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May 2012

净选盟。静选盟。竞选盟


黄绿潮的428大集会留下一大箩骚乱暴力的话题让朝野双方针锋相对。这是净选盟自2007年、去年和这次示威集会惯性后遗症,多数人像宿醉一样,陈述着头昏脑胀,清醒过后又举杯饮胜。

萧伯纳说,"战争的先决条件是:以好斗为唯一美德,以求和为唯一耻辱。",既然集会之前已在选择独立广场的合理性争拗得箭拔弩张,战斗就是势所难免,双方的美德就堆砌在参与这场集会的人,而利用一些人,牺牲一些人,往往就是最高领导乐见其成的事。

即使净选盟纯粹以和平的心态,表达选举变革的诉求,也会有心无力。在人潮汹涌中,一种米养百种人,就存在着不确定的因素和危机。只要有少部份头脑发烧的人躁动挑衅,或是暗中策动煽情,和平就会给突如其来的战火吞噬。虽然游戏有规则,但斗争是不按理出牌的。因此,428以骚乱、暴力告终,都应在算计之中。

中国历史上的起义,通常都是法不责众。在某个地点某个时段,当多数人的情绪不论是自发性还是受到煽动,愤怒的宣泄使粗野变得有理,而每个人都充满正义和使命感。而执法镇压的官兵,也都为过度使用暴力粉饰成为必要的手段,但是,今天不是昨天,今天的摄录科技会活生生把鲜血和伤口贴在网络上。

即使古今西方国家,民众临时起意的抗争也从违规犯纪来达到目的,像打砸抢烧这类趁势而生的乱象,屡见不鲜。所幸的是,大马的顺民都能守着本份,毕竞,近年来的政治权益诉求,并不是因为饥饿、民不聊生的怒火所点燃。

在追求自由民主精神下,温饱并不保证人人满足於现状。当政党之间为权谋展开争夺战时,许多似是而非的理论向人民灌输,不管是执政党还是反对党,彼此都以本身的立足点拢络选民。

随着2008308政治海啸民联的崛起,国阵政府过去半世纪的腐败,处在被挨打的窘境。这股势力除了民联三党咄咄进逼之外,许多非政府组织都成了朝野政党的外围组织,互相叫嚣助阵。

净选盟拥有84个民间组织的支撑而揭竿起义。最初的"净"身,是针对选举的乾净和公正进行抗争。虽然净选盟联合主席安美嘉不断撇清与政党没有关系,但是,从709428的事态演进,她与民联三党,特别是公正党密不可分的呼应,已无需再说此地无银三百两。

事实上,如果净选盟的议程有意发动民间的力量,为民联推翻政府作为铺垫,那也不必犹抱琵琶半遮面。在多党问政的民主国家,每个阵营盘马弯弓、蓄势掌权是理所当然的矢志。净选盟有政治立场并不是可耻和罪恶,藏着掖着反而会使本身的威信褪色,只不过,净选盟的政治策略和取向,是否获得84个团体一致的支持,则有待厘清。因为净选盟作为非政府组织与其他组织最初的盟约,可能已变质。

428当天,安美嘉向群众发表演说无可厚非,但邀请公正党领袖安华以及其他政党党要分别在各处发言,等於拱让主导权让政客拥有不属於他们的平台。安华即使是位高权重,但不是净选盟的成员,在这个场合里,只是10万或25万个集会者的其中一个支持者。

华裔导演林铭志以不速之客闯入安华的新闻发布会,措词强烈质问安华骑劫净选盟的目的而导致骚乱。他声称是净选盟的支持者出席大集会,但不意味着支持政党掌控净选盟的话语权。也许,林铭志在当今形势下是少数的勇者寡不敌众,但他还是应问问安美嘉,净选盟是否已变成"静选盟"或是"竞选盟"。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3-5-2012


《哈迪:若沒根據訴求選改民聯或發動淨選盟4.0
2012-05-03 10:55

(登嘉樓‧瓜拉登嘉樓2日訊)伊斯蘭黨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不排除民聯將再次發動淨選盟4.0集會,要求一個乾淨、公平的第13屆大選。

他說,如果政府依舊沒有根據民聯提出的訴求改革選舉制度,不排除再次舉行淨選盟4.0集會。

 我們先靜觀其變,如果政府還是沒有進行選舉制度改革、媒體自由受限制、選舉還是不公平等,我們將會再舉行淨選盟4.0集會。
 
详文请点击:

No comments: