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May 2012

董总再有金科玉律


董总以一惯的非斗不可的姿态退出华小师资特委会圆桌会议,这种意气用事也只有董总自以为凛然正义。董总号召的325华教救亡运动,重点是针对华小师资严重短缺而举办抗议大会。
但如今转了口气,内阁任命以魏家祥为首的教育部特委会,以8项措施长短期解决师资问题,这些方案在各方监督之下已有积极发展,对解决华小师资可以预见有所转折。在过去5次会议中,董总参与3次。但是,董总打蛇随棍上,把圆桌会议只能在技术层面解决师资问题而找碴,注入要修改教育法新的元素。

这种政策课题既不是特委会的解决范畴,也不是董总所谓的华教救亡运动的重中之重的抗议课题,一万个集会者也不是为教育政策而来。

修改教育法令和董总的325抗议大会原委其实并不沾边,但却是由董总草拟的4项提案之一,即:"严正呼吁政府检討教育法令,实施多元化教育政策,確保各源流学校地位平等,享有公平合理的对待,保障各源流学校的生存和发展。",若从董总过去数十年抗争的文告或是议决案,这类记录在案的八股文多得不胜枚举,数十年来仅仅停留在"呼吁",即使这是华社集体的强烈意愿,也给董总的苦情呻吟作态,叫得了无新意,听得麻木。

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把40多天的圆桌会议形容为"狗咬尾巴团团转",似乎是退出砌商就丢弃狗性而恢复人性。邹寿汉喜欢把歇后语或成语,直接取其字义诠释,如最近柔佛州教育局助理局长李翊狮调职,他影射副教育部长魏家祥秋后算帐,当魏申辩这是"含血喷人"时,邹寿汉自嘲年纪大了,没有多少血可浪费去"喷"。如果邹寿汉委屈到如狗一般被魏家祥耍着兜兜转转,如今醒悟退出会商,那么,间接也指教总、校长职工会、华总和教专还留在特委会,继续狗咬尾巴。董总清高了,其他组织还混浊。

教总主席王超群不与董总一般见识,认为既然有解决问题的平台,就不会放弃任何机会,而师资问题确有积极进展,至於政策,则可通过其他管道。

华总总会长方天兴认为,难得内阁委派华裔副部长专门处理华教课题,董总不应退出会议,"没有这个平台,华教份子继续在外头高喊,忿忿不平,声音也未必能传达到内阁高层"。

全国教专总秘书骆燕萍认为即使少了任何一个组织或团体,都不影响教专继续参与会议。
5个参与会议的组织,至今只有董总退出。叶新田说,325抗议大会的圆桌会议,董总只是被利用来美化、合理化及合法化这项会议",但是,单单出席3次这永久性的特委会就得出阴谋论,未免过早妄下定论。即使董总对猜测有论据,也应再跟进观察,单凭教育部不愿提供师资的资料及数据就退出圆桌会议,这项理由又与要修改教育法令的说词再一次产生矛盾。

最近,缅甸的昂山素姬因为军人掌控的政府,要她进入国会的宣誓词是"捍卫宪法",她起初只同意"尊重宪法"而拒不服从,但考虑再三之后,为免辜负人民把她送进国会的苦心,最终忍辱负重而宣誓。

董总向来受重托於华社,与政府的抗争原本就是长征,假如叶新田不懂得从大局着想,而只一味耍嘴皮装模作样,最好卸下这项重任由别人顶替,免得所托非人。毕竟,他事事以个人的喜恶坚持己见,而又自视为金科玉律,已坚持得活像怨妇,令教育界和华团很不耐烦。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8-5-2012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