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May 2012

老夫子打喷嚏


王泽昔有漫画笔下的老夫子:他抬头仰望着一座高楼,久久的望,几个路人好奇也跟着他向空中望,看个究竟。这种同样的动作吸引一批人聚集围观,群众也纷纷望着那栋楼,每个人都从不同的角度,七嘴八舌问长问短,寻思着发生什么事。

而这时候,老夫子的睑上的表情有了答案,他挤眉闭眼,狠狠打了一个痛快的喷嚏,转身看看人群的盲目愚昧,人群才悻悻然离去。

这就是群众。群众的羊群心理常常由上而下,当一个人置身在群众中,思维和文明就会降低等级而凑热闹和起哄。如果有人用悲情叙述一个故事,这氛围触动心弦就会引起共鸣;如果这故事包含危机感而使群众情绪激荡,只要有人动员抗争,这股凝聚的力量就会在预设的立场下展开,不管它的理据是与非、轻或重。

捍卫苏丹街及武吉敏登路委员会的成立,是随着捷运公司因路线需要,计划在两处受影响的地面建筑物挖掘地道,极力反对。即使捷运公司再三表明有关业主或营业主腾空店面六个月进行工程,以策安全,但反对的势力起初认为应改道,但这一改就却建议在邻近街道,等同嫁祸给兄弟街而遭臭骂。最后,剧力万钧的讨伐转而集中在捍卫这条老街的百年老店,把这些店铺以历史古迹和文化遗产般包装,视为华族的国宝,谁也别想动它的念头。

这股情绪引起苏丹街文化艺术的急切复苏,年轻人在这感召下点灯庇佑,办文娱表演,发思古之幽情中充满着依恋情愫。但很少人考究过去数十年苏丹街原本的风貌和文化早就被摧残。在过去,许多老店拆除改建,从来没有人曾有这般深情。现在的捍卫呻吟其实是矫情。

2500人穿着黑衣有意阻止这街区的巴生车站、乌达奥盛百货中心和宏愿大厦开始拆除,唇寒齿亡的危机意识让捍卫会认为是蹂躏苏丹街打开了缺口,但是,这三栋建筑是政府的产业,捍卫会无权过问,只能拉拉布条叫嚣。

当前受影响的24间老店,其中已有16个业主在律师的监督下与捷运公司签署协议书要点(POA, 同意发展计划,其中有两个单位已由捷运公司收购。

捍卫老街主席杨有为"负隅顽抗"越来越难有作为,与他点缀这场战事的,常见报的只有三几个业主。外人看苏丹街是吉隆坡的集体记忆,但业主经过至少三代的传承,个中的记忆未必对文化遗产有多愁善感,他们是商人,不是诗人。当前苏丹街的发展和变革,看出皇帝不急太监急。

业主拥有要卖就卖,要挖地道,有的赔就挖吧的决策权,搞不好这些一路来缺乏维修加固的店铺,本身就有坍塌的危机,塌就塌吧,由捷运公司按合约赔偿重建,就是额外的收获。或许,有些人诸事八卦,业主心里那份功利主义的心情有喜难言,只有捍卫的义士才沉醉在苦情之中。业主之中,不乏像老夫子打喷嚏这么爽快,暗骂着关你们旁观者什么事?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0-5-2012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