执掌中央政权,也不会再灌入新的政策。如果可以修宪,橙皮书可随意增删,也只是小菜一碟。

伊斯兰党令人敬佩的是,即使华、印社群疑虑中有责怨,他们还是保持一贯的神权治国的立场,坚定不移。伊斯兰党要的是马来社群的选票必须使出此招,至於声称拥有80%华裔选民的行动党,就由林吉祥、林冠英父子去"搞掂"华印社的的不满。

卡巴星是唯一力抗伊斯兰化的勇者,但,即使是党主席也人微言轻,唱独角戏。行动党共有29个国会议员,28个明哲保身,恐怕发声得罪伊斯兰党之后,失去伊党支持者的选票。行动党明里反,暗地里屈就伊斯兰党的议程,给华社种下了祸根。

政治是以人数的实力决定政策和掌控话语权。马华在国阵是第二大党,但还是要仰赖巫统的鼻息,使马华在政策上有心无力,所以马华声望才如此狼藉。

民联一旦掌权,行动党纵然有骄人的议席为后盾,但伊党和公正党的族群意识和宗教之不可违逆,一旦结合起来,火箭就自燃成为臭铜烂铁,可能比马华的处境更糟糕。

所有政治术语的政纲、尊重、共识随时可以变成废话,橙皮书也只是用以摆设的废纸。

由伊党主持大局的吉打州,今年417,修正2008年的伊斯兰教顾问和宗教司理事会条款,成為 伊斯兰教顾问和宗教司理事会201222A条款,宗教司和顾问介入行政和指令,不可受到任何挑战。行动党哥打达鲁阿曼州议员李源益连反对也拿不出勇气。

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声言将修宪,把伊教的生活层面推广。宗教司理事会主席哈伦泰益,根本不把行动党放在眼里,他斩钉截铁扬言,落实回教刑事法是伊斯兰党最终目标。如果其他成员党不能苟同,他们将不惜撤换成员党。行动党却哑口无言驳斥。

为了平息非穆斯林的争议延烧,民联三党会首再度协调,把哈伦泰益的言论当作是"个人意见",冷处理。

民联又老调重弹,回归去年828日所达致的协议,淡化足以影响选情的激进政策。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公正党实权领袖天女散花,许诺将减降汽油价、废除收费战,以及最新出炉的入主布城后一年内将废除高等教育贷学金(PTPTN),以及其他看风转舵的许诺,都不在橙皮书内,也许,因应大选的需要,又得取得共识再有协调。

有一金句名言说:我们现在动不动就讲协调。这个词的意义是:协是要用心去办,调则是要用语言来周全。可是现在这个词的重点都落在了调上。于是会议就多了,问题就多了。

因此,无论是政治纲领和共识,民联纵有协调,也会因各自的立场和利益,"调"出纠结难解的矛盾,姑且让它周全,并在矛盾中坐享权位达致得过且过的双赢,而尝这苦果的却是人民。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7-5-2012


8 comments:

阿炳 said...

你和阿武叔不約而同的在部落格大炒特炒這些回教國的冷飯,說你們兩個沒有接到上頭指示來炮製這些課題,沒有收錢辦事,我還真的是不太相信。林放收的錢應該比較多一些,不像阿武叔只會低能的貼圖了事。

Anonymous said...

不用替马华恐吓选民,华裔选民这次是铁了心,这次一定要马华及国阵倒!马华这些枪手除了会用回教国课题外,已经黔驴技穷!如果这个陈年臭招还有用,砂拉越的人联党不会输得剩一条破内裤。砂州人民的政治意识比西马落后及保守,但他们也不被回教国课题吓倒!拜托林放等马华枪手,拿了马华的钱,用点心思写一些有效及有创意的文章“为主服务”可以吗?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支票数额写的越大,不就写的越真实~

吓了几代人,好说我们都被吓大了的,期望有生之年能看到那个贪官,断手断脚的说。。。呵呵

Anonymous said...

林伯伯,我不怕回教法,我只怕钱被污桶掏光光.

一针 said...

明知山中有狼,为何华社还盲頭烏蠅般偏向狼山行?
难道整个华社都不像马华众领袖众喽啰般英明神武天资聪颖,都不会思考分析?

罚国X退百步到深山里去面壁思过。如能好好的、诚恳的向人民(不只是华社)展示出能有效利的管理这资源丰富的国家,选票自然回流。再多骄傲自大胡作非为不三不四的奥步,只能倒米,更惹人厌。

选票可不再是能用吓得回来的。。。Gone are the “good” old days.

- 一针--

Reader said...

很难相信有人还可以为这些流氓政权说话,人心到底可以为名利扭曲到何种地步?

山城大熊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亚伯 said...

我不偷不抢,不淫人妻女,回教法?我怕谁?但我披星戴月,斩刺垦荒,所交的税,让人买贵了,你说我有多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