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May 2012

律师公会议案的是非观


律师公会召开特大通过的主轴议案与反对党不谋而合, 除谴责和清算428净选盟大集会警方动用暴力, 也反对及杯葛政府设立的独立调查团由前警察总长韩聂夫所领导。

韩聂夫成为过街老鼠,因为曾评述和斥责部分集会者宣扬共产主义,以及指控集会者试图推翻政府。凭他先入为主的审断,可预知调查结果的倾向。再说,共产主义已没有政治市场,韩聂夫显然还沉醉在七十年代掌位时的梦境,还没从马共威胁的销声匿迹中苏醒。

这个6人独立谘询小组涵盖媒体业、企业家、心理学家、退休法官和前总警长,韩聂夫否定会造成利益冲突的说法,坚称本身是一个拥有独立思想的人。但他说过的话,已自损中立地位。

这个独立调查团还没有展开工作前就蒙上诸多猜疑的阴影,除非调查结论令律师公会和反对党"赏心悦目",否则,即使调查团改由退休东马大法官沈立强取而代之,然而,调查报告纵然是"不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於心",也还是会对诟议纷陈。

人权委员会自2000年至今,召开4次有关警员动用暴力的听证会,4份报告都提出一些指南建议警方须遵守,但都没改变执法上的弊端。那些被传召供证的人只是叙述着惊骇的故事,看不到完结的篇章。

这次428独立谘询小组,也可能延续着议而不决,决而不行的毛病,主要是独立团并未赋以更大的权力,可着令相关单位必须采取跟进行动执行命令,否则会受到法律制裁。基於权力的限制,独立团再有真知灼见,最终还是处於"孤立"。

2005年,皇家调查委员会建议设置独立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IPCMC若雷厉执行检举警察败类,势必令警察难吃安乐茶饭。前任警察总长慕沙含怨反对之下,前首相敦阿都拉也跟着煞车,以免开罪有10万之众的队伍。如果IPCMC存在的话,也不必常常搞什么独立团来酬酢舆论了。

律师公会特大,会场内播放由律师观察团拍摄的428集会片段,也许偏重在警方殴打民众、新闻从业员及律师,於此,促请内政部长与全国总警长公开道歉及赔偿。

在另一方面,群众挑衅警方、抛掷物品和怒骂警方为狗及捣毁警车的事实,律师公会并没有秉持公正原则就事论事。主席林志伟认为这不应该成为警员动武的理由。短片显示不论是暴警或暴民的恶行,都是在不同地点发生的个别事件,并不能连串在一起相提并论。

此外,集会民众搬离铁丝网和障碍物,由反对党领袖鼓动闯入独立广场,也没有在最后报告书提出明确的是非观点。律师公会刻意跳脱这些环节,显然预设立场剑指政府而饶恕暴民,也就迷糊整个动乱的始末和真相。把真相泄露一半又隐瞒一半,与其说是偏见,倒不如说,这是处心积虑的谎言。

律师公会自敦马哈迪的强权时代就不畏权贵批判,赢得民众的赞许。如今受到政治氛围的感染而离轨脱序,今日之勇,已缺昔日之义。

虽然出席特大1270名律师,以939票同意对16票反对,通过所有动议。以特大这个强势看来,律师公会理直气壮,大义凛然。但以当前律师公会的议案政治取向与反对党有神奇般的相似,国内14000名律师的中的独立观察者,未必俯首称是,照单全收。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5-5-2012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