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May 2012

谁蓝谁黑?


颜色,在时代变幻的进程中不断注入新的解读元素,尤其用在政治、社会运动的诉求或表达象征意义时,不同的时间有不同的诠释。

净选盟缩称的马来文Bersih是干净的意思,但干净通常是以白色见著,净选盟则以黄色为主调,大集会集会以黄色为参加集会者的标识,号称"黄色浪潮"(Gelombang Kuning)。

黄色抽象联想是愉快、光明、朝气、希望和快乐等等它给人一种明快,亮丽,温暖,崇高的感觉,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在当今国际政治团体中,黄色代表自由主义者。但参与集会者穿黄色T恤,则充满使命和正义感,一些年轻人以黄衣上阵,把如临大敌的警队作为背景拍照,说明曾到此一游,喜不自禁。

428大集会的骚乱和暴力,群众在被驱散时尝到警方的催泪弹和水炮,513人受到粗野暴打或逮捕,这原本是意料之中的镇压手段。但是,这一动作也把13位各新闻媒体的摄影记者牵连在内,既遭殴打又被捕,就理所当然解读为侵犯新闻自由,从而触怒媒体忾气同仇向执法单位叫阵,趁着53日这个世界新闻自由日,穿起黑衣,配戴黄丝带抗争,而报章封面以黑色与读者见面,细数原委,抗议警方对媒体人缺少尊重,亏欠道歉。

黑色,在这个时候代表着哀伤,黑色也变成愤怒的力量和彰显着尊严,向当权者发出讯息,旨在发泄长期的值勤压抑情绪,期望一个自由的环境。

警察总长依斯迈连忙率领一众高层警官与各媒体聚餐,试图把这紧张的关系降温,但由於没有公开的正式道歉,这一餐也抚不平深重的责怨。

其实,道歉太难。内阁决定设立独立调查团查究428动乱的原因,但同时也表扬警方专业化处理428事件,这意味着网络疯传的警察结伙对集会者拳打脚踢已不是重点,而闯入独立广场或攻击警员才是重中之重。

所以,有49人受到通缉,却没有警员因施暴遭受停职查办。至於调查新闻从业员被警方殴打和逮捕,即使有特别队伍接受投诉秉公查办,但在当时的混乱场面,搜证更难。

新闻界黑色的愤怒,也许在这次黑色的表现中,对执法者有震撼力却未必有杀伤力。毕竟,过去对执法单位的指控多数都石沉大海。黑,最终还是没有光度。黑色对警队的蓝色以致国阵以蓝色为主调展开控诉,看来,除非不断缠绕施压,否则就会让时间淘洗掉这耻辱记忆。

上个世纪,由已故香港导演陶秦作词,王福龄作曲的歌曲"蓝与黑",依着那时代的观感和价值,歌颂蓝的自由仁慈,挞伐黑的妖氛和堕落沉沦。歌词如下:

《蓝呀蓝 蓝是光明的色彩 代表了自由仁爱
当太阳照到大地 你 看见那蓝蓝的青天碧海
黑呀黑 黑色阴暗的妖氛 代表了堕落沉沦
当夜幕罩了宇宙 你 小心那黑黑的深渊陷阱
这是个什么时代 这是个什么社会
为什么给了我们蓝 还要给我们黑

认清楚蓝的珍贵 不要被黑暗迷醉
流出了更多的血和汗 要把那黑的粉碎》

如今,蓝与黑所代表这个时代的社会,明显的可以替换位置,昔日之忠今日之奸。谁蓝谁黑?不在颜色可以道尽善恶,只在心中。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6-5-2012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