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May 2012

魏家祥报复董总的时机


董总以正式公函退出华小师资特委会圆桌会议。董总或许以为,成功号召325抗议大会后,如此壮士断臂的行为能获得万山响应,但华社普遍鸦雀无声,董总自讨没趣。教总、教专、华总及校长职工会仍然留在这个特委会当中谋求解决华小师资衍生的问题。

有学养的人曾说过,不要抱着怒怨踢开会议之门离去,因为有朝一日,你也要通过这扇门走回去。当然,眼下董总已自断回头路。叶新田表演英雄气慨最终一无所得,但他凭一时意气之争,却拆掉董总解决华教问题的平台,今后只能打探圆桌会议的进展,或藉助媒体的报导在外头闭门造车叫喊了。

而今后有关华教的其他问题,他要走回踢过的门,就是一门学问。

副教育部长魏家祥对叶新田和邹寿汉的言举叫阵,即使愤怒至极也只能低声下气,不得不委曲地说:"永远盼望着如果哪一天他们要回来,我也欢迎。",但终究是场面话。毕竟,与董总交恶就是与华社过不去,不忍也得大方地忍。

没有董总的参与,魏家祥最好的报复手段就是与其他四造集思广益,把华小师资短缺拟定补替方案,再把不谙华文教师调走等等问题彻底解决,就足以向华社宣示,没有董总的日子,问题一样可以迎刃而解。

魏家祥要争这口气衰不起,他已抚慰地安排四造到怡保师训学院半日游访,了解华文组师训情况,这对於宏观上实际解决问题多一看点。其余的,相信还有好戏让董总咬牙切齿。

华总总会长方天兴向来以"做足好人"见称,他建议再成立另一个圆桌会议,即"325方案"圆桌会议让董总重返谈判平台。然而,这个平台若不受内阁授权,也只是空口说白话。尤其是325方案涉及教育法令变革的政策性课题,就别以为思想膨胀就可一蹴而就,顶多又是重复"吁请"、"促请"、"恳请"政府要如何如何。而这一类的八股文,董总早就经验老到,而他们的习惯也思想准备,一切将石沉大海。方天兴这念头在这个时候提出,对解决急不容缓的华小师资问题只是节外生枝,要搞也不应混为一谈。

董总退会,教育部不妨向内阁建议,考虑让马来西亚华文理事会加入特委会圆桌会议。华理会虽不是声名显赫的华教团体,但不断探讨及搜集各方面的华教课题资讯,准备提交政府审议。当前谈到华教素质、师资和学木问题,华理会的资格足可胜任,对华教长远的发展,华理会应有适当的平台发挥所长。

目前由董总垄断式的华教发言权,是否还应该时时扮演壮怀激烈的角色,才是华教的斗争形式的王道,实在需要重新检视,因为以强硬的姿态而实际上只是纸老虎已给政府摸清了底细,也只有号召325抗议大会有一万人之众才令教育部心惊胆怯,令董总充满亢奋。但这种声势也只是大选在即的发热现象,若在平时,即使孙悟空拔出一堆猴毛让叶新田吹呀吹,也变不出多少人跟他并肩作战。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16-5-2012


2 comments:

lee meng teck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Anonymous said...

叶新田在325大会上,明明是注明要“解决华小师资问题”,过后兴高采烈写信给魏家祥要回圆桌会议,开始还讲什么进展顺利,过后,却突起头风,搞退出。

退出要是有理由,还讲八时戥过去,可是,叶博士X3的理由却是“不谈政策、法令、策略云云”。原来三个博士的角色,就是如此窝囊,原来连什么样的问题找什么样的对象都搞不清。

不是讲三权分立吗?政策和法令是立法问题,找执法的小小官僚魏家祥论立法,是不是叶新田和邹寿汉盲了眼的苍蝇嗡嗡乱乱撞?

要立法解决华教,一是到国会lobby国会议员,或跟政党达共识,再不然用硬的,就是搞428。找魏家祥这种小官僚,只是证明叶、邹没有LP,但却又要表演骗天下人。

同样的,成立了“华教救亡委员会”,要到各地去搞抗议,最后,搖身一变,去搞热闹的唯一议程,就是:解释退出圆桌会议。

他奶奶的,要救的亡,就是退出圆桌会议。叶新田和邹寿汉,只有一种心情可以表现我们的愤:干你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