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May 2012

站在中间抓两边


428净选盟大集会乱情纷扰转眼过了近两周。净选盟办集会要向政府传达选举改革意愿,但良好的出发点却因血腥告终而失焦。始料莫及的警民冲突、过度暴力逮捕、集会者向警方攻击、水砲和催泪弹大面积的射发、以及至少13名新闻从业员被打的新闻充斥媒体和网络,街论巷议。

警队再度成为后428的挞伐课题。世界上还找不到不动武的警察,也找不到不非议警察滥用权力的人民和舆论。

站在民联的角度来审视,首相纳吉必须负全责,换在政府的角度来看,则净选盟与民联领袖应负责。如果抽离利害关系或跳脱选边站,从一些心理学角度分析个中原委,约可见树又见林。

心理学鼻祖弗洛伊德在《群众心理和本我分析》一书中指出,群众的思维特征与受催眠者相同,表现为情绪化、无理性、下意识、易变无常、受幻觉左右、暴戾冲动等等。

如果不先入为主,预设谁是谁非的立场,回播当天集会众多网络流传的视频,那么,三名经验丰富的前任总警长皆认为428集会隐有议程,有意造成骚乱进而推翻政府,,这是他们镇压群众累积的心得和结论。

民联领袖於428将近下午三点演讲鼓动集会者后,情绪失控的群众, 在人多势众的膨胀心理下,集会者把预先搬离的铁丝网和障碍物,随着一声号令,冲破警方在广场设下的防线。处在不顾安全意识的状态,群众都追逐与警方一较高下的狂热。

可以这样假设,假如那只是一百几十人,这号人马就不致於胆生毛。但冲呀冲的叫喊,有数以万计的人做后盾,每个个人都失去自我,因为侥幸心理这时候在脑筋中是可以法不责众的,即使有责任也以为可以分摊。

这种"群众心理"同样产生在警队,面对群众的挑衅,群众的思维特征与示威者是类似的,尤其以为执法权在握,法律一旦由暴警手中发挥其惯性,就会头脑发烧结伙殴打手无寸铁的群众。当然,是拥有执法权及配戴武器的警方占尽暴戾的上风。不过,这些横蛮粗暴也许在警局可以这样对待嫌犯套取情报,但在大庭广众,都在摄录机下无可遁形。

闯入已围堵的禁区,群众刹那间的高昂情绪,或多或少充满着占据广场胜利的狂呼。因为独立广场这种"必争之地",保卫它是政府拒让净选盟在此集会的"城池",在法律上,既然警方拥有庭令,就赋予阻截入侵的执法权。而政府屡屡劝导净选盟转移阵地不果,也得准备面对一切难以确定的因素。

方至今已公布了116428静坐大集会滋事者的照片,力促现身协助调查当天发生的暴力事件。此外,29个非政府组织也向警方呈交36名涉嫌动粗警员的照片。暴 力事件必须受到谴责、遏止和追究责任,不论是暴民或暴警,都不可循私偏颇移交法办,人民才会相信法律的正义,也让这场集会这道深刻的伤痕,作为政府、人民、净选盟、在野党各造汲取经验和教育,匡正合法集会文化。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11-5-2012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